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汽车业传奇人物 FCA前CEO突去世 享年66岁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和法拉利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CEO)塞尔吉奥.马尔基翁内(Sergio Marchionne)因三星期前的一次肩膀手术并发症,不幸于7月25日早上在瑞士苏黎世大学的医院去世,享年66岁。(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人气: 129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朴美国底特律编译报导)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和法拉利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CEO)塞尔吉奥.马尔基翁内(Sergio Marchionne)因三星期前的一次肩膀手术并发症,不幸于7月25日早上在瑞士苏黎世大学的医院去世,享年66岁。

FCA董事长埃尔坎(John Elkann)在给FCA员工的一封短信中说:“不幸的是,我们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Sergio Marchionne,一个男子汉和朋友,已经离开了我们。”

在星期三(25日)上午FCA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FCA新任首席执行官迈克.曼利(Mike Manley)表示,“我自己和塞尔吉奥一起度过了九年的时间,今天上午的消息令人心碎。”

曼利动情地说:“毫无疑问,塞尔吉奥是一个特别而独特的人。”之后,他和大家为塞尔吉奥默哀一分钟。

塞尔吉奥肩部手术之后一直处于恢复之中,不料他的病情突然恶化,并陷入昏迷,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器维生。在这种情况下,上星期六(21日),FCA和法拉利的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选择接班人。

FCA前CEO塞尔吉奥.马尔基翁内。(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7月25日的一篇报告中介绍,塞尔吉奥是现代汽车业最不可思议的一个传奇人物。他曾经是一位会计师,于1952年出生于意大利的阿布鲁佐(Abruzzo)地区,但十三岁时就移居加拿大。他曾在加拿大大学接受教育,在温莎大学获得MBA。在返回欧洲之前,他在加拿大的几家公司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他在2003年加入菲亚特董事会之前,他并没有什么汽车行业的经验。他于2004年被任命为菲亚特的首席执行官。

“四年前,菲亚特还是一个笑料,”塞尔吉奥在2008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中写道。

“你在意大利打开任何一家报纸时,你就会看到另一个令人尴尬的故事:菲亚特亏了更多的钱;它的新车又失败了;某个地方又发生罢工。更令我担心的是,公司在三年内换了四位CEO。请想像一下,我,2004年6月上任,是第五个试图将菲亚特起死回生的人。”

同时,意外收购克莱斯勒的舞台已经在搭架。克莱斯勒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获得救助,随后申请破产。当时,奥巴马政府的汽车工作小组已准备好让底特律“三巨头”中最小的一个倒闭,他们把救助和使通用汽车公司(GM)破产重组作为其优先选项。

当时的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已经萎靡多年,该公司先被戴姆勒(Daimler)收购,后来由私募股权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菲亚特和塞尔吉奥是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最后一个希望。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是由沃尔特‧克莱斯勒(Walter Chrysler)于1925年创立的(该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已被政府救助过一次)。

由于奥巴马政府和汽车工作小组安排了数十亿美元的重组和融资,从而消除了克莱斯勒的大部分债务,因此塞尔吉奥才能带领克莱斯勒重新走向繁荣,并开始年度销售记录不断提升。

菲亚特后来购买了美国政府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手中新克莱斯勒的股份,而塞尔吉奥在2014年又成功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同时该公司的RAM和Jeep品牌也受益于市场对皮卡和SUV的青睐,销量每月增长。

塞尔吉奥随后在2015年从新组建的FCA的首次公开募股中分拆了法拉利。他曾与法拉利长期主管蒙特泽莫罗(Luca di Montezemolo)就扩大意大利超级跑车品牌的产量发生争论,蒙特泽莫罗希望法拉利年产量维持在7,000辆左右。塞尔吉奥则希望维持在10,000左右。

他担任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的双重角色,并负责法拉利一级方程式赛车造势工作。(塞尔吉奥还是法拉利的狂热爱好者:他在2007年撞毁了一辆599GTB,他还拥有一辆黑色法拉利Enzo。)

华尔街推测他可能会考虑分拆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但他也曾宣布,他打算在2019年退休,卸任FCA首席执行官一职,将这些决定的技术性工作留给他的继任者。他在病发时尚未任命其继任者(他计划继续担任法拉利的首席执行官,直到2021年才退休)。

塞尔吉奥对全球汽车业管理现状和所需的海量资金持有负面看法,并毫不掩饰。2015年,他对汽车行业的低效率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题目为“资本瘾君子的自白”。

该文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和讨论,因为它支持了塞尔吉奥的案例,即汽车行业充斥着冗余的技术开发,沉迷于轻松的资金,并决心维持过多的产能。

尽管塞尔吉奥成功地合并了菲亚特和克莱斯勒,但他建立美国最大汽车制造商的努力却在2015年遭到失败。在一场联合FCA和通用(GM)汽车公司的造势之后,玛丽‧巴拉(Mary Barra)行使了她作为GM首席执行官(CEO)的权力,拒绝了塞尔吉奥合并的要求。

他一度认为电动汽车是一种成本高昂的时间浪费。他和谷歌Waymo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以使FCA在无人驾驶技术方面赶上汽车业同行。

塞尔吉奥比其同城的竞争者们更早的认识到顾客的兴趣正在从小型轿车向SUV、交叉车和皮卡转变,并果断地将FCA的两款轿车停产,让位给吉普和皮卡的生产,比他的同行们早了约两年时间。

塞尔吉奥是一位有名的工作狂。由于菲亚特和法拉利设在意大利,FCA总部设在伦敦,克莱斯勒的业务总部设在美国密西根州的奥本山(Auburn Hills),他经常到处旅行,通常穿着他的黑色毛衣和裤子。(他说他在半夜时分网上一次购买了多套,并且厂家一直在促销)。他似乎睡得很少,直到最近他还借抽烟和喝浓咖啡以保持清醒。

对于业内其他人来说,塞尔吉奥的逝世使汽车行业的一个真正的原创和领导者消失了,他一直寻求机会主义的乐观主义和坚韧的现实主义的平衡,勤奋工作和富于幽默的平衡,商业世界和生活领域的平衡。

在上星期日(22日)给FCA员工的公开一封信中,FCA主席埃尔坎称塞尔吉奥为一个“真正的、罕见的领导者……他永远不会接受现状,永远不会满足于‘足够好’的现状,这已成为我们FCA文化的核心部分。”#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7-26 1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