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害家长:从奶粉到疫苗 孩子拷问世人良知

2017年9月,武汉儿童陈子顺在接种武汉生物的百白破疫苗后,当天就抽筋,被确诊为左偏瘫、急性散播脑脊髓炎。(受访者提供)

2017年9月,武汉儿童陈子顺在接种武汉生物的百白破疫苗后,当天就抽筋,被确诊为左偏瘫、急性散播脑脊髓炎。(受访者提供)

人气: 1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昨天下午,带孩子们游泳回来,我在车上翻新闻,当‘武汉生物’几个字映入眼帘的那一刻,我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蒋亚林说,“那一瞬间,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滴不出来,欲哭无泪。”

7月25日,毒奶粉受害家长蒋亚林在旅行途中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达了她在获悉前不久发生的疫苗事件时,那一刻的心情感受。

引发这次疫苗事件的单位是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前者,7月11日被披露出疫苗生产存在造假问题,有超过25.30万支百白破疫苗流入市场,问题疫苗已接种逾24万支,涉及儿童超过21万。

而后者也被曝出生产的约40万支百白破疫苗存在效价不达标的问题。两家问题疫苗共计65万余支,分别流入山东、武汉、重庆、河北等省份。

蒋亚林回忆,今年年初的时候,她母亲就催促她尽快去给六岁的儿子把百白破打了。“政府规定每个孩子上学要有疫苗证,上个月,我就带儿子去医院打了‘武汉生物’的百白破。”

山西疫苗事件时,那些可怜孩子的画面和事件报导出的背后黑幕给蒋亚林留下深刻印象。“儿子要打疫苗我就一直提心吊胆,只打必须要打的,二类的疫苗我一概不打。”

山西疫苗事件发生在2010年,成百上千的孩子被披露出来,由于疫苗的问题,前一秒还是鲜活的孩子,打疫苗之后,死的死,残的残。

而那些为还不会讲话的亲身骨肉讨公道的可怜父母们却遭到当局的强烈维稳,抓的抓,关的关,判的判。

时任《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用半年时间,实地走访无数患童家长,写下近两万字的调查报告《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

报告引发《中国经济时报》总编包月阳被免职,第二年,报社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也被解职。而随着时间的流淌,轰动中国山西的疫苗案渐渐被软埋。

2012年,蒋亚林生了第二个孩子,儿子的出生给他们曾经因女儿遭遇毒奶粉事件陷入绝望的家庭带来了无穷的快乐和满满的希望。“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了。”蒋亚林说。

“我们是双重受害,当初生儿子就是因为女儿的问题,她将来怎么样,才要的老二,老二躲过了奶粉,全部从国外背回来的奶粉,没躲过疫苗。”

痛苦的思绪把她的记忆带回到了给她家庭留下创伤的2008年。那年,中国爆发震惊世界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5万3千多名婴幼儿被诊断出患上肾结石,或泌尿科疾病,之后受害婴儿累计高达30万。

蒋亚林和她的家庭深陷其中。她1岁的女儿因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被诊断出双肾结石,那以后,女儿每一个痛苦的表情都触动着她每一根神经,撕裂的哭声也同样撕裂着她的心。

之后,她和许多同命相连的家长一起上访北京,为了“抗衡”中共对他们的打压,抱团取暖的家长们自发组织了维权群组“结石宝宝之家”。

而在受政府蛊惑的人眼里,这些替孩子讨公道的维权家长被说成是受反华势力的利用,他们的坚持被看成是异类。

“就像前苏联《谁是疯子》这本书描述的,有一个人因反对政府独裁被送进精神病院,受到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折磨。而在现实中很多中国人眼里我们就像疯子。”蒋亚林说。

她不能理解,孩子们受到这样大的伤害,中国人就为那五斗米折腰,“几乎所有的人就怕没有工作,怕这怕那,这么冷漠的民族或许就应该绝种,一个国家的未来全都是一帮病孩,伟大民族怎么复兴,对一个祸害的民族,我看不到他的未来,只感到这个民族的悲哀,这是我儿子受到伤害后,我真实的想法。”

作为一个受害者的母亲,蒋亚林说,她只是希望政府给这些孩子们一个交代,给这个民族的未来一个交代,但当局给她的是“封口胶”,不仅这样,“还把我的脚给捆住。”

今年6月14日,亚林在去香港的路上、在微信群里表达她要去香港参加纪念结石宝宝十周年的想法,不久,遭到当局疯狂地拦截。

而在这次疫苗事件的风口尖上,当局正在尽一切可能、把可能会出现的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7月24日,当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冤判2年的结实宝宝家长赵连海在推特上表示,他的第二个孩子也打了“武汉生物”的疫苗。

赵连海电话里告诉我,他刚在网上说了三句话,晒出孩子打疫苗的单子,希望政府有个交代,就接到公安的电话,被‘胶带’了。”

蒋亚林说,毒奶粉事件女儿‘结实’后她被监控十年,微信号被封、推特上不去,电话被监听;现在儿子有可能疫苗中招,不知又要被监控多少年。“公安已经来过两次电话。”

蒋亚林说,她跟所有中国人一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没想过要大富大贵,只想平平淡淡,一家人幸幸福福过一个简单的生活,为什么要我们遭受这样的后果?“这是一个民族的冷漠造成了所有的人,没有无辜者,全都是受害者,也全部都是加害者。”

毒奶粉事件后,中国的家长满世界买奶粉,毒疫苗出来以后,或许全中国的家长都会抱着宝宝到处去找安全疫苗。

“每一次公共事件的发生,因为我们的冷漠,相关部门的打压、封口,使得伤害不断扩大,受害群体越来越广,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受害,就算你躲得了食品,去买进口的,你躲不过疫苗。”

蒋亚林说,她在给儿子打疫苗的时候,经常听到医生对疫苗有质疑家长们的回答,说哪个国家都有出现疫苗反应的意外问题。

她表示,即使有意外,政府也要让这个孩子一辈子都过好,这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更何况不是意外,是人为,不是天灾,是人祸。诚然每个人都要生活,都要为五斗米折腰,但这有个限度,我十年没工作、没收入,带着孩子过的挺苦的,但我为什么还要坚持?“这是人类的底线,证明我还是一个人。”

蒋亚林说,“一个国家,连起码对孩子的问题上都草菅人命,做出亡国灭种的事情,还要求不要把矛头指向党和政府,这个国家已经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

当初孩子遭受毒奶粉,家长诉冤,遭遇维稳人员的打压,这次疫苗宝宝,如果去翻一下本子会看到他们的孩子,或他们亲属的孩子也在受害之中。蒋亚林质疑,这会不会算是报应、对他们至今为了利益仍然冷漠的报应、对他们做事没有原则、违背做人道德底线的报应。

蒋亚林信佛,一直相信报应,她说:“人都那么冷漠,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而从毒奶粉到毒疫苗,上苍一次次用孩子在拷问著世上每一个人最后那点良知。”#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7-27 1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