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霸凌十余载 19岁女生走出阴影重拾自信

文/洛蕾塔·杜尚(Loretta Duchamps) 编译/张小清

【大纪元2018年8月3日讯】按:比利时女子洛蕾塔·杜尚(Loretta Duchamps),如今是个幸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自信的外表,很难让你想到她的成长伴随着恐惧、孤独和绝望。她少女时代的记忆,是所有受过欺负的孩子都永远不愿再想起的。

许多少年人都面临这样的处境,因此走上绝路也时有所闻,为了帮助他们,她提笔写下了自己平复创伤、重新肯定自我价值的心灵历程。

少时和成年的洛蕾塔·杜尚。(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合成)

看完整影片»

点击下载视频

*    *    *

“呃,洛蕾塔真是太丑了。”嘘声响彻整个教室,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只想钻进地缝,双颊因为尴尬和受辱而变得通红。

那是我十三四岁时的一堂生物课,所有学生都围拢在一张桌子旁边,一个经常取笑我的女孩这样评论道。

现在我已经30岁了,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这样的闲言碎语,花不了2秒就说完了,却在我脑海中一遍遍回放:“我太难看了。我没用。”本来就不足的自信,那时完全消失不见了。

缺乏自信的原因在于,我在童年和青春期曾被一些同龄人狠狠欺负过:被说长得丑,被孤立,有的对我动手,甚至以杀人相威胁。

如今我早已经走出阴影;而在长期的强烈恐惧和沮丧中,我曾经觉得自己是无能为力的,也感到没有人可以交流这种经验。随着时间推移,霸凌毁掉了我的自信和自尊心。

童年的洛蕾塔和猫咪合影。(新唐人电视台)

蔽日乌云终将散

我很幸运,19岁时,一条平复心灵的道路展现在我面前,恢复了我对人生的信心。我现在是个幸福的妻子和全职妈妈,有一个4岁的男孩和一个2岁的女孩。我在比利时接受过职业治疗师的培训,自2012年起移居到了英国。

最近我读到很多青少年因受霸凌而自杀的报导,包括分别为10岁、13岁的两个女孩,她们经常受欺负、被说“长得难看”。

这些孩子的轻生让我非常难过。我理解他们生前承受的精神痛苦,那种日复一日的深度恐惧、焦虑和难以忍受的痛楚。当你看不到隧道的尽头,并且感到完全无望和孤独时,你是很难向前走的。

但无论承受过多少,那可能只是飘过的乌云,或是柳暗花明的转折点。正像人们说的,雨后总会有天晴。

内心深处,我知道生命是珍贵和有意义的,所以我写下自己的故事,希望它可以帮到处于同样困境的人。

无论承受过多少,那可能只是飘过的乌云,或是柳暗花明的转折点。(公有领域)

成长中的恐惧寂寞

在小学和中学期间,我的生活充满了恐惧和孤独。

从6岁到12岁,因为在学校被一个男孩欺负,几乎每天我都是哭着回家。无论我说什么或做什么,他都会取笑我、羞辱我。我很怕他,也不想让父母告诉学校,但这样的经历逐渐让我变成了一个很没自信的孩子。

一天,当我告诉校车工作人员这个男孩欺负我时,自尊心深深地受到伤害:她不仅没有帮我,还讽刺我。这个男孩否认他欺负我时,这位女校工站在他一边,说了一些伤人的话。司机和校车上其他孩子都听到了,但没人有任何表示。

一天当洛蕾塔·杜尚告诉校车工作人员有男孩欺负了她时,所得到的回复使她自尊心深受伤害。(公有领域)

自尊降至零

12岁时,我很高兴离开那所小学上了中学,没想到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这是从一次等校车时开始的,我当作朋友的几个女孩开始嘲笑我,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是感到受伤和羞辱。

后来她们结成一群,故意把我排斥在外。强烈的孤单和不安全感,就这样一天天加剧。

生物课事件后,我一直觉得自己又丑又没用,越来越相信这一点。每当在课堂上发言,我都会脸红。为了保护自己,我常常坐在前排,让头发遮住脸的两侧。这样,每当我被要求发言时,就没有人能看到我的脸。

全班合影中的洛蕾塔(第二排左一)。(新唐人电视台)

无法理解的残忍

在学校之外还有一个女孩,每次我们在路上相遇,她总会骚扰和恐吓我,那种残忍,是我无法理解的。

13岁时我第一次参加派对。她猛扯我的头发,我几乎摔倒在地。一旁的一群女孩嘲笑我,不断骂我。后来那个女孩把我推倒在地,没有人过来帮我。我流着泪离开了派对,害怕再次见到她。

洛蕾塔上中学时留影。(新唐人电视台)

过了一阵子,当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时,那个女孩又走了过来。她说:“你认为你是谁?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再一次跑走了,大受冲击。

有一天,在当地的青年俱乐部,还是这个女孩再一次威胁我,她用手作势划过喉咙,好像她想杀了我一样。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恐惧,我跑回家哭了很久。

思索人生意义

这些只是我在上学时受霸凌经历中的几件事。当时我确信没有人能帮上我,于是变得非常善于掩藏这些事,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家人在内。我假装像个普通的女孩,尽管内心受到了创伤。

16岁时,每天我都是哭着入睡,心里真的不想过这样悲惨的生活,我想知道,如果要忍受这么多,然后最终死去,那么活着有什么用。

来到世间就是为了受折磨吗?(公有领域)

与此同时,我脑海中也涌上了无数问题: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来到世间就是为了受折磨吗?仅此而已?还是有要兑现的使命正等待着我去发现?

带着这些问题,我生活中不知不觉发生了一些事,让人生永远改观了。后来的经历点燃了我的精神火花,也就是我内心明白的那一面——在我发现之前,这部分完全被后天的东西掩盖着。

精神求索

我对精神信仰产生兴趣是受我父母影响。他们勤于探求生命的意义,也让我了解了冥想、瑜伽,以及佛教、道教等古老宗教,这些带给我安慰,给我从未体验过的荫庇和对未来的期许。

洛蕾塔与父母和弟弟一起。(新唐人电视台)

探寻着“为什么我们来在这世上”这样问题的答案时,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我沉浸在精神探索之中,最终,这引领着我发现了真正给我新生的东西。

2006年的一天,当时我19岁,我和父母一起参加一个信仰方面的活动。一位老太太给了我们一张介绍法轮大法修炼的折页。这是来自东方的一种传统修炼方法,教人通过遵循真、善、忍准则来改善身心状态,并且开智开慧。

这种功法包括四套动功和一套打坐功法,并以《转法轮》一书引领心灵升华。我得知全世界有超过1亿人修炼法轮大法,教功等活动全都是免费的。

洛蕾塔在炼习打坐。(新唐人电视台)

重拾自信

《转法轮》回答了我对人生意义的全部疑惑,让我理解了把矛盾冲突看淡看轻的智慧;即便别人对自己不公、不友善甚至很冷酷,任何情况下都要以善待人。

我了解到诚实、善良、耐心和道德自我约束,这些都是真正的自己原本具足的品德。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深深的幸福。内心变得强大的同时,多年受欺负造成的自卑、孤独 、恐惧和焦虑全都无影无踪;报复的想法不见了,心中只有乐观和宽容。

洛蕾塔和女儿。(新唐人电视台)

我也开始恢复自信,所以在大学里又遇到想欺负我的人时,我能够很有尊严地处理这种情况。事情发生在我学习职业治疗之后的实习期,当时我在导师监督下,在日间看护中心为精神障碍人士服务。

一天,这位导师用讽刺的语调对我说:“我以前从没挫败过任何人。我想知道挫败某人是什么感觉。”当我礼貌地回应时,她似乎很惊讶,也许对我的自信感到恼火吧。最终我以合格的成绩通过了专业培训。

洛蕾塔和丈夫在英国伦敦。(新唐人电视台)

从内到外的转变

我能够让自己发声、充满自信地做出回应,而且充分了解自己的各种能力,都是由于在法轮大法教导下,我的心灵自内而外发生了变化。

洛蕾塔·杜尚在参加法轮大法功法展示活动。(新唐人电视台)

从那以后,我完全原谅了那些欺负过我的人,对他们没有怨恨。我也放下了自卑和恐惧等情绪,在按照法轮大法的指导原则——真、善、忍修炼的路上稳步前进著。

2018年5月,洛蕾塔·杜尚在伦敦参加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系列活动。(Si Gross/Epoch Times)

虽然生活总会带给我们考验和磨难,但我相信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内在的力量和意义,神的洪大慈悲在发挥著作用。

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帮到那些遇到欺凌或其它挑战的人,由此让他们也相信这种更高的力量,找到人生方向,并看到未来的光明。

洛蕾塔·杜尚和丈夫在婚礼当天炼习法轮大法的打坐功法。(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