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富省养全国?中共财政“贫血”的内幕

最看好人民币的摩根史坦利警告,人民币的涨势即将结束。 (AFP)

人气: 184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中共财政部7月份公布了上半年的财政数据,称“财政收支运行情况良好”。不过,有自媒体对中共过去四年的财政收支,按照地域细分详解后,却得出了不一样的结论。

根据中共财政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43万亿元,其中,中央4.99万亿元,地方5.44万亿;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16万亿元,其中中央1.54万亿元,地方9.62万亿。上半年中央本级财政盈余3.45万亿元;地方财政赤字4.18万亿元,收支缺口明显,须依赖中央财政转移支付

需要说明的是,在中共复杂的财政制度中,所谓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支出,通常就是外界所理解的财政收入/支出。中央转移支付,是中央对地方政府的补助性拨款;中央税收返还,则是指地方政府将与中央共享的税收中、属于中央的部分收入上划(上解)给中央后,中央再将其中部分返还给地方政府,这也属于财政转移支付的一种。中央本级财政核算中,预算支出是不包括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的。

中央“输血”补地方

财政部发布的上半年财政收支与去年情况相近。以2017年全国财政收支情况为例。(参见表A)

表A 2017年中共全国财政收支情况(单位:亿元人民币)(大纪元制表)
2017年中央本级财政收支 2017年地方政府财政收支 2017年全国财政收支 2017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预算收入 81,119 91,448 172,567
预算支出 29,859 173,471 203,330 合计对地方政府转移支付65139.60亿元
财政盈余/赤字 51,260 -82,023 -30,763
说明:1. 数据来源于中共财政部。中共全国财政赤字的计算公式为:财政赤字=(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其它预算资金+动用结转结余资金)-(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结转下年支出的资金)。
说明:2. 依据财政部数据,2017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执行情况显示,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大于收入的差额(财政赤字)=支出总量(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补充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收入总量(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央财政调入资金),金额为15,500亿元。中央赤字,之所以用中共调整后的数值,是因为其代表着中央对于全国实际财政赤字,所确定中央和地方各自最终承担的份额。
说明:3. 中央财政赤字计算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2017年为95,177.29亿元 。(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也属于一种转移支付,去年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合计65,139.60亿元。)

2017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1,119亿元,加上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91,448亿元,组成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2,567亿元。

同时,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29,859亿元,加上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3,471亿元,组成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03,330亿元。

全国实际(未调整)财政赤字为30,763亿元。

中共官方财政赤字并非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直接扣减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而是要经过所谓的“调整”。去年全国财政赤字(30,763亿元),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直接扣减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未经调整的实际赤字。

表A显示出,去年中央本级盈余51,260亿元,地方政府去年财政收支缺口高达82,023亿元。中央通过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65,139.60亿元,来填补地方政府的缺口,从而最终造成中央支出大于收入的(经调整)差额为15,500亿元。

这个数值为全国实际赤字(30,763亿元)的50.39%,相当于中央用盈余填补了地方政府的部分亏空后,还把最后没填上的收支赤字负担了一半。

这个3万亿元的缺口,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大约对半分后,去年分别通过发行国债(3.9万亿元)和地方政府债券(4.4万亿元),来最终平衡各自的财政预算。

这显示出,在中共财政制度中,中央政府需要用极高比例的、对地方的转移支付(2017年转移支付为中央盈余的1.27倍),就像大输血一样,来维持各级地方政府的运作。

“血”从何处来

只是,中央的转移支付从哪儿来?

自媒体“鹰盲”分析了中国各地2014—2017年间四年的财税数据后,认为中共财政贫血严重,全国的中共政府其实是靠七省五市来养活。该自媒体将其称为财政大输血。

中共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之间,在税收收入和转移支付的分配上复杂而且多变。所以“鹰盲”的分析,并未按照中共的统计口径,而是着重于将源自各地的全部公共财政收入(包括归属中央财政的国税,以及增值税、所得税等中央地方共享税收中属于中央的部分),与当地的公共财政支出进行对比。

财政收支差如果为正值,那就是财政贡献地区;如果是负值,那就是财政亏空地区。

分析发现,中国只有七个省(含直辖市,既上海、北京、江苏、广东、浙江、天津、福建)和五个单列市(深圳、宁波、青岛、大连、厦门),财政有盈余,是财政贡献地区。其余24省则是财政亏空。

表B 中共全国各省财政盈亏平衡对比(大纪元制表)
七省五市财政盈余数据(单位:亿元人民币)
财政盈余\年份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上海市 6,958 7,484 7,627 8,089
北京市 6,464 6,727 6,425 6,156
深圳市 2,294 2,577 2,556 2,727
江苏省 1,632 2,168 2,382 2,042
广东省 5,149 3,933 4,520 1,935
浙江省(不含宁波市) 1,830 786 1,221 1,806
天津市 441 361 69 385
福建省(不含厦门市) 825 440 158 66
宁波市 979 731 737 1,052
青岛市 847 584 684 879
大连市 651 488 534 544
厦门市 208 131 191 231
七省五市财政盈余合计 28,278 26,410 27,104 25,912
24省财政亏空数据(单位:亿元人民币)
24省财政亏空合计 -21,922 -30,161 -34,604 -37,483
盈余填补亏空差额 6,356 -3,751 -7,497 -11,571
说明1:数据源于自媒体“鹰盲”对各省市国地税局官网以及各省市统计公报的分析。
说明2:用财政盈余除以源于该地的财政总收入,作为评价各地为中央财政做出的贡献率。七省五市的财政总贡献率过去4年依次为:39.3%,32.5%,31.3%,28.9%。

从中共全国各省财政盈亏平衡对比表格(表B)中可以看到,2014年—2017年期间,广东省和福建省财政盈余降幅高达62.4%和92%,显示出这两个外贸大省遭遇成本上涨和出口萎缩的双重夹击后,为中共财政输血的能力大减。而且这12个盈余省市的整体输血能力也是逐年下降。

由于中共财政体制要求各地财政预算分级独立、收支平衡,所以富裕省市的实际盈余,是无法结余转存,而会通过国税上缴等形式被中央“抽血”,成为中央预算收入、被用于转移支付。

该自媒体认为,各省市的财政盈余数据除以源于该地的财政总收入,可以作为评价各地为中央财政做出的贡献率。七省五市的财政贡献率从2014年的39.3%,大幅下降至2017年的28.9%,下降了10.4个百分点。这表明这些富裕省市已经不堪重负,富裕省市已经被抽成了贫血。

中共财政越来越“贫血”

而中国其余24个财政亏空的省,向中央上交的国税等收入不但会被返还,而且还需要中央大量的转移支付,才能填补财政收支的缺口。

表B清楚显示出,在七省五市这些富裕地区财政盈利、造血能力大幅下滑之际,其余24个亏空省份的财政情况则在加剧恶化中,从2014年到2017年,24省财政亏空总额增加了逾七成。

结果,中共在2014年还能用富裕地区的财政盈余,填补上亏空地区的财政缺口,但2014年后就再无法用七省五市的钱来养活其它地方政府。而且这种“输血”平衡后的收支缺口在加速放大中,去年平衡后的亏空已经高达万亿元规模。

那么,新的问题出现了:在中共整体财政长年贫血的背景下,仅靠少数富裕地区输血就能维持全国的财政,甚至政府还能大举投资刺激经济?

财政“输血”养不活地方政府

来看看财政贫血的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吧。

以财政亏空较大、但财税数据相对明晰点的湖南省为例。

按照自媒体“鹰盲”的粗略对比法来分析,湖南省2017年的财政实际亏空约为2,237亿元。

大纪元记者分析了湖南省财政局2017年的财政预算数据后,在湖南省2017年财政预算执行表(表C)中,稍作研讨。

表C 湖南省2017年财政预算执行表(单位:亿元人民币)(大纪元制表)
预算收入 预算支出
项目 执行数 项目 执行数
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 4,565.7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 6,857.7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地方收入+上划中央收入) 2017年实际财政赤字(*注1)=-2292
(上划中央收入*注2) (1,809.0) 上解中央支出 30.8
地方收入 2,756.7
中央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3,289.9
地方政府一般债务收入 1,192.4 一般债务还本 654.1
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87.6 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158
调入资金 225.0
上年结转 394.8 结转下年支出 245.8
可安排使用的收入合计(不计上划中央收入) 7,946.4 调整后支出合计 7,946.4
说明:数据来源于湖南省财政厅。
注1:湖南省2017年实际(未调整)财政赤字=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
注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上划中央收入,虽然列入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但直接入库中央财政,不归地方使用,所以不纳入可安排使用的收入中。

湖南省去年实际财政赤字官方数据为2,292亿元,与民间分析数据2,237亿相差不大。

在中共财政制度中,地方政府财政预算需收支平衡,因此财政紧张的亏空省份,必须靠中央转移支付来平衡。

不过,中央转移支付能否完全涵盖地方政府的收支缺口呢?

就湖南省去年财政而言,如果中央对湖南省的转移支付,要完全弥补该省的财政亏空的话,就应该等于:完全返还地方上交中央的收入(1,809亿)+实际财政赤字(2,292亿)=4,101亿。

而中央对湖南省2017年转移支付虽然有3,289.9亿元,但剔除湖南省上交中央的1,809亿,实际上只向湖南省输入了1,480.9亿元(=3289.9-1809)的“新血”。

也就是说,湖南省即使接受了中央的“输血”,依然需要自行弥补811.1亿(=4101-3289.9)的资金缺口。

所以湖南省去年需要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等方式,举债1,192.4亿元,作为债务收入,弥补财政亏空。

旧债如山添新债 中共财政饮鸩止渴

地方政府除了发行中共财政部许可额度内的政府债券之外,通过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等各类平台进行的融资(例如发行城投债),都被视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不计入政府财政预算。

中共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越来越被视为可能是中共经济危机的引爆点。湖南省亦不例外。

2018年6月12日,湖南耒阳市出现大陆首例拖欠公务员工资事件。6月底,湖南常德市政府强迫银行为融资平台延期。

据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陈柳的研究数据,截至2016年底湖南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有132家。

即使湖南省在2017年通过发行置换债券1,342亿元,将融资平台部分隐形债务,洗白为明面上的政府负债,湖南省剩余的政府隐性债务依旧逾亿元,比全省2017年财政收入多出一倍多。

根据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的研究,截至2017年6月底,发行过城投债的融资平台债务余额在47万亿元左右。陈柳也认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会越积越高。

也就是说,中国多数地方政府,仅仅依靠中共挪移富裕地区贡献的盈余、作为转移支付来输血的话,是无法平衡财政收支的。地方政府必须同时举债,才能维持不破产。

中共财政严重贫血的情况,决定了地方政府必须举债经营,并因此积累成巨大的地方债务危机。

而富裕地区政府财政输血能力正日渐恶化的趋势,正在加剧中共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恶化。#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7-30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