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鸡不饶我

作者:张卉中
(Pixabay)

(Pixabay)

    人气: 518
【字号】    
   标签: tags: , ,

这回轮到鸡上场了。

小时候在家里被猫抓伤,被狗咬,被鸡欺负。大概这方面的债还得差不多了,长大后,跟猫狗和其它动物结的都是善缘

已想不起来怎么被猫狗弄伤的,唯独对那只鸡印象深刻。那只非常有灵性的大公鸡,是亲戚送的,如果在当今,那就该是宠物了,还可能训练训练就上电视秀,但在当时,它注定要成为盘中飧。虽然被它百般折磨,但面对它生命的最终,着实悲伤不已。

(<a href="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3/33/FundainZunantei.jpg">PlusMinus/Wikimedia Commons</a>)
我们那个和式宿舍有一百坪的庭院环绕。开门前,我都先从门缝观察,没看到它的踪影,才敢打开。示意图。(PlusMinus/Wikimedia Commons)

真想不起来怎么开始的,只记得每天放学,近家情怯。我们那个和式宿舍有一百坪的庭院环绕。开门前,我都先从门缝观察,没看到它的踪影,才敢打开。但往往门一开,它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我立即拔腿狂奔,至少得绕着院子跑个四、五圈才能拉开距离,打开玄关的门冲进屋里。跟我年龄相近的姊弟,他们偶而也被追着跑,但没有我那样惨烈,顶多跑一两圈,大公鸡就饶了他们。

有一天,妈妈要我跟她到院子里种花,看我犹豫的模样,说别怕。我胆胆突突的紧挨着妈妈,她说你看没事吧。她要我跟着蹲下,说没事的,我照做了,但紧张万分。冷不防那只大公鸡跳到我背上,我又想拔腿跑。当然妈妈大人制止了它。花没种成,我就逃回屋里。

有一天,读高中的哥哥和朋友在家里做实验,没想到大公鸡竟成为祭品。我们这三个被它修理的姊弟,反而难过得都不愿看那道菜,更别说动筷子了。

今生这样的魔鬼训练,既不是为了安排我成为田径选手,也说不出其它什么理由,只能解释为,在生命的长河中,可能折磨过它,欠下了业债所致吧。@*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车头形状不对,该糟!跟错车了。示意图。(Pxhere)
    该糟!跟错车了。这趟惊奇的千里长征,既铺陈了别开生面的驾驶训练,同时谱写了令人笑到泪崩的乌龙篇章。
  • 猫和鸟应该属于彼此都不太喜欢对方的动物,猫咪可能还会捕猎鸽子。但视频中的猫咪和鸽子却是一个例外。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动物黏在一起,又啃又啄,亲密无间。
  • 这只鸡,不仅不会怕人,还会“贪求享乐”。有个人坐在它旁边,用“手背”向长满毛茸茸羽毛的鸡胸上下抚动几下后,马上就给它“罢工”一下,把手放下来,测试反应,没想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