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杭州校园摄像头映射中共“黑科技”

专制化与数码化挂钩,扭曲了科技的价值,带来更多隐忧。(公有领域)

人气: 11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3日讯】去年3月,杭州第11高中安装了一批摄像头,对学生进行脸部识别和情绪监控。摄像头收集个人表情数据,以此给学生和班级打分。据媒体报导,大多数学生和家长对此非常反感。学校因此暂停摄像头,但并未放弃使用。

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学教授熊丙奇认为,摄像头对学生发展有非常坏的影响。他将情绪监控称为“黑科技”。他说:“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坏主意。他们所做的就是利用学生。新科技不应该成为做这种事(监控)的借口。”

近年来,中共大力发展“大数据”,与之相关的一项举措,是建立覆盖全国、号称“天网”的人脸识别系统。此系统连接不同场所的摄像头,包括火车站、地铁、商场、剧院、公车、饭店、计程车等,可在极短时间内识别大批民众的身份。至2017年11月,大陆各地已设置1.7亿个监控镜头。

中共在数码领域的“激进”动作和企图,引起外界的关注和批评。很明显,中共推动科技研发的目的,并非为了促进社会安定、保障人民安全,而是为了监视所有公民、维持极权统治。专制化与数码化挂钩,扭曲了科技的价值,带来更多隐忧。

台湾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谢金河曾表示,在中国,不论走到哪里,绝对走不出中共机器智慧大数据的天罗地网。只要有任何对中共的批评,中共就可以取消当事者的手机功能,到时候任何便利的事情,就会变得万万不能,没吃没喝、不能移动,等同于废人一般。

2016年8月1日,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经济科技项目主管麦斯纳(MIRJAM MEISSNER)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中共的监控野心”。他在文中点明,在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背后,真实意图是“政治控制”。他认为,“专制主义插上大数据和信息科技的翅膀,其后果将是严重的,不仅仅对中国公民,而且对任何跟中国公民或中国机构有关的人而言,都是如此。”

2017年12月,BBC记者约翰‧苏德沃斯在中国贵阳试图挑战“天网”。他被手机拍下一张面部照片后,“潜逃”仅7分钟即被警方抓获。中共以此炫耀“天网”的高效精准,却引发一片抨击。因为与这7分钟相对的是,在处理拐卖儿童、人口失踪、抢劫偷盗等治安事件方面,官方动作迟缓无力。有大陆网友说:“所有的高科技手段都被匪伙用来对付老百姓!!!”

中共在对付访民、维权律师、异见人士、信仰群体时,财力、人力、物力、科技,应有尽有。架摄像头,布置监控,安排严密,雷厉风行。然而,到了真正维护民生、民权时,却是物资“匮乏”、人手不足。关键时刻,保存摄像记录的硬盘还“坏了”。

说到“黑科技”,有必要提及“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此高精尖科技产品,由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发明。这个机器是用一个圆形的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的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2017年11月15日,韩国电视台“TV朝鲜”播放了纪录片《杀了才能活》,揭秘“脑干损伤撞击机”。在片中,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盛元(音译)告诉记者:“这个机器除用于为了摘除器官前保存器官,而致人于脑死亡状态外,没有其它用途,谁会把人弄成脑死亡状态呢?”

可见,“黑科技”用于医学,生产出辅助活摘器官的工具,人性全无。

回到校园监控。向杭州第11高中提供监视设备的,是海康威视。此项业务如果扩大到全国学校,对海康则意味着财源滚滚。民间有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视产品制造商,是否成了中共“维稳”的帮凶?

中共不仅迫害人民、破坏传统,还通过谎言欺骗和利诱胁迫,致使更多个体、企业、机构等,有意无意地成为罪行共犯。被染黑的科技,不可能洗白罪恶。#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03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