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泛亚案昆明开审 受害者被禁出庭作证

图为2016年9月21日,大陆各地逾千泛亚投资受害者进京到中共国家信访局上访,围堵中共证监会大楼。(网络图片)
人气: 26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涉及22万受害者泛亚金融案于近日在云南省昆明中级法院开庭。然而受害者均不许出现在庭审现场,且不能在网络上发声。

6月30日、7月1日,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天浩稀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以及单九良等21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单九良和杨国红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在中共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中共昆明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泛亚公司等于2012年上半年至2015年8月,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未经批准,承诺给付固定回报,向社会吸收资金,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泛亚公司董事长、总裁单九良,副总裁杨国红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

该案当时并未判决,法庭决定择日宣判。然而,在昆明市中级法院的网站上,找不到任何与泛亚案庭审相关的消息。

受害者甘肃周先生(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不让他们在网上讲关于泛亚的事情,否则立即就会被抓走。他说,这场庭审是他们自说自话自审,“昆明以外的受害者不是被沿途围追堵截,就是被拦在当地,昆明的受害者,都被拉到昆明五华体育馆。”

他表示,当时要不是政府银行出面,公众人物郎咸平、宋鸿兵、芮成钢站台,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做专题报导,云南省金融办主任主抓这个投资,声称“泛亚‘日金宝’保本、保息、零风险,让我们放心”“国家、政府部门批准”,“我们怎么可能把家里的钱全都放进去了!”

然而,如今庭审时,却说“未经批准”,周先生表示,当局不让受害者进入庭审,就是害怕受害者出示政府批准的文件,“我们都有文件的,这些都是证据,现在庭审,整个跟政府一点关系没有了。真是政府搭台,骗子唱戏,政府把老百姓的钱全部卷走了。”

被骗走上百万的甘肃秦女士(化名)对大纪元表示,通过一年多的维权,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个人感觉,钱已经回不来了,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一分钱回不来都在我的意料中。这是流氓政府的最高平阶,全国人民的钱都被政府骗取了。”

因为这个事情,秦女士家里的看病钱、养老钱都没有了,半辈子的血汗钱转眼被政府抢走,“现在对所有的投资都不再相信了,这个不是胳膊拗不过大腿的问题,是政府明目张胆地抢啊,抢了,你还没有任何办法要回。”

泛亚金融案被称为是云南省政府支撑下的“泛亚”庞氏骗局。2010年11月,经昆明市政府批准,宣称泛亚公司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有,并在央视宣传扩大效应,使受害者遍及全国各阶层,高达22万人,特别是一些老年人拿出自己一生积攒的养老钱,融资超过430亿元人民币。2015年7月泛亚出现资金链断裂后,昆明当局随即发布消息称,泛亚在经营活动中涉嫌有违法犯罪问题,把政府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被骗走30万的陕西受害者姜女士气愤极了,“现在什么都不承认,共产党就是脸皮厚得很,政府就是一个骗子政府,说公开审理都是骗人的,自己人的法院,审自己的人,假新闻,假记者,都是内部人员。可苦了老百姓啊。”

投进去的钱都是姜女士存给孩子上大学用的,现如今“谁掏钱给孩子上学啊”。姜女士表示,与她类似的例子很多,还有的受害者是没有工作的农村人,把自己仅有的积蓄都拿出去了,现在根本没办法生活;有的是做生意的,或是家族企业的,都弄得破产了。

更甚的是她远房的一个亲戚,因为把钱全都投进去了,结果没有看病钱,最后只得等死,死后连出殡的钱都没有。

“我就问那个亲戚(家里还活着的其他人),当初怎么不留一点钱呢?他说,当时想钱在银行里不会跑掉,那时候把共产党想得好,不可能血本无归的。”姜女士说:“现在,家里就剩一个50多岁、没有工作的儿子,守着70多岁的老母亲过活,可怜的要死。”

姜女士还介绍起她的一个被骗走90多万的姐妹,她是把卖房的钱全部搭进去了,被骗后不断地去维权,结果不断地被当局抓起来,“没有天理啊,骗子政府,土匪啊,老百姓真的没有办法⋯⋯我算是看透了,对流氓政府,我们一分钱都不可能要回来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7-04 1: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