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中国金融系统拆弹与金融难民的产生

人气: 32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30日讯】自6月初以来,中国约有150家线上借贷平台“爆雷”。所谓“爆雷”,是P2P行业(网络借贷业)的惯用说法,一般指P2P平台因未能偿付投资人本金利息而出现的平台停业、清盘、法人跑路、平台失联、倒闭等问题。仅7月18日这一天停业的问题平台就达23家,其中有十余家是百亿资产的平台,最大的是阜兴集团下面三家私募,总值270亿元。因网贷平台爆雷而利益受损的人群,被冠名为“金融难民”。

银监会主席亲口发出警告

令投资者深感不安的是,150家远非“爆雷”终点,2014年这种线上借贷平台共有260多家爆雷。这次P2P借贷平台成为政府拆拆弹的定向爆破点,事先就有警示。银监会主席郭树清6月中旬在陆家嘴金融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其内容可以用12字概括:金融拆弹,定向爆破,压力测试。最醒目的警示是称: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10%,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我当时发了推文,提醒一些做投资的推友:政府准备让一些金融平台倒账。

郭树清提到的中国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包含银行巨额坏帐(其中的房地产业贷款与国企贷款风险最大)、巨额地方债务(媒体前些时候称今年22万亿地方债或爆发违约潮)、影子银行系统的各种金融平台爆雷。炸弹这么多,拆解得逐项来。P2P被选中做第一个定向爆破点,政府应该是出于两重考量:一是总量小,1.3万亿人民币总规模的中国P2P行业,相对于中国252万亿元的银行业总资产而言,仅占千分之五的比例,于大局影响较小,因此先拆。二是这个借贷平台造成的“金融难民”数量虽多达数百万甚至逾千万,但受损失程度大都没有严重到要与政府死嗑的程度。政府非常清楚,这些P2P投资者多为中产,大多数人的投资额度也就在1万—5万之间,在爆雷之初可能会想着维权,但不会拼老命,时间一久,那愤怒就慢慢淡化成怨恨。

政府的重心在于债务,今年到期的22万亿债务出现违约潮,压力很大。

中国投资者为何认为政府应该负责?

许多借贷平台已经消失,中国的金融难民血本无归,他们都将平台倒闭的责任归咎于政府,要求政府对此负责。这种情况也算“中国特色”,在美国不会出现。这与中美两国政府在经济事务中承担的角色有关。

美国是私有制为基础,政府并不直接控制各种经济资源,政府主要是市场的守夜人,调控经济的方式主要是货币政策,以及国会立法,比如反垄断、规范资本市场、限制或者放开某经济领域。因此,美国的投资风险由投资者个人负责,即使是投资公司行骗,也只会受到法律惩罚,政府并不需要代替投资公司负责赔偿,比如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人有93%的人财富缩水,将近一半人损失40%的财产,但投资者并未向政府索赔,因为政府只是市场的守夜人,并不曾为各种投资银行及投资公司的信誉背书。

中共政府垄断政治经济文化三大权力,是全能政府;经济上,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土地、矿产、森林、江河湖海等主要资源全归国有。政府既是资源的掌控者,也是分配者;国有企业控制了所有与国家安全、经济命脉有关的重要领域,因此政府又成了下场踢球的参赛者;党管司法,因而又成了所有利益纠纷的裁判者。近几十年以来,中国发生的所有经济类抗争,其矛头最后都指向政府,其政治逻辑就是全能政府统治的国度,政府就是所有事情的最后责任人。

P2P网贷平台在吸引投资者时,经常也强调自己的官方背景。比如在7月中旬爆雷的杭州“火钱理财”,其宣传口号就是“国资背景”。在爆雷发生的几天前,火钱理财还宣称自己获得由“国家商务部信用办公室监制”、“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颁发的“企业信用AAA级信用企业”的奖章。

中国政府为何要负责任?

中国政府在网贷金融平台爆雷上,要负两重责任:

一是政府监管严重缺位。中国于2007年开始进行所谓的“金融创新”改革,产生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影子银行系统,P2P网贷只是其中之一。这个影子银行系统从产生之日开始,就存在严重问题。据官方“传播大资料”称,泛亚、MMM、卓达等大型借贷机构利用准入门槛低、缺乏监管等条件,推出名目繁杂的理财产品,依托互联网平台,频频打出“金融创新”的旗号,以远远高于银行存储利率的利息来吸引投资者,使网络平台成为诈骗、洗钱、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的温床。这些平台往往因资金链条断裂,不断出现金融公司爆雷事件。民间的“非新闻”网站(已被官方关闭)分析,欠薪、商业欺诈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占2015年统计到的事件总数的一半。

中共政府从2015年起,年年进行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从要求P2P回归网络借贷资讯中介,到“备案制”,再到“备案延期”。由于政府监管缺位元,政府官员与金融系统的共谋,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一直处于边整顿、边开放的状态,一方面有不少金融平台爆雷,另一方面有许多有背景、有资源的企业陆续进入P2P行业。

中国政府如此管理经济,就如同我在《中国:溃而不崩》一书中所说,这个管理者在管理经济的同时,又成了麻烦制造者,最后还不得不成为解决麻烦的拆弹部队,经常需要拆除各种自己埋下的各种炸弹,开展各种极不到位的整治。

二是中国政府近30年以来的货币大放水,让中国人时时担心财富迅速贬值。我在中文Twitter上曾发表一条《与货币赛跑的中国人》:1990—2017年这27年间,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长123倍:1990年,中国的广义货币是1.39万亿,2017年12月末,广义货币余额167.68万亿元。1990年,中国GDP总量折合美元为3608.58亿,2017年为12.24万亿,增长不到40倍,不及货币供应量增长的三分之一。

货币供应增速远远快于GDP增速,其结果就是严重的通胀。在这27年里,一个人的财富增速只有达到123倍,才能与货币增速打个平手。中国人之所以感觉不到通胀的高压力,是因为央行行长周小川发明了“池子论”,用股市与房地产做为货币储水池,圈住流动性。

因此,富人抢地抢资产并变现转移国外,中上层与中产就只好囤房,中国的房地产成了中国天量货币的储水池。但近五年以来,大城市的住房动辄三四万元一平方米,中小城市的住房价格也迅速上升,没有几百万现金,根本不具备买房资格。许多中低阶层手中有点余钱,担心贬值,就只好投资P2P平台,这种理财产品的利率并不高,年化收益率最高是14.2%,也有不少是7%或8%。因此,与其说是P2P投资者贪利,不如说是希望在中国央行货币不断大放水的情况下,让自己的财产保值。

拆弹者不会永远幸运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经济增长完全是依靠对资源的过度抽取,经济增长依赖哪几个领域,哪几个领域的社会反抗就非常激烈。但是,政府与民争利导致社会矛盾直线上升只是中国社会危机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这种经济模式完全是饮鸩止渴,在某个领域获得短期利益的同时,就会埋下定时或不定时炸弹。

郭树清的报告中提到的房地产贷款、地方政府债务和互联网金融存在的系统性风险,就是政策不当而埋下的炸弹。这些炸弹有大有小,都处于随时会爆炸的状态。中国政府从2016年开始的货币维稳(第一仗就是外汇储备保卫战),就是陆续拆除金融系统的各种炸弹。

天底下没有不破的经济泡沫,中国经济的高度泡沫化史无前例。中共政府采取了所有能够想到的措施,努力延缓泡沫破裂到来的时间,希望以时间换空间,最后换来经济软着陆。2018年,中国政府的拆弹重点本来定在地方债务,但人算不如天算,不期而至的中美贸易战完全打乱了中国政府的原定部署,加剧了拆弹的困难与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7-31 12: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