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超越苦难 中国小伙延续飞行梦

美国州际航空(Trans States Airlines)机长张国良。(张国良提供)

人气: 247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琼、燕楠报导)他一米八七的个头儿,腰板总是挺得笔直,更让他显得伟岸挺拔,即使站在人潮中也绝不会被淹没。当他穿上飞行服,威风凛凛,气宇轩昂。

登上飞机前,他手扶飞机阶梯的手柄,脸上满是沉着与自信的神情。马上要进行下一次飞行任务了,他的同事抓住这一瞬间,给他拍了张照片留念。

他,张国良,曾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飞行员,那时才20多岁。

二十几岁时的张国良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担任飞行员。(张国良提供)

“天上掉馅饼”般幸运

“小时候,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当飞行员。”张国良说。

在中国社会,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自由追逐自己的梦想。而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当飞行员这样的梦想简直一如登天。张国良回忆道:“当年在乡下,我觉得长大后,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固定的收入,就已经很好了。”

直到现在,张国良还觉得好像“天上掉下馅饼”似的。通过体检之后,他一路顺利。1993年进入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习;接着又顺理成章地进入南方航空广州飞行部工作。

乡下的孩子手头都很拮据。但航空公司补贴了绝大部分的学费和食杂费,对张国良来说,这是非常丰厚的待遇。不仅如此,他还不用像其他学生那样担心找工作,因为在进入大学前他就知道自己将来会去南航工作了。

飞行员的职业,称其为“打工贵族”毫不为过,他们的薪资非常优渥。虽比不上企业老板,但张国良说,“当其他大企业的白领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的时候,我们的月收入基本可以拿到6000元左右。如果飞行多一点的话,甚至可以达到1万元左右,而且体检和医疗费用全都由公司支付。”

那会儿张国良总是觉得,和同龄人相比,自己是很幸运的。

人生转折

原本以为人生会继续顺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从人生巅峰跌至谷底也不过如此——在年轻气盛的追梦之年,张国良从一名人人羡慕的飞行员,沦落为办公室的杂工、洗衣厂的洗衣工,甚至还锒铛入狱,心中的苦涩恐怕大多数人都难以想像。

这要追溯到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全面迫害,一时间黑云压城。

对于在法轮功中修炼了3年零7个月的张国良来说,他不曾想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竟成了中共迫害他的借口。接踵而至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几乎将他逼到绝路。

江泽民集团为了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而成立610办公室,遍布全国各地。这个机构凌驾于宪法和任何法律之上,无论公检法机关还是各企事业单位,都得配合。

张国良就是广州当地610办公室关注的对象。

公司主管政治的一名上级领导没收了他的飞行员驾照,他被停飞了。

不能飞了,可610的人不让他的单位放他走,想继续对他实施监控,以阻止他向人们讲述法轮功遭受中共打压的真相。要知道,中共治下的一言堂媒体宣传,普通百姓只能看到对法轮功的污蔑和诽谤,甚至法轮功的书籍都被销毁了。谁想要自己去了解法轮功是什么,真是很难。

与此同时,张国良的脑海中不时冒出一些想法,“我能否生活下去?会不会坐牢?会不会被杀害?”这些念头纠缠着他,让他感到郁闷。

那时,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和压抑的政治氛围下,张国良说,他“看不到未来”。

逆境中的坚持

张国良前前后后大概有6年半的时间被关押迫害。那可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没被关押的时候,他在办公室当杂工,在洗衣厂当洗衣工。而同时,他还面对着监管部门的监视和隔三差五的骚扰,以及中共敏感时间就可能面临的软禁和关押。

第一次被关,是在一家旅馆的房间里,约一个月时间,一举一动都遭到监视。而这,只是张国良的噩梦的开始。

2000年12月2日,因为身上带有“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张国良被非法拘留,随后警察把他关进看守所四个月,然后又将他送到广东花都劳教所劳教。

在看守所,一日两餐,每餐只有零星菜叶和不到三两的饭,他每天都饿得精神恍惚,还要做手工劳动;潮湿肮脏的被子让他全身长疮、流脓水,身体烂得可怕;监狱医院拒绝治疗他满身的烂疮,任其恶化,因他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他身体虚弱,出现各种病态;后来他被送到劳教所,想炼功锻炼,却因此被铐在树上……

这期间,每天都度日如年。

终于等到非法劳教期满,张国良等来的并不是自由——原单位把他软禁在广州北部花都的一个居住区的部队营房,每天被三名保安形影不离地看管着

张国良却没有因此变得消沉,而是继续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向周围的人传递法轮功的真相资料。

信仰的力量

为什么能够坚持下去?张国良说:“明白了人生真谛后,就会坚持修炼下去。”

1995年12月,张国良正读大学三年级,经同学介绍首次“拜读”了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我记得当时自己开卷一读,便对这本书爱不释手,一口气读完后,就觉得这功法太好了,不但能对身体健康有益,还解开了我在人生中的种种迷团,我发现修炼是提升生命境界层次的最好办法。”

张国良说,通过提升自己,“我对人生充满了希望,我对生活、工作都变得非常积极和正面,努力使自己各方面都能接近或做到‘真、善、忍’。”

在南方航空公司工作期间,张国良的自律众人皆知。连公司领导都知道,他从不往家里拿飞机上的饮料、毛巾等机供品。这在当时是极为罕见的。

纵然生活变得漂泊不定、动荡不安,也都没有动摇过他对信念的坚持。

跟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即使面临再度被迫害的风险,张国良仍坚持自己出钱打印真相资料、刻录光盘,免费送给那些他能接触到的有缘人,因为他真心想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遭受了怎样的迫害。

历经被中共迫害之苦,他仍会挺直了腰板儿,不改初衷,“我们在社会上做好人,不断提升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做好人嘛,也不能因为种种困难和共产党的威胁而放弃。”

再陷囹圄

后来,张国良又在讲真相时被非法抓捕两次,分别于2002年和2004年身陷囹圄,经历了记忆中最黑暗的日子。2002年那次被绑架到广州臭名昭著的黄埔洗脑班后,他方才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除了张国良,那里同时还关押了几十位法轮功修炼者,是传言中迫害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白天,他们被迫观看洗脑班规定的洗脑书籍和录影带,每天都必须写数千字的感想体会,如果达不到所谓的思想“标准”,或表露出对洗脑班的不满,就成了被折磨的对象。

夜晚,管教常常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折磨他们。张国良经常可以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痛苦的嘶喊声,顿时恐惧感在漆黑的夜里从四周汹涌袭来,让他每晚夜不能寐,备受煎熬。到了第二天,他就会看到某位法轮功学员的脸上、身上骤增了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

而张国良自己,因为写的体会不符合洗脑班的转化标准,也遭受到酷刑。

两个洗脑班的打手曾强迫他以半蹲姿势罚站,并对他拳打脚踢。在白天的精神折磨和晚上的肉体折磨下,张国良处在崩溃的边缘。

现在回想起来,张国良还心有余悸。他说,这段经历让他“更加认识到中共手段的邪恶,好像文化大革命那套政治运动在重演”。

艰辛逃难路

由于具备飞行员的技能,张国良一直被中共当作“特殊人才”,受到重点监控。即使被冤判并被关押4年牢狱后,张国良远走云南谋生,迫害却依旧如影随形。他描述自己当时的处境时说,“(中共)将我挂在他们的黑名单里,无论我走到哪里,当地的警察和社区都会对我监控,让我没法过一个正常的生活。”

当张国良好不容易在云南的一家公司找到工作,刚任职不久时,他户籍所在地、广州白云区警察便追查到他的下落,将他抓了回去。他无奈,“恐怕在中国,没有哪一个公司愿意要一个天天被警察追找的员工,而且公司还要配合政府部门安排人手对这名员工进行监控。”

张国良感到自己难以在中国大陆生活下去,他的家人也同时背负着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于是,他萌生了一个念头:离开中国。

但是这条路,也满是崎岖。

张国良难以像普通人一样正常出海关。即使他尝试去香港,也在关口被拦住,港澳通行证还给没收了。当时,安检人员打发他的理由是“自己想想”。

“我再傻也明白,我一定是被列上了黑名单。”他苦涩地说。

于是,他只好冒险,偷越边境。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张国良被藏在一辆汽车上,后来又通过水路,辗转进入泰国。再后来,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下,张国良申请了难民。

突然成了一个异国他乡的难民,张国良感受到了背井离乡的孤独无助,饱尝生活的困难。“由于没有身份,我不能在泰国找工作。”他记得,他一度只能靠积蓄生活,还在国内的太太也省吃俭用,给他些资助。后来,他收到了难民署的救济。就这样东拼西凑,最后总算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

开启新人生

终于和太太在泰国团聚,2013年6月,张国良一家四口来到了美国,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之路。

张国良一家来到美国后开始新的生活。(张国良提供)

被中共迫害那么多年,13年都没飞行过,张国良在美国基本是从零开始。经过大量的学习,克服了语言和技术的障碍,几度排除了想放弃飞行的想法,他才最终走了过来,再度坐在了飞机驾驶舱的位置上。

在新的环境里,张国良可以继续放飞儿时的梦想了,他重新开始努力成为飞行员。如今,他已是美国州际航空公司一名成熟的机长。

如今的张国良是美国州际航空公司的机长。(张国良提供)

张国良说:“能够再次回来做自己原来的工作,心里百感交集。美国的社会环境和中共统治下的社会有着鲜明的对比。”生活在西方的自由国度,反观大陆,他感慨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非常荒谬的,而且和普世价值完全背离,采用的手段也是违法的、见不得光。”

现在,他7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都是法轮功的小弟子了,两个孩子在“真、善、忍”原则的指导下健康成长,让他欣慰。同一片蓝天,一家四口呼吸著自由的空气,也不忘继续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上,总能看到他们一家高高矮矮的身影……

张国良一家四口一起参加法轮功活动。(张国良提供)

这天天气晴朗,张国良又驾驶着飞机在天空飞翔。眼前,是那一排熟悉的仪表盘,抬头望向机窗外,是驾驶员才能正面观赏到的美丽天空。黎明的橘红色太阳温暖明亮,天地相接处有一道长长的橘粉色连线,仿佛在将阳光传递给地上的人们。张国良坚信,“邪不胜正,乌云遮不住太阳,事实真相终究有大白的一天。”#

责任编辑:泽霖、李缘

评论
2018-07-31 1: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