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发生在旧金山湾区的中美政治间谍战

人气: 99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很长时间以来,美国加州旧金山和硅谷一直有外国间谍的身影。前美国情报官员表示,这种情况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真实。随着这些地区的科技公司影响力的增加,其对间谍磁铁般的吸引力也在增加,间谍战也会更加激烈。

美国政治网站“政治”(Politico)7月27日发表长篇调查性文章。文章的主体内容是来自多名前美国情报官员对湾区间谍情况的披露。他们警告说,一方面由于中俄侵略性行动在日益增加,另一方面,旧金山和硅谷是全球领先的高科技公司云集之地,这些都促使西海岸的间谍活动目前正在全面铺开。更令人担忧的是,很多这些被盯上的目标企业都没有准备好应对不断增长的威胁。

前篇重点介绍了中共在硅谷的经济间谍行为,本篇先讨论旧金山存在的政治间谍威胁,然后再讨论湾区反间谍面临的挑战,以及为什么说硅谷的间谍战将会更加激烈。

旧金山是外国反间谍的先行者

一位前资深情报官员表示,旧金山是外国反间谍的先行者。“你可以首先在那里看到外国反间谍的变化。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中共正加强对美国的间谍游戏,我们就需要注意在旧金山发生的事情。”

2016年美国大选后,虽然美国社会多将注意力放在俄罗斯对美间谍活动上,但多位前情报官员指出,实际上中共的威胁不比俄罗斯小,而且是长期性威胁。“这些中国人(中共间谍)有广大的(资料)来源。”1979年至2007年期间曾在旧金山湾区做反间谍工作的凯瑟琳.帕克特(Kathleen Puckett)说。

多名前情报官员说,由于加州的经济和政治重要性,以及其庞大、成熟、有影响力的中国移民和华裔美国人社区,中共非常重视其在这里的情报活动。其中两名前情报官表示,加州是唯一一个中共国家安全部(简称MSS)设置专门负责“政治情报和影响力行动”部门的州。

一位前情报官员表示,如果中共对加州的兴趣日益加剧,那么旧金山就像是个能让MSS游刃有余的地方。因为在这里,MSS有潜在的可能性将那些以后会成为市长、州长或国会议员的社区领袖和地方政要作为目标。

中共在旧金山也搞政治间谍

虽然中共在旧金山的重点是商业和技术间谍,但政治间谍也有。根据四名前情报官员的说法,在2000年代,中共情报部门曾经雇用了国会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在旧金山办公室的一名员工。这名线人向中共报告了当地的政治信息。一位前情报官员说,这位可疑线人是受到中共在旧金山领事馆官员的操控。

在2016年9月猝死的中共在旧金山的代理人白兰(Rose Pak),虽然从未担任过任何选举职务,但她却以“制造”市长和市议员而知名,她往往还会力求将该市的合同给她在唐人街的盟友。

根据四名前情报官员的说法,有广泛质疑称白兰被中共情报机构所拉拢,以有利于中共政府的方式对旧金山政治施加影响。

前情报官员还说,在已经组织的大量到中国公费旅行的活动中,白兰所起的角色令人担忧。有时白兰亲自带团,参与者往往是湾区知名政客,包括前旧金山华裔市长李孟贤。

2001年,白兰陪同时任旧金山市长布朗访华期间,因其阻挡市议会通过支持法轮功人权议案而受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破格接待。2006年,在白兰的直接干涉下,其任职顾问的中华总商会将法轮功学员排斥在中国城元宵节游行之外。

政治公费旅行是中共情报部门实施监控的一种手段。一位前情报官员表示,每一个酒店房间都会被窃听。

另一个例子是,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旧金山是美国唯一一个加入接力的城市。中共因为恶劣的人权记录,引发在全球范围内包括旧金山爆发反对中共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抗议。当奥运圣火来到旧金山时,中共担心抗议者会破坏火炬的传递。三名前美国情报官员透露,中共国安部(MSS)和公安部官员特地飞到了旧金山,加入湾区疑似MSS官员的行列中(两名前美国情报官员说,当时负责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侨务组的外交官被怀疑是一名MSS官员)。

他们观察到,中共情报人员对那些在旧金山金门大桥游行的西藏僧侣录了像,中共间谍还监视了亲西藏集会,同时也录下了当时在联合广场集会的法轮功学员。

“我们被惹恼了”,前美国情报官员说,因为中共“正在干涉火炬接力中的言论自由表达权”。

美国的反间谍官员对中共这类行动已经有了比较深入了解。他们发现,中共情报官员经常戴着与收音机相连的耳机,管理反抗议者的运动,指挥亲共学生进行恐吓,让他们在游行中,对游行者进行扰乱,并以人多压倒反中共的抗议者。任何中共情报官员一旦发现哪个地方有不利于中共的抗议,便通知其他人调动不同区的亲共群体到指定地点,企图以人多为优势将抗议声音“淹没”。

湾区反间谍的挑战

中共网络间谍活动还针对一些硅谷的科技巨头。前情报官员透露,在一些袭击事件中,中共情报部查询了美国公司法律顾问的文件或者其它法律文件,以获取这些机构收到的《外国情报监察法》或国家安全信函。换句话说,中共感兴趣的是找出美国官员对中共自己情报人员的了解程度,并相应地调整他们的行为。

这些前情报官员表示,在湾区开展反间谍工作的一大挑战是,获得当地私营部门的合作,特别是在科技领域。事实上,前情报官员说,这里不仅许多经济间谍案未到达起诉阶段,它们往往完全没有被举报。这是硅谷长期存在的摩擦源。前FBI反间谍特工Larae Quy说,“我们与这里很多公司之间存在的最大的、真正的、严肃的问题就是它们不会起诉(间谍案)。”

Quy说,科技公司员工向中俄政府出售技术信息,公司高管决定不追究,因为他们不希望股东或投资者知道。“我们抓到了这个家伙,或者有了相关信息,我们想要把这个案子提到下一个层次,但他们(科技公司)不想推动这个案子,因为糟糕的新闻传出后,将是全球最令人沮丧的事情。”

多位前情报官员表示,硅谷公司继续淡化或彻底隐瞒盗窃商业机密和其它经济间谍活动的程度,因为怕影响股东或投资者的价值,特别是那些寻求资金来源的初创企业或中等层次的公司,这是一件大事。

硅谷的间谍战将会更加激烈

硅谷昂贵的生活成本促使一些科技企业更广泛地分散到全国各地,一方面是为了寻求人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降低成本。于是,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和科罗拉多州的波德(Boulder)都有了蓬勃发展的科技产业。这些地方将会很可能看到反间谍案在增加。一名前情报官员指出,联邦调查局在德州奥斯汀的办公室已经建起了反间谍部门。

Politico的报导说,即使如此,间谍将永远不会离开硅谷。随着该地区在全球影响力的增加,它对全球磁铁般的吸引力也将会增加。正如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所说的那样,间谍被拉向湾区就像是飞蛾被吸引到灯光处一样。

随着硅谷继续掌管这个世界,地方间谍战将只会变得更加激烈。#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01 1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