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声绘影 南方澳

作者:卿子

南方澳有着多元的独特气味。(卿子)

    人气: 2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顶着浓烈文青味的名声与口碑,南方澳的“The New Days”日新大饭店素简白的视觉空间与摆设,像是经过一番干洗仪式般,提醒自己保持单纯干净的游赏心情。无论网路上的图文再如何美好引人,你侬我侬的手机情缘,仍需要适度地关闭无限搜寻的雷达模式,让一朵白云轻驻心底,轻飘飘地跟去海天之际最远的地方。

呼吸著渔村的日常

暂且避去南天宫妈祖庙的拥挤人潮,南安路少了商家诸多观光客,成为散步首选指标,不时可从左右屋舍与屋舍间的小通道,夹见第一与第三渔港;屋外有港的景象,让寻常的街道多了鲜活味。一位老爷爷骑着脚踏车悠闲地从身边经过,妈祖庙前的喧闹像是于他何干,保持自己的节奏前进,渔村的里的小时光总是这样容易吸引着我。

因为被半片橙片图案招牌勾起好奇心,狭小只有12人座的“酒橙塔”异国料理小餐馆,索性遁入午茶片刻,一人小旅行的好,就是可以随兴任性。话说边饮柠檬茶时,侧听客人的对话才知道这家是南方澳小有名气的小餐馆,半收起雷达的好处之一,就是让惊喜随时到临。

沿着江夏路,经过南宁路,再顺着内埤路到沙滩,从地图上看就是双U型环著渔港行走的路线。南宁市场呈现的是另一种生猛热腾,惊人尺寸的曼波鱼只剩下上半部,血水不时从鲜白的肉体滴下,鱼贩卖力地大谈料理方式,让饕客们频频点头。除了不时要注意脚下的水溅起外,空气中与人声同等有力的是各式海产发散出的腥味。看着妇人利索地从内到外处理一条条的鱼体,认真过日子的姿态,就是动人。

南方澳有着多元的独特气味:宫庙里的袅袅香烟、鱼市场的丰富海产味,还有靠近渔船时的油味杂气。这是属于渔港的气息。

(图/卿子

然后,日日新的前进

渔港边的渔人们日常:搬上搬下渔船上的装备进行整顿或修整,两三人边整拾渔网笑谈日常的生活琐事,或独坐一角拿着手机,或滑或话,外籍渔工们在船上收挂衣物,闲坐或呆望远方,一路之隔的屋舍,人们三两成群交谈说笑,船上与船下,有着相应的生活姿态;这里的狗群特别友善与安静,几乎不见莫名追人车的景象。

出海,是为了回家。作家廖鸿基书中写道:

海上这个家,让渔人有个需要他独力照顾并且能够独处的空间,这个家,让男人有地方逃有地方躲,这个家能够载着她的男人一起来到如此辽阔、深邃、黑暗、神秘、温柔的一大片领域里,让她的男人在这里恣意放纵他的暴力、血腥、阳刚、狂野与孤独;这个家,让男人有地方流浪和漂泊,让男人挺直腰杆承风受浪,让男人经由拔鱼博鱼找回粗旷的原始野性。

渔人们的臂弯,是家人的坚实港湾;而渔人们的内心的港湾,是环绕港边宫庙里的妈祖、三太子、城隍老爷、中坛元帅……,众神明的集体守护,日日夜夜。沿着港边望着每艘渔船上各自与大海搏斗的印记,生命的无常与不安让信仰成为生活里的温柔依靠。

清晨的内埤沙滩,人烟鲜少,寻找一处沙地坐着,贴著略有凉意的海砂,让心专注听着海潮声,海阔天高的景象令人心爽畅快,发呆与画画是唯二想做的事。

有开始就有结束,整好行囊,从“The New Days”走出,阳光正耀着。每日都该是崭新的一日,学着让心再松、再软、再空一点,然后迎著阳光继续前进。

专栏作家

卿子

静隐于市。我画故我在。

喜用画笔取代相机,纪录当下有感的一瞬。

享受生命的时时刻刻,无论晴雨。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5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 通常提到意大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徐志摩深爱着并献给她美丽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经无比强盛、几乎占领整个欧洲的罗马帝国;接着便是举世闻名、一生一定要造访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华。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温蒂为让自己不忘记目的地,将所有该记的细节都写在胸前的蓝色笔记本。当被抢劫时,甚至情愿放弃昂贵的iPod,只求对方还她笔记本,因为她知道里面放着所有珍贵的记忆,包括她尚未谋面的小侄女照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