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芯片业遭中共窃密 专家分析背后原因

中共为达2025年自制半导体晶片70%的目标,把台湾与美国列为窃取技术的主要目标。图为示意图。 (Getty Images)
人气: 60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日前,有外媒披露,中共为达到2025年70%晶片自制的目标,不惜高薪招揽台湾高阶技术人才,甚至直接要求受聘人士携带“设计图”。那么,中共不惜重金挖角窃密的目的是什么?而面对现状,台湾政府及企业应如何应对?

《华尔街日报》7月2日报导,2016年底,全球最大晶元代工企业台积电一名工程师接获中国一家竞争对手公司的邀约,担任手机和游戏机晶片研发工作的总工程师。虽然他并不具备这类晶片的专业知识,但他拥有获得该公司资料的许可权。这位工程师在两周内非法下载、复印了大量台积电的商业机密文件,并计划发送给中国的国营企业上海华力。

报导说,台湾制造了全世界2/3的半导体,而中国则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进口国。北京当局希望,到2025年,70%的中国制智慧型手机能采用自制晶片。

有台湾政府官员与企业主管指出,中共正把台湾当作目标,试图利用高薪从台湾公司挖角人才,窃取晶元技术等商业机密。

中共不惜重金在台湾挖角

台湾官员表示,北京正企图以大手笔吸引台湾企业与工程师,有时以五倍薪资作为诱惑,并怂恿愿到中国大陆发展的人才带着设计图一起过去。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对大纪元表示,这是中共对台湾渗透重要的一环。他说:“窃取台湾最重要的产业核心技术,然后用大陆相对低廉的经营成本来创造价格优势,与台湾在同一个产业在国际间进行国际竞争,还可以釜底抽薪地去动摇台湾的国本,这个生意是无本生意,而且是一本万利。”

今年2月,中共公布对台31项措施,试图吸引更多台湾企业和高知识分子到大陆。台湾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就表示,北京此举有政治动机。

台湾为何成为中共挖角窃密的目标

曾建元认为,台湾成为中共窃密的目标有三个原因,一是台湾芯片产业发展很早,基础深厚;二是半导体人才也非常充分;另外,在国际供应链和整个经营上,台湾有长期的经验及相互的信任关系。

他表示:“这些智慧财产不是起步晚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在短时间能赶得上的。如果台湾大厂当中关键的工程师和经营阶层人士被挖到大陆,它(北京)在国际产业链之间的信任关系不需要重建,直接平行移植。”

曾建元说,晶元产业是台湾重点产业,人才竞争很激烈,中共也看到这个情况,“如果中共在这方面给这些人更多的空间、更多的薪资待遇,那很多人很难经得起这种诱惑。所以,通常它挖角不是一个人,会是一个完整的经营团队,包括技术开发等。”

企业防止挖角窃密的应对措施

面对中国大陆挖角窃密的威胁,台湾一些企业普遍采取加强内部管理机制进行应对,包括提升资讯安全保护,提高员工薪酬以及通过法律手段追诉不法行为等措施。

但曾建元认为,窃取台湾的商业秘密、智慧财产权是整个中共国家政策所纵容的,通过法律手段追诉往往得不到中方在法律上的配合,制裁防堵有限。

“这类案件都是中共纵容或有意的国家不法行为,所以(中共)相关的司法机关不可能去追究这些在台湾犯罪和有不法行为但对中共有功的人士。”曾建元说。

“而客观上,由于两岸体制、地理上的分离,也会让这些台湾犯罪嫌疑人得到中共政府的庇护。”他表示,“哪怕在台湾有重大犯罪的人,只要能给中共带去有经济好处的资金或其它,中共都不会去管他是否来源合法。所以,在台湾有重大经济罪犯、违法和有债务的人在大陆都逍遥法外,而且经营有成。”

另外,对提高薪酬的措施,曾建元也认为并不能收到好的效果,“中共用高薪对台湾的挖角是刻意地让台湾到大陆去的人‘突破基本界限’”。

曾建元认为,从上世纪90年代两岸开放交流开始,虽然台湾的智慧财权和商业秘密遭到窃取的情况严重,但基本上没有让台湾相关的产业被大陆后来居上,“是台湾的企业在不断地自主研发,有更高阶的技术来支撑公司进一步营运的利润。”

不过,曾建元也强调,企业内部在建立自身的资讯安全商业管控及保护的机制外,还要从教育方面去提醒,“就是人的职业伦理和对国家的忠诚”。

与国际合作遏制中共

台湾官方数据显示,窃取芯片技术案件数量仅在2017年就发生21件。《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指出,而就最近的10件有关窃取技术的起诉案中,有9件被点出与大陆有关。

据台湾媒体报导,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厂南亚科的总经理李培瑛2月承认,公司约有50名高阶技术人员遭到大陆挖角。

台塑企业总裁王文渊4月透露,近一两年台湾半导体业被大陆挖角情形严重,“被美光并购的华亚科跑更多,约400多人。”

曾建元说,中共对台湾各个公司、厂商商业上的渗透和偷取商业机密是非常严重的,但台湾在商业泄密方面的处罚不是很严厉,法律上的防范及威慑效果都不大。

曾建元认为,台湾政府要防堵中共应从两方面着手:

第一,在法律方面加强立法的力度、强化法则以及执法的专业性。

他说:“涉及到高科技产业的犯罪,司法单位必须有相应的知识才能够有办法去发掘这些犯罪,这个是国家在司法方面通过相关法治的健全以及司法人员专业能力的提升来强化法律上的保护。”

第二,在政策上,跟欧美日国家和国际大厂在政治上建立共识,透过市场的机制抑制不法厂商。

他认为:“台湾政府把手中掌握的有不法记录的大陆厂商资料去提醒台湾的厂商不要去合作,也提醒国际的大厂不要与恶名昭彰的大陆厂商合作,这也许是台湾政府能够去扮演的角色。”#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7-05 7: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