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说

战乱隔世 妇人荒村独自生活四十年

荒地野居(维基百科)

明末,张献忠占据四川,肆意杀掠。

据《流贼张献忠祸蜀记》(南明建昌卫掌印都司俞忠良著)描述:“蜀中自献忠屠戮后,白骨成聚如丘陇,田地荒芜,千里绝烟,人迹罕见,虎豹豺狼行。昔之城郭宫室,今为荆棘铜驼。昔之天府之国,今为罗刹异域。”

当时江津县百姓戚承勋与妻子廖氏一起居住在山村。张的贼兵将到时,戚与廖氏商量著全家怎么逃亡。妻子廖氏因体力太弱,怕路上不免于难,便决心留在家中不逃。

两人还没商量好,发现前面村庄已经起火了。张的贼兵军队已经到了。丈夫起身便逃,太太则紧闭家门,心里想着就是死路一条。张的军队来到了村庄,看了他们家一眼并没进去,而左邻右舍都被烧尽了。

孤独一人的廖氏,就在家里过了一年多,四周荒绝,其他的人死的死、走的走,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眼见存粮快吃光了,幸亏坛子里还有剩余的谷粒,她便拿出来播种,所得的谷物,一个人吃也够了。可是身上的衣服鞋子破了没有布可以补,近处也无法买到布再做,她就地取材,找了草梗、树叶连缀起来将就著穿用。一年年度过寒暑,像这样过了四十年。

戚承勋从江津逃走后,流亡到云南境地,在那里又结婚生子了。到了六十多岁,他也有点小家财,便想回到故乡去。当时天下太平,江津县位于江河渡口上,人口汇聚得快,又发展出了规模。

戚回到江津县后,打听老家的消息,战争阻隔、山村闭塞,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于是,他决定动身找回去。

凭著记忆走到山村十几里外,他看到树木丛生,已经阻塞了路径,显然是很久没有人迹了。于是,他找来了一些人帮忙伐木开道。艰难中一行人奋力干了两天,终于抵达了戚承勋的老家村子。

他努力辨认著自己老家的位置,灌木野竹遮眼,有棵大树从歪斜的楼里长出来。他认定那是自己的老家屋,于是指挥众人拿斧子连砍带劈进了门。

忽然听到歪斜的楼里有人喝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擅自闯进我的内室?”猝然听到这声音,一伙人都大吃一惊。

戚高声回答说:“我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戚承勋。”

廖氏从楼上往下窥看了许久,终于哭着说道:“果然是我丈夫!”人也从楼上走下来。戚承勋看到的是一个头发像蓬草、面目黎黑,披着毛蓬蓬草衣的野人。

戚审视着对方好一会儿,终于两人互拥放声痛哭。生死相隔四十年,老夫妻从头至尾一五一十地讲述著彼此离难后的种种,终于喜极而泣。

同来的一行人听到他们的故事,也是又惊又喜地安慰着他们。戚承勋于是带着老妻,去到江津县里,在那里让她痛快地洗净全身,帮她整发更衣。之后,戚承勋到云南去把家人接来一起住下,两夫妇都活到九十多岁才去世。

战乱中凄苦的分离,历经四十年无音无讯的阻隔,终于破镜重圆的夫妻故事,被江津人盛传。@*#

资料来源:《庸闲斋笔记》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