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念“709案”三周年 三位妻子写信呼喊

7日,709案妻子们聚在一起,到最高检递诉状。(李文足提供)
图为“709案”妻子们聚在一起,到最高检递诉状。(李文足提供)
人气: 17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地活下来啊!”这是李文足给结婚六年、分开三年的丈夫的叮嘱。

但也不知身陷囹圄1095天的他能否听到。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是一位出色的律师,只因坚持人间公道,为遭中共灭绝式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三年前被当局秘密抓捕,是“709案”中唯一一个至今生死未卜的律师。

“祝愿你不要遭到酷刑、每天可以吃饱饭、身体不要生病,现在看守所里的你学会自已照顾好自己,是我现在最想对你说的话。”原王全璋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写下对丈夫的祝愿。她的丈夫被当局抓捕近七个月。

“709案”另一位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回忆这三年,“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又留下感叹:“2018年的7月9号我又该搬家了。”

她们是几位中国人权律师的妻子,在“709案”三周年之际,或为丈夫写家书,或感念那些艰难的时光。这一天,除了她们,还有其他中国民众、部分外国驻华使馆用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7月9日。美国驻华使馆推特账号连发两条推特,称向709律师这些英雄们致敬

一个温柔有力的声音

“这些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煎熬。”李文足对大纪元记者说,“对孩子来讲,也很痛苦……灾难降临了,困难就会有,但是是可以去克服的。”

三年来,从家庭主妇变成替夫维权的坚持者,李文足一直没有经济来源。于是,她不得不把家里的车卖掉,依靠微薄的储蓄、卖车款及一些债务还款过活。

“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李文足感谢一直帮助她的朋友,但是在京的生活消费,维权路上的交通、吃住消费、儿子入园学费等,让没有工作的她越来越有压力,“我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做多久,就是咬牙坚持吧。”

就像她在家书中写的:“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地活下来!”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仍下落不明。图为王全璋一家合影。(大纪元)

可是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等候,李文足连半点丈夫的消息都不知道,她很后悔最后一次见面时,自己没有主动给丈夫一个热烈的拥抱。不然,她或许“可以依靠这个拥抱减轻一丝痛苦”。

更让她难受的是儿子泉泉的询问:“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

刚满5岁的泉泉,已经不再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而是一个跟爸爸一样的“小壮汉了”。

“我一直坚定地告诉泉泉:你爸爸去打怪兽了,打完怪兽就回家!泉泉就会邀请小朋友来家里一起打怪兽,他们把沙发、桌子当成怪兽,拿着枕头使劲砸,挥着拳头拚命捶。泉泉跟小朋友说,咱们一起帮我爸爸打怪兽,怪兽打完爸爸就回来了。”李文足在三周年之际的家书中写道。

“709案”最早被抓的女律师王宇在这个时刻表示:“王全璋是我的同事,我们一起合作过不少案件,他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特别是从目前全璋的情况来看,他更加值得我及其他所有的朋友敬重,我想他会赢得这场战争的!在此我呼吁当局尽早释放王全璋。”

一个质朴无华的声音

今天不仅是李文足给丈夫写了家书,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也留下了思念的痕迹。开头是“亲爱的老公”,结尾是“永远爱你的老婆”。

许艳述说着余文生被抓后,自己维权的种种遭遇。可是她也不忘给丈夫送上鼓励:“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已。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虽然你现在听不到我的祝愿,但我相信你会感应到妻子的关爱、感应到大家对你的关注与帮助。”

昨天,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社交媒体上披露,自己外出时,遭到所在地派出所和社区人员跟踪,且被限制人身自由。(许艳推特)
余文生和许艳。(许艳推特)

其实,这一路维权,许艳已备感艰难,不禁心有疑问:“到达各个部门维权,却没人管、维权无门的时候,我也会想,你都在为谁承受这些苦难?你为什么在承受这些苦难?”

不过,幸运的是许艳看到了丈夫的善心:“你在善良、公益、法治与博爱的工作与帮助别人,你是好人。所以,维权路再艰难我也会为你继续努力。”

余文生被抓之前曾多次声援的王宇律师,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里,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我所认识的许艳》来讲述她眼中的家庭主妇许艳:“在余律师被抓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原本是完全依靠余律师生活的全职太太许艳用她那柔嫩的小手撑起了她和她丈夫的一片天空!她用她那羸弱的肩膀扛起了她的家庭和为她丈夫不懈维权的重担!”

她相信有一天会看到一幕温馨的画面:余文生律师和他同样历尽沧桑的妻子许艳及刚上初中的小儿子,一家人又亲亲热热地在一起,文生依然豪气干云地对我们说:“嗨,没事!”

一个刚毅决绝的声音

“709案”律师谢燕益曾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历经各种酷刑监禁553天后出狱。在这期间,他的妻儿也遭受非人对待,而为寻找谢燕益四处奔忙的母亲在他被抓后的第40天突发疾病去世。

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在“709案”三周年之际回忆信中写道:“老人尸骨未寒我就被天津市越秀路派出所关押三天,其中有一天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婆婆火化后我才走出派出所。”

当时,原珊珊还是一个刚怀孕三个月的孕妇、三个孩子的母亲。在生下孩子后,原珊珊又不断地被当局逼迁、监控,甚至被抓进派出所。

如今,谢燕益被抓后第1100天,原珊珊一家又得搬家,因为高额的房租。

谢燕益律师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终于获释并与家人团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其实被关押的那段时间里,谢燕益不仅被酷刑,还被改名字、吃药:“只有十几平米到处是软包不能开窗看不见外面的房间里,被两个小时一班的武警24小时看守,连大便都要前面站一个后面站一个,规定的坐姿、睡姿不能动,酷刑到不能自主排尿,一顿饭就是金银馒头一个大小的量。”“在天津第二看守所官方给谢燕益改名叫谢正东,不让谢燕益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姓名,别人不能跟他说话,他也不能跟别人说话。与死刑犯同睡,谢燕益没有任何病症,但要吃药,吃药时要用手电筒检查是否吃下去了。”

即便如此,中共当局还“明示、暗示谢燕益如果不配合即使自己有命活着出去,老婆孩子也不一定有命能看见他”。

不过,庆幸的是,历经三年苦难,原珊珊对丈夫支持的信念更加坚定,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对丈夫的敬佩:“谢燕益作为律师就是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使命感⋯⋯不管违法的是哪个天王老子他都义无反顾地依法控告。”

而谢燕益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表示,“709案”是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的较量,也大大加速了众人的觉醒;集权专制到了最后阶段,随时都可能崩盘;让和平民主成为共识,心念造物,只要坚持,国家和社会就会有光明的前景。

此外,今天,美国、英国、欧盟的驻华机构,分别通过推特、微博等平台,对“709案”渉事律师及家人表达了关切,同时敦促中共政府尊重公民权利,释放“709案”在关押人员。

美国驻华使馆推特账号留言。(网络图片)
美国驻华使馆推特账号留言。(网络图片)
湖南长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开纪念“709”三周年。(欧彪峰推特)
湖南长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开纪念“709”三周年。(欧彪峰推特)

湖南长沙、株洲、湘潭三地公民公开纪念“709”三周年,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王全璋律师,释放所有在押良心犯。#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