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三周年 李文足发表给王全璋的家书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遭抓捕前与妻子李文足和两岁儿子合影。 (李文足推特)
人气: 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综合报导)“如果我知道那个上午的匆匆一别,再见却是遥遥无期,我一定会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动给你一个热烈的拥抱,不去管苏州火车站那汹涌的人潮。那样的话,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这个拥抱减轻一丝痛苦?”

709三周年之际,李文足深情地写下了这份给丈夫王全璋的家书。

2015年6月初,王全璋去苏州办案,而李文足正好带着孩子去苏州找朋友玩,一块儿去了苏州。9日的那个上午,他们一家三口在苏州火车站“一个再见、一个拥抱”都没有,匆匆一别。

7月10日,李文足给王全璋打了一上午的电话,电话一直打不通,“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是出事了。”

王全璋曾因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等维权案件,遭到中共当局多次暴力迫害。就在失踪前的6月18日,他在山东聊城为法轮功学员杨玉喜做无罪辩护时,遭到审判长王英军指使的法警野蛮殴打。

王全璋之后表示:那是他执业生涯中遭遇最黑暗的时刻,“曾经接到过电话威胁,要我的胳膊要我的腿,曾经遭遇上门抓捕,汽车碰撞,跟踪,曾经被法官搧耳光,曾经被司法拘留,被扣押电脑手机,这些曾经遭遇的一切,在这一次法院法警们密集的拳头猛烈暴打头部之中,尽显苍白。”

维权律师梁小军曾披露王全璋要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原因,“他说过,他之所以后来不再做那些普通刑事案件和土地拆迁案件的原因,是他认为法轮功修炼者更需要法律帮助,而受助者群体的善良和诚信则让他更专注于案件的代理。”

在一别三年、1095天里,儿子泉泉是李文足的开心果。李文足在家书中给丈夫王全璋分享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儿子泉泉长成一个小壮汉了,跟你一模一样。泉泉上幼儿园两个月了,至今还没有被警察破坏,他很开心。”

而2015年王全璋被抓的时候,泉泉才2岁半。文足说,那时她都不知道如何向孩子解释,警察为什么要抓走他的爸爸王全璋。

而泉泉却在和妈妈一起被逼迁、被软禁、被幼稚园退学、妈妈徒步千里寻找爸爸王全璋的日日夜夜中长大懂事了,5岁多的他都能辨别“后面那个是不是国保啊!”

李文足自言以前自己是一个不爱说话,不爱抛头露面、非常矜持的人,“709一下子打破了我平静幸福的生活。那前六个月,我每天都会哭。一个国家怎么可以这样,把一个人突然就给你失踪了,不给你任何交代。你知道这个人失踪了,对于他的老婆孩子,对他的父母,对他的亲戚朋友,是多大的伤害吗?”

李文足说,王全璋是她最亲的人,是孩子泉泉的爸爸,她的丈夫,“在他遇到这样的事的时候,我要站出来,寻找一个我们应有的对待,我们要一个说法。”

“709”案三周年了,而王全璋目前是唯一一位中共“不审、不判、不准家属和律师会见的律师”。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蔺其磊说,对王全璋一千多天的违法关押和拒绝律师会见,这在中国司法史上是罕见的,会留下荒唐的一笔。

而对于儿子泉泉担心“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李文足在家书中写道:“我一直坚定的告诉泉泉:你爸爸去打怪兽了,打完怪兽就回家!”

7月3日,鉴于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被中共当局绑架、强迫失踪至今已超过1090天仍下落不明,以及家属和律师遭受威胁、打击等迫害的事实,“追查国际”再次发布对迫害王全璋律师和家属的责任人的追查公告,对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7-09 12: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