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论坛:中共媒体审查触角伸向澳洲

7月25日,墨尔本举行了一个名为“中共的桎梏”(The Great Thrall of China)的论坛。图为论坛发言嘉宾,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左一)、林慕莲(Louisa Lim)(左二)、麦肯锡(Nick McKenzie)(左三)。(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赵亨义、卜兰德墨尔本采访报导)7月25日,在墨尔本举行的一个名为“中共的桎梏”(The Great Thrall of China)的论坛上,知名的西方记者和智库人士分享了其亲历的中共试图让媒体噤声的事件。他们表示,对遭到起诉的担忧限制了媒体曝光中共对澳洲社会的渗透,并在制造一种和中国相似的媒体审查的紧张氛围。

近年来,虽然媒体在揭露中共澳洲的渗透和干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帮助推动了反外国干预法案的通过,但在中共“诽谤”指控的威胁下,很多媒体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行事。

前驻华记者、《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的作者林慕莲(Louisa Lim)在去年报导澳洲的孔子学院时,被律师要求删除报告中的一些“风险过高的”段落。

她在论坛中说:“律师们删掉了人名,去除了一些引述的话,还删掉了一些已经出现在中文媒体上的事实。”

如今很多公众已经了解孔子学院在为中共做宣传。该机构的审查政策要求教师在课堂上避免天安门大屠杀、西藏和法轮功这样的话题。如果遭到学生追问,教师必须给出中共的官方回答。

“虽然我们不知道孔子学院在澳洲是否有起诉权,但我们依旧要十分小心。” 林慕莲说。

林在中国境内和海外报导中国事务超过25年,全面经历过中共对外国记者的严密监管手段,包括监视、监听和死亡威胁。她说:“我们在出版过程的各个层面都受到了审查,对外国记者撰写的报导的审查。”

中共的猛烈攻击

媒体对中共渗透和外国干预的报导,在推动澳洲反外国干预法的改革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这也引来了中共及其相关代理人的猛烈攻击。

虽然有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中共“以前所未有且日渐复杂的方式试图影响(外国的)政治进程”——正如澳洲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因亲共丑闻而辞职一事显示的那样——中共将任何批评都贴上“种族主义”和“中国恐惧症”的标签。

对此,智囊机构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说:“如果你批评执政的共产党,并不代表你反对中国。”

屡获殊荣的资深调查记者、中国问题专家麦肯锡(Nick McKenzie)说:“我们批评的不是华人社区,而是中共政府。这是一个政府实体,我们应该能够自由地审查他们,尤其是他们与政治家间的互动。”

冒“诽谤”风险报导事实

麦肯锡说,“诽谤”指控的威胁导致负责决定是否发表一篇特定报导的编辑们行事极为谨慎。

麦肯锡参与制作了澳洲广播公司的著名政论节目《四角》(Four Corners)和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联合报导的专题节目《权力与影响》(Power and Influence)。

该报导首次披露,中共政权及其附属机构正在对澳洲进行一项全面战略部署,企图扰乱澳洲政治秩序,以实现党派利益。节目曝光了几个与中共有关联的关键人物。

在节目播出后,澳洲广播公司和费尔法克斯媒体都被中共控以“诽谤”罪名。

麦肯锡说:“我认为,在很多方面,我们在《四角〉节目中的报导都太温和。但我想在这里说,我坐在这里同时面对严重的诉讼,与其它一切相比,这可能更说明我们的诽谤诉讼系统存在问题。”

议会的特权

幸运的是,澳洲的政治家们在曝光敏感信息时,并不像媒体一样容易受到诽谤法的攻击。

自由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利用议员们在国会发言时拥有的绝对特权,揭露了一位澳籍华裔房地产开发商,指他“在中共内部拥有广泛的联络人,包括统战部”。

哈斯蒂指,自2004年起,他就向澳洲两大政党捐赠了超过400万澳元,并向澳洲的多个大学捐赠了超过4500万澳元。

哈斯蒂说:“在澳洲,很明显,中共正在努力暗中影响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大学,也在影响我们的政治进程和公共舆论。”

“我赞赏那些努力揭露这些行为事例的澳洲调查记者们的勇气”,哈斯蒂对费尔法克斯媒体说,“他们这样做为的是国家的利益,(他们)经常会因为这些努力而面临昂贵的诽谤诉讼案的威胁。”#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