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黑龙江女监迫害致死

2018年6月22日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行庄严的烛光夜悼活动,以悼念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Mark Zou/大纪元)
人气: 14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1日讯】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遭受5年冤狱折磨,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2018年7月16日,被家人用120急救车接回家后,于7月28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65岁。

赵春艳资料照。(明慧网)

明慧网报导,赵春艳是1997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后先前患有的风湿病、心脏病、神经衰弱症都好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赵春艳多次惨遭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共3年零10个月;2013年10月,被冤判5年。

赵春艳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明慧网)

惨遭5年冤狱迫害

2013年7月11日早7点多钟,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徐孟飞、鸡西市公安局于某等11人闯入赵春艳家,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鸡西市看守所。

2013年10月,中共人员以政法委找赵春艳谈话为由,把她骗到一个后院,恒山区法院的法官直接宣读判决书,非法判她5年徒刑。

2013年11月,赵春艳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九监区是集训区,是强行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监区。被劫持到女监的法轮功学员近半数都被非法关押在此监区。那里的狱警很少直接参与迫害,但都是幕后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人表现极其凶残。

赵春艳刚到九监区时,刑事犯杜晓霞为减刑讨好狱警,疯狂迫害她,逼迫她“严码”(保持一个姿势坐在小板凳上,不准许动)。从第二天开始,早上5点到晚上10点,她被逼“严码”60多天。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明慧网)

赵春艳生前说:“2014年2月6日,大庆的刑事犯田艳茹指使王宁殴打我,衣服挂打折两个,扫床大塑料刷打折一个;用大塑料刷子刷我的脸,脸像被鸡啄的一样,全部肿起来。第二天田艳茹说:‘你这一夜脸都变花了。’用保鲜膜的纸筒打人外表是看不出来伤的,(刑事犯)就用纸筒狠命抽打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把我强行拖回,让尿在裤子里。”

“2014年3月,王宁等人揪住我的头发,往装满水的盆子里浸,用一盆一盆的凉水从头到脚浇下去。那时东北还很寒冷,我穿着毛衣,浑身上下湿透了,冻得直哆嗦,也不让换衣服,‘码’(坐在小板凳上)在那里不让动。她们经常以谈话为名强行把我拖到便衣库(放衣服的房间),在这里监控拍摄不到,每次都是多人对我殴打。我被打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明慧网)

田艳茹、王宁等人受警察的指使,为达到能转化赵春艳而立功减刑的目的,残忍地迫害她,抓住她的双肩揪起来往下墩,把她的臀部全都墩烂了,血肉粘在短裤上,再逼她“严码”。

九监区还在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惯例是:写上法轮功师父的名字放在地上,让法轮功学员踩踏;放在床上,让坐在上面等。

赵春艳经常遭殴打、折磨、羞辱。2014年2月6日,她被殴打得蒙头转向;20天不让她睡觉,以致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她在所谓“四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等放弃修炼的所谓声明)上签了字。

2014年3月6日,赵春艳看到有纸和笔后,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神志不清时在 “四书”上签的字全部作废,她把声明交给田艳茹。

田艳茹不接,开始按著赵春艳进行殴打,之后又逼她“严码”,且8天不让她睡觉。问她写声明的纸和笔是哪里来的,还蒐她的行李箱。

因为狱警不接声明,赵春艳就用衣服的纽扣写在墙上,这样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警察气急败坏地骂她,迫害她。她被折磨得不能进食,吃什么就吐什么,只能吃馒头泡水。

狱警给赵春艳一天两次灌药,她的牙齿被捌掉一颗。警察肖淑芬(警号2303055)天天看着她,灌完药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吐。她不知灌了多长时间的药,也不知道给灌的什么药。

每次灌完药之后,她都是腹泻不止,后来就不能吃东西了。田艳茹说,有粥不喝,吃馒头泡水。赵春艳说:“这都是你们给造成的,把我迫害成这样的,牙都被捌掉了。”

后来赵春艳什么也不吃了,被送到医院做手术。

家人曾到监狱去看赵春艳,狱警都以她不转化为由拒绝家人与她见面。

2016年10月末,监狱突然通知家人赵春艳病危,让家属速来。

家人急忙赶到哈尔滨中心医院,见病床上的赵春艳骨瘦如柴,已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呼吸困难。

狱警利用亲情逼迫赵春艳的家人签字、交纳抢救费用,还让家人快点办理保外就医,但黑龙江省司法局不给办。

九监区队长王珊珊还给赵春艳儿子发信息要钱,用微信打款多次。

狱警曾对她家人说,拿钱可以放人。家人给了26,000元钱后,她们仍不放人,还向她家人要陪护费(一天一宿260元),说,如果家人不拿陪护费,就让家人去陪护。当家人要去护理时,她们又不答应了。她们在赵春艳出狱前还向家人索要手术费6万元(未得逞)。赵春艳在监狱时卡里的5,000元也被她们扣下,一直没给。

2018年7月16日出狱时,赵春艳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不能行走,原来体重为102斤,出狱时只有67斤。她回家不到二周,于7月28日凌晨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02 4: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