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疫苗受害家庭的苦难历程(二)

河南信阳邹万里的孩子接种了北京天坛和武汉生物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上下肢神经受损,两条腿不会动。(受访者提供)

人气: 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李新安采访报导)疫苗安全触动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疫苗事故给受害者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的孩子因疫苗致残、瘫痪,有的获得了很少的补偿金,有的甚至还被没有确认赔偿,却不断遭到官方“维稳”。他们到北京给孩子治病,花费数十万,想尽一切办法给孩子做康复,有的实在撑不下去停止了治疗。

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多位疫苗受害者家庭,他们讲述了各自悲惨的遭遇。以下是三位家长的自述。

河南周口疫苗受害家长金丽丽

2017年9月1日,满三周岁的儿子去周口项城王明口镇卫生院打流脑疫苗(云南玉溪霍森药厂生产)。9月5日上午,打完疫苗后第四天起,孩子上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了。完全不能走路,坐在轮椅上。

最开始孩子说腿疼,带他去医院没检查出什么病来。省城的医院说可能是脊髓炎,然后就住院了,看了三个月整,不见好转。2017年12月5日到的北京,一直在北京博爱医院住院。

北京的医院一个月大概要三万左右,还要租房,房租、水电费都很贵,在医院附近租的二室一厅,五千。

北京诊断也差不多,因为在郑州有片子,三甲医院都认可。还是上下肢瘫痪,没有感觉,大小便失禁。

大夫讲可能跟疫苗有关注,我们自己也查了,脊髓炎跟疫苗接种有关系,因为没有其它疾病原因,我们感觉疫苗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刚开始走了弯路,现在我们在协商各个部门给孩子做一个正规的调查诊断,还没有确认是不是疫苗造成的,已经向疾控申请了。

在北京花了好几十万的自治费,大部分靠自己。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和亲戚朋友借,都借了三十万了。从9月1日已经快一年,在郑州就是三万,还不包括吃住,我们中药、西药能用的都给孩子用上了。

我爱人也没有工作了。靠以前的积蓄,亲戚朋友的帮助,以及当地政府陆陆续续救助七八万元。

打算孩子康复两年,看有什么好效果,因为最佳康复期是两年,不行的话不能耽误孩子上小学,已经耽误上幼儿园,不能再耽误他上小学,让他回家上学。等到假期再带他进行康复。

河南信阳市疫苗受害家长邹万里

我孩子是2016年8月份在周口市沈丘县邢庄乡卫生院接种的疫苗,然后浑身没劲,刚开始发烧,烧退掉后两条腿一点都不会动。带他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去看,医生诊断是上下肢神经受损,后来专家诊断是脑脊髓炎,现在一直在北京按摩儿童医院做康复。

孩子打的是脊髓灰质炎疫苗,是北京天坛、武汉生物的。打的两针中间相隔四五天,都是国家强制性接种的,都是一类疫苗,国家免费的。打了疫苗过了十多天以后开始发烧、呕吐,浑身没力了。

孩子现在两岁多,打疫苗的时候是五个多月,这个疫苗应该三个月的时候打,当时没有疫苗,后来来了电话通知我,所以带孩子去打的。

我是河南信阳人,孩子出事是在周口,我们当时在周口做了小生意,所以把孩子都带过去了,我孩子是儿子,唯一的一个儿子,现在搞成这样。

疫苗出了很多事情,在河南省目前有三十多家,这是我所知道,还有好多出了事不知道是疫苗害的。

孩子现在的情况就是腿没劲,神经伤了,腿和脚萎缩得快,比较小,比较细,走路的姿势太难看了。刚开始发病的时候做了一个磁共振,感觉孩子大脑没什么问题。上下肢比较严重。

河南信阳邹万里的孩子接种了北京天坛和武汉生物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上下肢神经受损,两条腿不会动。(受访者提供)

过完年一直在北京那边做康复,做了四个多月,效果比省内的好。今年开“两会”的时候我们去了,结果地方打电话,怕我们上访,出了事都是这样,他们都是“维稳”。

信阳这边“维稳”,周口那边不管不问。在北京看病在门诊看,在外面租房子住,每次有重要会的时候,地方政府打电话,不让我们去上访。

专家鉴定的伤残等级是二级乙等,按照我们河南的补偿办法,疫苗异常反应,领了一个省补24万元,再也没有了,今年开两会信阳这边求助了两万块钱。从孩子犯病到现在已经花了三四十万了,借都借不到,家都不像家了,家都快散了。

河南信阳邹万里的孩子接种了北京天坛和武汉生物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上下肢神经受损,被鉴定为“异常反应”二级乙等。(受访者提供)

孩子好的时候我是开工厂加工大理石,在乡镇上做的。我爱人帮我干。孩子发病以后没有心情做了。

积蓄都花到孩子身上,都是为了孩子。现在经常不在家,别人来找的话不在家,别人也不做了。孩子发病后就基本没有收入了。

我四个小孩,三个姑娘,最小的就是这个儿子,想尽一切办法给做康复。孩子康复成正常人这样基本不可能,伤到神经了。

刚开始对疫苗都不了解,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后遗症。北京每月治疗费用在3万元左右。

我心里恨,痛恨疫苗毁了我儿子,因为国家的疫苗牺牲了一生健康,却没有治疗费用,没人给孩子保障。整天想这事,死的心早有了。

河南新乡辉县疫苗受害家长张兰青

孩子是2015年的时候吃的糖丸,没吃多久腿就瘫痪了。我儿子叫仁嘉新,他是2015年6月17日出生,出生三个月后9月10日服了脊灰质减毒活疫苗,22日孩子发烧出现症状,25号腿就瘫痪了,开始给孩子治,一直到现在,孩子三岁多了。

河南省就赔偿了三十万,当时鉴定报告是疫苗引起的异常反应,属一级一等伤残,都有鉴定报告。我们孩子一直在北京按摩医院治疗,治了将近三年,花了一百多万,现在家里是一贫如洗。

我两次去过中南海,市政府和信访局是多次跑,电话手机费都交不起,孩子被迫停止治疗从北京回家,一个月了,我现在还在找市政府。暂时还没有给结果。

一年在北京就得三十多万,连一年的费用都不够,三岁多了不能自己走路,成天在地上爬。

河南新乡辉县疫苗受害家长张兰青吃了脊灰质减毒活疫苗糖丸,双腿瘫痪,不会走路。(受访者提供)

在北京按摩医院这种糖丸事故的孩子有几十人。糖丸疫苗不是导致瘫痪,就是傻了,要么就是死了,没有轻的,都是挺严重。这种糖丸有风险的。

我和我爱人没有工作,开始是做个小生意,为了孩子在北京治疗,在北京租房子住,没有住院,在北京费用一个月三万多左右。

费用是卖房子,四处借钱。打算让政府给孩子治疗,让地方政府给一定的补偿,省里的三十万肯定不行,我孩子一生残疾,治不彻底,如果不治孩子更糟糕,治的话生活质量会好一些,能够自理,如果不治的话自理都不行。

肯定还得去北京,河南赔偿是最低的。我家庭非常困难,实在撑不下去停止了治疗。

我们整天骂那些人,恨他们,恨也没有用,中国的疫苗技术现在太落后,出事是早晚的事,我们也管不了这么多,已经出事了,国家应该保证我们孩子的治疗,家庭受到伤害,你要给一定的保障,国家没有给疫苗立法,我们维权路太难。#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8-10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