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Metoo受害者不惧中共封锁 网上集结

人气: 62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文朴综合报导)就如毒疫苗受害者、各类上访人士一样,大陆性侵受害者也同样遭到中共的打压。随着中共央视主持人朱军、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等知名人士被曝出性侵、猥亵后,中共的审查机制开足马力,删除了大量举报帖子和有关评论。

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不再隐忍,顶着舆论监控的压力在网上集结,力争寻求公义。

进入7月以来,大陆的“我也是”(#MeToo)运动不断发酵,有更多的中国女性勇敢地站出来,自述被性侵的经历,不少知名学者、媒体人士、佛教界及中共官员卷入其中。

如中山大学教授张鹏被举报,多年来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和女教师;知名“法学家”、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被举报性侵和强奸;乙肝公益组织“益友公益”创始人雷闯被举报性侵;《新世纪周刊》副主编章文被控诉强奸。

宁波江北区政协委员史增超与情妇被指控,他们收养一名7岁女孩后,史增超对小孩持续性侵8年之久,而其情妇则在一旁协助。

7月26日,中共喉舌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也被指控猥亵,受害女生2014年曾与她的老师、律师等人一起到派出所报案,但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此案不了了之。

《人物》公众号7月26日专门发布了有关性骚扰、性侵的问卷,不到24小时,收到了超过1700个与性骚扰、性侵有关的案例。

8月1日,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方丈(释)学诚被指控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他是本次#MeToo运动中,被揭露出来的中共最高官员和大陆最高佛教头目。

随着#MeToo不断发酵,雪球越滚越大,中共也开足了马力删除相关举报、相关评论。起初为了躲避中共的网络封锁,大陆网民们把近期的反性侵运动(#MeToo)命名为“米兔运动”。

记者在微博上打入“米兔运动”这个关键词进行搜索,系统显示不到1000条相关信息,但为数不多的博文仍然体现了“米兔运动”在持续蔓延。

8月9日发布的一篇博文显示,中国共享单车公司摩拜的一名工程师发文指控公司负责人对包括她在内的3名女职员进行了性骚扰。

而在社交平台豆瓣网上,一篇题为“究竟有多少中国孩子被性侵过”的文章,跨越了年龄界限,揭露被社会相对忽视的儿童性侵案的猖獗。

同时,在海外的社交媒体推特平台上,也有不少有关“米兔运动”的讨论和相关个案。

其中一篇题为“50名受害人自述性骚扰行为分析,米兔是否大鸣大放”的文章,详细叙述了50名受害人的情况,其中24起案例是在工作关系中发生的,11起是师生之间,5起是同事之间,3起是熟人之间。

还有一个名为“米兔中国”(@MeTooChina)的账号,专门转载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曝光的相关性侵指控。这个推特账号在本月才注册,就得到了400多位用户的关注。

另外,据路透社报导,一个关于“米兔运动”的微信群已经吸引了超过200人加入。群里的志愿者不仅负责记录最新案例、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咨询,还担起了组织媒体宣传的重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8-11 4: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