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七夕——前世今生(上)

谨以此文送给我深爱的女孩
作者:M.Hy

七夕:牛郎织女的鹊桥故事邮票。(钟元/大纪元)

    人气: 231
【字号】    
   标签: tags: ,

前世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画,笑语嫣然。她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红色丝绒,垫著一条细细的银项链。那天七夕,我偷偷打开盒子,把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姐姐进来看见,一把就夺了去,叫我不要动,说是朋友送她的。什么朋友送的,这么稀罕,我都碰不得?姐姐只是抿嘴笑笑,脸上微微潮红。

那时的姐姐,特别喜欢照镜子,对着镜子仔细梳理著及肩的长发,对着镜子细细端详著华美的衣饰,对着镜子亭亭而立,盈盈浅笑。我时常躲在一旁,悄悄地看着她,痴痴地想,到十八岁的时候,我也会像她那样,时而喜悦,时而娇羞吗?

风一阵阵地吹,院子里的玉兰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如丝的长发,也渐已过肩。每晚梦回的时候,依然会想起姐姐看到我戴着她的项链的紧张的神情,以及她脸上的兴奋和潮红。

中学的时候,我在女子学堂寄宿,离开了家。同宿舍最要好的女友有阵子总是神不守舍,常常呆呆地看着窗外,眼神恍惚,有时又低头微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却总是不言不语。后来有一天,有人给她寄了张卡片,我给她拿了进来,她却一手抢了过去,连谢谢都忘了说。于是,我就知道,她的心里,有了只属于她和另一个人的秘密。

我鼓励她鼓起勇气去追求,然而她还是摇摇头,无奈地说:有时真的很羡慕男人。虽然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可是男人大多愿意为了幸福而攀山越岭,而女子,有时连掀一层纱的力气都没有。

后来,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她甜蜜地笑着,爱慕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的确,没有比他们更相称的了。女孩娇小玲珑,温柔可人。男孩高大帅气,有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对她很体贴,总说好男孩不该让女孩流泪。

我为她欢喜,那个懂得珍惜自己的人,恰恰是自己爱着的,对于女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种幸福。

毕业后的一个月,那天下着大雨,我又遇到了她,她平静地告诉我,他们分开了,因为男孩已经和别人订了婚。男孩说,为了家族,他没有选择的余地。那天,她没有打伞,就这样站在雨中,雨水湿透了她的脸,她的衣,雨声掩盖了她的话语,我知道,她那时在哭。

那天,也是七夕。传说七夕那天,是一定会下雨的,却不知那是有情人相逢的喜极而泣,还是痴情人永隔参商的断肠珠泪。

我一定不要哭,我不要为了哪个男人而哭。

十八岁那年,我遇到了你。

周家在镇上也算一大望族,周二公子更是人中龙凤,然而在我眼里,你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而我,只喜欢脚踏实地的人。是的,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

那天,你对我说,今晚七夕,我哪里都不去,晚上八点,我给你打电话,你在家等我,好吗?我点点头。

晚上,我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七点五十了,我的心忽然一阵急速的跳动,口有点干,倒了杯水,却洒出了一半。

八点了,挂钟“铛铛铛”地敲著,我的心也随着挂钟的声音扑通扑通地跳着。然后,四周一片寂静,没有电话铃声,也没有阿妈叫我下去听电话的声音。

阿妈,有我的电话吗?八点半了,我在楼梯上大声地问道。

没有没有。丫头今天怎么了?都问三回了。

九点了,还是没有电话。我忍不住了,要下楼给你打一个电话。不不,我才不是等你的电话不耐烦了焦躁不安,但你答应过给我电话,咱们也算相熟,我只是担心你有什么意外而已,嗯,没错,就是这样。

电话响了,是你的声音。我问,为什么你现在才打电话过来?电话那边传来你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是不是心神不宁?我说,你怎么这样说?你说,因为我说了要八点给你打电话的。我气得一下挂了电话,不争气的眼泪夺眶而出,捂著脸跑了上楼。你是故意的,而我,就那么失态。

我恨你我恨你。只是我没有留意,外面忽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那晚你过来找我,乡下来的表哥刚好也在,我正坐着打毛衣,你进来了,见到了他。我看到,你的眼神有点尴尬。

表哥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来我离开了村子,随父母来到了这个镇上。多年不见,我和表哥有说不完的话,于是,你呆呆地坐在一旁,话插不进,却也似乎不愿走。我回头看了你一眼,然后拿起打了一半的毛衣,对表哥说,表哥,你先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表哥的脸上洋溢着笑意,说道,好像小了点,不过穿在里面应该挺合身了。

我笑了笑,坐下来继续手上的活儿。你站了起来,和我们道别,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追到了楼下,外面下着小雨,你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秋风阵阵,我忽然觉得有点发抖,头也隐隐作痛,表哥的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上,我却顺势一侧,让开了他的怀抱。

“雨儿,你打的毛衣,又暖和又好看……我,希望这辈子,都能穿着你打的毛衣……”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鬓发上的两滴雨水,划过了我的脸庞,悄悄地滴在我双手紧抱的那件还未打完的毛衣上。

我知道,我是一个性格别扭的女孩。

小时候,阿妈替我缝了一条白裙,裙摆是荷叶花边。我很喜欢,可是却莫名其妙地挑剔著。越是心里喜欢的东西,就越是要苛求完美。我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七夕的晚上,我正要睡觉,忽然听到有人弹着我窗户的格子,我吃了一惊,推开窗户,发现是你。你对我说,雨儿,我明天要到南方去了,你跟我走,好吗?

为什么?这边有你的家业,还有温柔的未婚妻,你为什么要放弃这一切,和我远走?

雨儿,相信我,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只要你答应我,我就放弃这一切,带着你一起走,去南方,永远离开这里。

为什么?如果你觉得我们是堂堂正正的话,为什么要离开。难道我们一辈子都得偷偷摸摸吗?你是堂堂的周二公子,家资殷实,前程似锦,而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我不能耽误了你的前程,这样的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雨儿,你答应我。

不。

为什么?

因为我要嫁给我表哥。

我看到你绝望的眼神,我看到你的扶著栏杆的手在微微发抖。我看到你的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泪水,可是我忍着,一句话也没再说。终于,你慢慢回过身,扶著栏杆爬了下去。

我依然呆呆地站在窗前,一动也没有动。你知道吗?要是你刚才不顾一切地翻进来,拉着我的手,抱着我,我就会跟你走,无论到哪里,我都会跟你去。你知道吗?要是你回过头来,你就会看到我此刻满脸都是泪水。电闪雷鸣,忽然之间大雨倾盆而下,你没有带伞,飞奔著消失在雨中。猛然,我仿佛在梦中惊醒,拿了把伞,疯了似的冲了出去,大声地喊著,文哥,你回来,回来啊!你知道吗?如果你刚才没有走,一直都站在楼下,我一定会冲出去,扑到你怀里……

伞掉落在地上,我一直伏在滂沱大雨的泥泞里,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阿妈把我抱了进屋,然后,我病了。

再也没有你的音信,他们说你去了广州,放弃了这里的一切。

我不顾女孩的矜持,经常跑到你们家,打听你的近况,他们总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可我不管,我什么都不怕。

又到了七夕。这一天,风和日丽,没有半滴雨。我呆呆地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一个小盆子,等待着七夕的雨水。

那一天,周家的人给我带来了一封信,是你的亲笔,还有一个木盒子。我双手颤抖著拆开了信,那是我熟悉的笔迹:

雨儿:

别来无恙?这两年颇为忙碌,我不想依靠祖宗产业,盼能在广州开辟天地,以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最近生意尚可,我亦购置了房产,且算是有了安身之所,但若未能与你相守,所谓房屋,亦只徒然四壁,而非心所向往之家园。或许再过些时日,待事业根基稳固,我会返乡一趟,倘若缘分未尽,我将携你同赴广州。这里有许多你从未见过的花草,香甜的水果,精致的点心,还有我出海时寻到的许多漂亮贝壳,想必你会喜欢。

雨儿,我想送你一份礼物。从前我送你若干饰物,你总不要,说是花了家里的钱,你不能收。可是,此次的花费,尽是我近几月的积储,拳拳此心,望能中你之意。

兄文手书

我打开木盒子,里面是一条镶著钻石的细细的银链,闪著晶莹的亮光。

我戴上了银链,跑到周家。文哥,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周家的门前挂着白色的绸缎,仆人告诉我,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在最后一次出海的时候,遇到了台风,你们的船,永远消失在大海里面……

刹时间,我只觉得一阵眩晕……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时,她急巴巴地从茶几上的一个牛皮纸袋里掏出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星冰乐,交给警察递给她,“朱锦呀,这是咱们办公楼下咖啡厅的星冰乐,我知道你最喜欢喝的了,我呀,特意给你买了带来的。”
  • 暴虐纷沓的脚步顺着楼梯跑下去,消防门开着,那足音发出巨大的回响,听得出人不少。耳边的那个声音依然在怒骂她,有人出手,一下一下地,用巴掌和拳头打她,都是壮年暴徒,使出的都是十足的力气,朱锦被打得睁不开眼睛,双眸闭紧,依然感觉视网膜上一片血光。
  • 这是我第三次来美国了,办的是定居,算是美国的永久居民,但仍持中国护照,不是何包蛋讽刺我的成了老美了。
  • “三毫子小说”意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通俗小说,是当时的流行文化,因售价三毫子而得名,七十年代后便已消失,新一代未必听过。昨日,作家沈西城与资深传媒人郑明仁出席香港书展讲座时为三毫子小说“平反”,指这些作品的题材不限于爱情,也曾诞生一些知名作家。
  • 他们又回院里坐。刘妈给他们换了根蜡,又摆了两盘蚊香,添了冰块。马大夫说没事了,叫他们休息。李天然乘这个机会起身回屋,取来丽莎给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莱卡相机)、女儿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记,还有他选的一支黑色镶银的钢笔。
  • 本来应该下午三点到站的班车,现在都快六点了,还没一点儿影子。前门外东火车站里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亲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认了。
  • 八岁的萨米亚喜欢跑步,她和邻居阿里在沙滩练习、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当她的“专业教练”,为她计时,鞭策她达到目标。对他们来说,在多灾多难的索马利亚,萨米亚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决心要参加奥运,就像她的英雄——伟大的索马利亚跑步选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时三步并作两步往舱里去。一盏昏暗的灯左摇右晃,微光中看得出里头约有十几个孩子因为害怕而紧缩在沙发或小床上。
  • 晚间十一点,时值三月上旬,以船只所处的纬度来看,黑夜才刚开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点才会展露。但黎明能否为猎犬号驱走威胁呢?风浪是否放过这艘羸弱的小船?
  • 大学四年,他稳坐学校代表队当家捕手位置,虽然学校出外比赛成绩一直不理想,但他个人表现始终得到所有人肯定。他的无私及乐于助人,为他赢得最佳人缘,而永不放弃的奋斗精神,也使他众望所归地在大学最后两年都得到担任队长的荣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