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七夕——前世今生(下)

谨以此文送给我深爱的女孩
作者:M.Hy

七夕:牛郎织女的鹊桥故事邮票。(钟元/大纪元)

    人气: 110
【字号】    
   标签: tags: ,

轮回

我绝对不喝!对着面目狰狞的孟婆,我坚决地说道。

牛头和马面把我按倒在地上,撬开我的嘴巴,把孟婆汤灌进我的胃里。我拚命地扭动着身体,一次又一次把孟婆汤从胃里吐出来。

牛头和马面没有办法,看着孟婆。

“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你不肯割舍前生的记忆,不喝我这碗汤呢?”孟婆盯着我的脸。然而我也不示弱,紧闭双唇,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一个仆役打扮的人走到孟婆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孟婆点了点头,又盛满了一碗汤,拿着送到我的嘴边,目光也仿佛变得柔和起来。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因此,人总会不断忘却。然而,假若你带着前生的记忆投胎,带着这些比你的生命更沉重的记忆开始你的新生,你的人生还会快乐吗?”

“可是,他对我的温柔,还有我对他的爱恋,就算再过一千年,一万年,我都不愿忘记,也不会忘记!”

“傻瓜,那个男子已经喝下孟婆汤,投胎去了,他早已把你忘记,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啊,婆婆,那你行行好,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他记不记得我没有关系,下辈子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要好好对他。因为,这辈子我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

“你的这份悔恨,只能让你置身地狱”,孟婆抬起头,眼睛似乎凝望着远方:“所以,如果不能将这份悔恨抛却,你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他啊,下辈子变了个女孩,轮回在五十多年后……”

“好,那我就要变成男孩,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疼他爱他。下辈子,他的一切伤心,一切苦痛,我都愿意为他承受……婆婆,你能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出生吗?”

“你们能否相遇,但凭缘分。”

“那么,我要在广州出生,五十年后。”

牛头马面把我押了下去。身后的孟婆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耳边隐隐传来她的声音:为情所困,却不知情为何物,唉……

 

今生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觉得我认识你,你我是截然不同的人,可是,我们却总有说不完的话。

于是,从那一刻,我就开始关注你,悄悄地替你捡起散落在地面的资料,默默地替你收起忘记在课桌上的手饰。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早已忘记了:你忘记了七十年前的那个雨夜,你忘记了我脖子上的银链,你也忘记了我对你的种种冷漠和无情。你灿烂地笑着,在每一个人面前。

我默默地付出著,也默默地承受着一切。我藏起了自己的光彩,也隐没了自己的思念,甚至不敢正视你的双目。你对我很好,一如你对其他人那般。大家都喜欢你,都愿意和你做朋友。心里间或闪过一丝惆怅,但又觉得,其实这样真的很好,因为,我欠你的实在太多太多,我真的无法再承受你对我的情意了。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笑着问道。

因为上辈子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是呢,真是奇怪,我觉得我们真的好像曾经相识啊。

可不是吗?

对于曾经深爱的人,我无法自拔,对于深爱着的人,我更难以自已。我渐渐发觉,我们之间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壕堑,就像天上的牛郎织女,永远隔着一道银河。我愈是不顾一切地付出,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愈是遥远。

也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其实我并不想你每天晚上都陪我回去的”,你淡淡地对我说。

“为什么呢?”

“你送我回去,我很感激,可是,也就仅此而已了。我觉得,你所存在的世界,好像很遥远,我甚至无法接近半步。然而,我害怕,这样走下去,我会依赖你,接受你,然后,因为我们之间的无法逾越的距离,我就会伤害你。所以,我们还是远离一点吧,我需要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我想,你也是一样的。”

心中酸苦,我的脚步有些踉跄。遥不可及的距离,可不是吗?因为那从前的一切,那些你已经彻底抛却的记忆,依然深深印在我的脑海。可是,也正是从前的一切,一直支撑着我的灵魂,让我走到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意,或许你永远不会明白,可是,我不需要你的温柔,我只要看到你幸福。

文哥,当初我拒绝你的时候,你的心,是不是和我现在一样的疼痛?

于是,我的声音更温柔了:“可是,小晴,其实你真的不需要想那么多。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但从来没有想过需要你的回报。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介意的,所以,你永远也不会伤害我,真的。”

“你只需要好好做好你自己,在我需要的时候,如果你会帮助我,那我就很高兴也很感激了。你很好很好,只是,我喜欢的,不能有一点瑕疵,可是,你做不到。”

我呆呆地看着你,仿佛看到当年的我。文哥,告诉我,你恨我吗?如果没有我,你的一生,会是多么的幸福。

也许,牵牛和织女是永远不会相逢的,那么,我就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你。用这辈子的付出,偿还前生欠你的一切。无论有多苦,有多痛,我都愿意。这样,我所种下的恶业,就能净除了吧?

又到了七夕,泼瓢的大雨不停地下,直如七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情人的眼泪,我只知道,晚上的冷风,吹得我一阵阵的颤抖。今夜七夕,小晴,此时此刻,身在远方的你,还好吗?

梦醒了,雨也停了,一弯弦月挂在天边。月是一张弓,那弦却是梦。我悄悄地把梦告诉了微风,让它把祝福带到你的窗前,撩动你的鬓发。希望此刻的你,幸福,安宁。(全文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画,笑语嫣然。她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红色丝绒,垫著一条细细的银项链。那天七夕,我偷偷打开盒子,把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 此时,她急巴巴地从茶几上的一个牛皮纸袋里掏出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星冰乐,交给警察递给她,“朱锦呀,这是咱们办公楼下咖啡厅的星冰乐,我知道你最喜欢喝的了,我呀,特意给你买了带来的。”
  • 暴虐纷沓的脚步顺着楼梯跑下去,消防门开着,那足音发出巨大的回响,听得出人不少。耳边的那个声音依然在怒骂她,有人出手,一下一下地,用巴掌和拳头打她,都是壮年暴徒,使出的都是十足的力气,朱锦被打得睁不开眼睛,双眸闭紧,依然感觉视网膜上一片血光。
  • 这是我第三次来美国了,办的是定居,算是美国的永久居民,但仍持中国护照,不是何包蛋讽刺我的成了老美了。
  • “三毫子小说”意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通俗小说,是当时的流行文化,因售价三毫子而得名,七十年代后便已消失,新一代未必听过。昨日,作家沈西城与资深传媒人郑明仁出席香港书展讲座时为三毫子小说“平反”,指这些作品的题材不限于爱情,也曾诞生一些知名作家。
  • 他们又回院里坐。刘妈给他们换了根蜡,又摆了两盘蚊香,添了冰块。马大夫说没事了,叫他们休息。李天然乘这个机会起身回屋,取来丽莎给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莱卡相机)、女儿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记,还有他选的一支黑色镶银的钢笔。
  • 本来应该下午三点到站的班车,现在都快六点了,还没一点儿影子。前门外东火车站里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亲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认了。
  • 我的养生,没什么特别,更谈不上有什么养生之道和保健的理论,只不过是东鳞西爪从报上,电视上,亲友们的经验介绍中,吸取适合自己的一条养生之路跟 著这条路不断走下去,有时不通,及时换另一条路,有时感到这条路难走,也会放弃而舍难求易,一切听其自然。我愿介绍我的养生之路与同学们探讨。
  • 八岁的萨米亚喜欢跑步,她和邻居阿里在沙滩练习、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当她的“专业教练”,为她计时,鞭策她达到目标。对他们来说,在多灾多难的索马利亚,萨米亚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决心要参加奥运,就像她的英雄——伟大的索马利亚跑步选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时三步并作两步往舱里去。一盏昏暗的灯左摇右晃,微光中看得出里头约有十几个孩子因为害怕而紧缩在沙发或小床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