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小说:七夕——前世今生(下)

谨以此文送给我深爱的女孩

七夕:牛郎织女的鹊桥故事邮票。(钟元/大纪元)

轮回

我绝对不喝!对着面目狰狞的孟婆,我坚决地说道。

牛头和马面把我按倒在地上,撬开我的嘴巴,把孟婆汤灌进我的胃里。我拚命地扭动着身体,一次又一次把孟婆汤从胃里吐出来。

牛头和马面没有办法,看着孟婆。

“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你不肯割舍前生的记忆,不喝我这碗汤呢?”孟婆盯着我的脸。然而我也不示弱,紧闭双唇,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一个仆役打扮的人走到孟婆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孟婆点了点头,又盛满了一碗汤,拿着送到我的嘴边,目光也仿佛变得柔和起来。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因此,人总会不断忘却。然而,假若你带着前生的记忆投胎,带着这些比你的生命更沉重的记忆开始你的新生,你的人生还会快乐吗?”

“可是,他对我的温柔,还有我对他的爱恋,就算再过一千年,一万年,我都不愿忘记,也不会忘记!”

“傻瓜,那个男子已经喝下孟婆汤,投胎去了,他早已把你忘记,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啊,婆婆,那你行行好,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他记不记得我没有关系,下辈子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要好好对他。因为,这辈子我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

“你的这份悔恨,只能让你置身地狱”,孟婆抬起头,眼睛似乎凝望着远方:“所以,如果不能将这份悔恨抛却,你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他啊,下辈子变了个女孩,轮回在五十多年后……”

“好,那我就要变成男孩,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疼他爱他。下辈子,他的一切伤心,一切苦痛,我都愿意为他承受……婆婆,你能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出生吗?”

“你们能否相遇,但凭缘分。”

“那么,我要在广州出生,五十年后。”

牛头马面把我押了下去。身后的孟婆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耳边隐隐传来她的声音:为情所困,却不知情为何物,唉……

 

今生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觉得我认识你,你我是截然不同的人,可是,我们却总有说不完的话。

于是,从那一刻,我就开始关注你,悄悄地替你捡起散落在地面的资料,默默地替你收起忘记在课桌上的手饰。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早已忘记了:你忘记了七十年前的那个雨夜,你忘记了我脖子上的银链,你也忘记了我对你的种种冷漠和无情。你灿烂地笑着,在每一个人面前。

我默默地付出著,也默默地承受着一切。我藏起了自己的光彩,也隐没了自己的思念,甚至不敢正视你的双目。你对我很好,一如你对其他人那般。大家都喜欢你,都愿意和你做朋友。心里间或闪过一丝惆怅,但又觉得,其实这样真的很好,因为,我欠你的实在太多太多,我真的无法再承受你对我的情意了。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笑着问道。

因为上辈子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是呢,真是奇怪,我觉得我们真的好像曾经相识啊。

可不是吗?

对于曾经深爱的人,我无法自拔,对于深爱着的人,我更难以自已。我渐渐发觉,我们之间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壕堑,就像天上的牛郎织女,永远隔着一道银河。我愈是不顾一切地付出,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愈是遥远。

也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其实我并不想你每天晚上都陪我回去的”,你淡淡地对我说。

“为什么呢?”

“你送我回去,我很感激,可是,也就仅此而已了。我觉得,你所存在的世界,好像很遥远,我甚至无法接近半步。然而,我害怕,这样走下去,我会依赖你,接受你,然后,因为我们之间的无法逾越的距离,我就会伤害你。所以,我们还是远离一点吧,我需要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我想,你也是一样的。”

心中酸苦,我的脚步有些踉跄。遥不可及的距离,可不是吗?因为那从前的一切,那些你已经彻底抛却的记忆,依然深深印在我的脑海。可是,也正是从前的一切,一直支撑着我的灵魂,让我走到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意,或许你永远不会明白,可是,我不需要你的温柔,我只要看到你幸福。

文哥,当初我拒绝你的时候,你的心,是不是和我现在一样的疼痛?

于是,我的声音更温柔了:“可是,小晴,其实你真的不需要想那么多。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但从来没有想过需要你的回报。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介意的,所以,你永远也不会伤害我,真的。”

“你只需要好好做好你自己,在我需要的时候,如果你会帮助我,那我就很高兴也很感激了。你很好很好,只是,我喜欢的,不能有一点瑕疵,可是,你做不到。”

我呆呆地看着你,仿佛看到当年的我。文哥,告诉我,你恨我吗?如果没有我,你的一生,会是多么的幸福。

也许,牵牛和织女是永远不会相逢的,那么,我就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你。用这辈子的付出,偿还前生欠你的一切。无论有多苦,有多痛,我都愿意。这样,我所种下的恶业,就能净除了吧?

又到了七夕,泼瓢的大雨不停地下,直如七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情人的眼泪,我只知道,晚上的冷风,吹得我一阵阵的颤抖。今夜七夕,小晴,此时此刻,身在远方的你,还好吗?

梦醒了,雨也停了,一弯弦月挂在天边。月是一张弓,那弦却是梦。我悄悄地把梦告诉了微风,让它把祝福带到你的窗前,撩动你的鬓发。希望此刻的你,幸福,安宁。(全文完)@

责任编辑:林芳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