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贸易战是机会 不是中共拖延改革借口

人气: 93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知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周四(8月9日)在《南华早报》发文说,贸易战是解决中国结构性问题的机会,但不应成为当局扩大流动性泡沫的借口。

他认为,减税以及还富于民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再次释放流动性只能止短痛,非长远之计。

谢国忠曾是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研究部董事总经理。根据维基百科的记录,自1997年以来,谢国忠成功预测亚洲金融危机、香港楼市下跌50%、石油跌破30美元以及中国A股跌破2500点等经济大事件。

他在8月9日的文章中说,人民币贬值意味着中国将重新回到流动性泡沫,可能再次推动房地产市场繁荣、让经济增长持续,但最终结果是“使现有问题更加恶化”。

他表示,从2002年以来,只要中国经济一遇到挑战,当局就采取流动性政策(大举撒钱),靠着吹起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带动经济复苏,但是这种做法是“在不断积累经济扭曲的恶果”。

流动性政策催生资产泡沫 挤占百姓消费空间

谢国忠指出,中共当局的流动性政策对国内而言,会激化贫富不平等以及买不起房产的人士的不满,同时也让家庭收入和消费在经济中的比重日益萎缩。

他表示,中国的住房存量价值可能超过GDP的六倍,就像25年前的日本一样;而家庭债务已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15%,按照这种速度,七年内将达到200%。

另据官方公布的2016年人均GDP数据,中国的个人可支配收入仅占GDP总值的42.5%,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逊于印度。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介于55%-70%,印度的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也有59%。

此外,流动性也造成企业产能过剩,导致企业对补贴和贷款的依赖,并让金融体系中不良资产激增。这些问题又反过来迫使中国(中共)政府不断提高流动性以防止“大厦”坍塌。

“(中共)政府一直骑着这只老虎十多年,”他说。

谢国忠认为,长远看,中国经济改革已延宕许久,目前是落实改革的机会。

他表示,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和员工的社会福利缴款应砍掉三分之一。其次,要让老百姓的个人可支配收入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最后,将国有部门的经济份额缩减一半,这是中国与世界和睦相处的必要条件。

贬值人民币打贸易战 成本将转嫁给老百姓

人民币汇率自6月中旬以来已累计下跌6.3%,更是从4月以来下跌幅度约10%。谢国忠表示,有充分理由认为,中国为应对与美国的贸易战而选择让人民币贬值

他表示,近期人民币大跌和中国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同时骤降,显示人民币贬值是货币宽松政策的结果,而非外在因素引致。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8月6日发布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否认干预人民币走软。但大多数业内人士对央行的“撇清”说法表示质疑。

国内投资公司中金旗下的固定资产投资分析部的一份报告指,央行说退出“常态干预”不代表没有干预。从央行官员口头讲话稳定市场信心,到近期重新收紧调控政策,如上调外汇远期准备金率以及人民币远期掉期点由正转负,都属于央行“逆周期调节”的内容。

谢国忠表示,很多争论集中在中国(中共)为何应当这样做,但没意识到,中共央行让人民币贬值的结果只会让中国经济变得更加不平衡。

他说,人民币贬值会进一步压低家庭的实际收入和购买力,而政府和国有企业不会受此影响、也不用做出调整。一句话,贸易战的所有成本都将转嫁给家庭。

贸易战增加投资风险 货币走软损害投资者信心

毋庸置疑,贸易战已经增加了中国未来投资的不确定性,让购买或投资中国资产的风险大幅增加。谢国忠认为, 中共当局需要一些反补贴的经济措施来稳定局势,但这些措施不该把一些更大问题往后推。

“投资者或买家并非傻子”,他说,如果投资者认为中共当局的稳定措施最终会使问题恶化,就不会在意短期稳定影响,如人民币贬值,虽可能暂时带来甜头,但以后情况会恶化。

他表示,退一步说,即使中国能够再持续一个七年期的泡沫,全球反弹也可能破坏投资者信心,目前的中国股市崩盘已是投资者信心的一个反映。

谢国忠说,在2015年股灾时,中共政府利用自有资金和强制手段维持市场,但中国股市没有从此完全彻底调整过来,眼下股市惨跌只是在延续2015年股灾未走完的历程。

他认为,信心危机或是触发中国经济危机的诱因。当信心危机蔓延到房地产市场时,情况会变得更为严重。因为中国至少一半的信贷以房产为担保,如泡沫破裂,房地产市场正常估值、房价可轻易出现对半腰斩,势必引发全面性金融危机。

贸易冲突的种子早已埋下 反弹只是时间问题

谢国忠认为,中共当局采取流动性政策(大笔撒钱)对外造成的负面效应也已经显现。作为经济大国,允许流动性泡沫来维持短期稳定的政策,势必压制全球范围的资本回报、并造成各地的资本缩减。

同时,为维持流动性,中共当局也需要用庞大的贸易盈余做支撑,而这正是中国(中共)和主要贸易伙伴的冲突来源;加上现在的人民币贬值也在为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更多的冲突埋下伏笔,一个明显影响是人民币会破坏新兴经济体的稳定性。

“世界对中国(中共)的大反弹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谢国忠写道。

他认为,目前的中美贸易战是解决中国结构性问题的机会,但不是当局扩大流动性泡沫的借口,更不该把一些大问题再往后拖延。

“任何新政策都应当用来减少内部结构的不平衡,同时加强与外界的协调一致”,他写道。“结构性改革,而不是货币贬值和泡沫膨胀,才是(中国)前进的方向。”

谢国忠说,尽管政治对经济结构有强大影响,但“无论是被选中还是被迫,(中国经济)变革都不可避免”。#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13 5: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