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农村孩子没学上只因“跑去城镇了”?

目前中国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数量已超过了2300多万。(Getty Image)
人气: 8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2日讯】近日,大陆有媒体撰文称,“从1976年到2016年的四十年间,共有91.6万所小学在中国消失”。文章认为,从1976年到2011年,中国小学数量持续递减的原因基本都与政府制定的政策有关。而谈到这些政策时,文章并没有用批判的眼光,而是以一种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的口吻,来为政策导致的农村小学锐减而开脱。

比如,“文革”结束后的小学数量首次连续减少,是因为“各类不合格的学校被撤并”。即便如此,那时也仍是“村村有小学,乡乡有初中”。甚至5年之后,还能达到“平均一所小学覆盖1.08个村庄”的水平。

接下来,“1982年被定为基本国策的‘计划生育’”分明就是中共用来残害性命、扼杀天性的利器,是中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肇始之因。然而,经陆媒一分析,就变成了农村小学数量锐减的合理原因。

包括90年代中期出现的“撤点并校”,其根本原因也是因为“孩子少了”。尽管“一种近乎疯狂的态势横扫全国小学”,仅2001年,中国就减少了6.7万所小学;但陆媒仍表示,政府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应对生源减少问题,对教育资源进行优化整合,提高规模效益”。此外,“撤点并校”虽然“问题多多”、且“事与愿违”,但政府也仍然有功劳,因为国务院最终在2012年下发了文件,对持续了十年的疯狂运动“紧急”叫停。

有意思的是,中央的文件在关键时刻总会沦为一纸空文。它说“叫停”了,“但农村小学的数量依然在下滑”。请问,“撤点并校”的时候,各地政府为何都积极响应中央号召,而到了“叫停”之时,却敢公然违抗上级命令?更重要的是,为了“撤点并校”,竟敢无视“方便学生就近入学”这个最为关键的前提。

看来各地官老爷们所盘算的,并不是孩子是否有学可上,而是被中央摊派的“义务教育经费的大头”该如何缩减。陕西某县曾通过调研发现,“通过撤销一些小规模学校,将生源聚集并减少相应教职工,每年可减少的教育财政支出就有1670万元”。

一句“生源聚集”倒是方便了官老爷们中饱私囊,但所导致的恶果,却是“77个乡镇中,58.9%的小学生从家到学校的距离更远了,平均距离增加了9.19公里”;“上学路途远已成为农村儿童辍学的第一原因”以及“被调查的74宗校车安全事故中,74%的死者是农村学生”。

显然,对于“撤点并校”之后出现的恶果与乱象,我们应追根溯源、问责政府,而不是转移视线、为政府开脱。首先,教育经费就是为了保障学生入学,哪有为了省公家的钱,让学生失学的?除非省这笔经费,是为了让政府大员挪用。

其次,没生源的地方可以“撤点并校”,那么有生源或生源过剩的地方,就应该加大投入、增设校舍才对。难道中共不知,取之于民的财政不是为了省著不用,更不是省到官员自己的口袋里,而是应该拿出来,以解民生的燃眉之急、不时之需?

最后,在“一党独裁”体制下,地方政府即便有“把经念歪了”的过错,它们的顶头上司也难辞其咎。早有调查显示,中共对教育经费的投入占比就远不如人家民主、发达国家的联邦政府。同样是“中央”,人家怎么没把大笔的教育经费转嫁到地方政府头上?此外,咱们的“扶贫”看来也没起什么作用。农村的孩子该吃不饱、还吃不饱,该没学上、也还是没学上。

即便如此明显的事实摆在面前,陆媒也依然能说出“越来越多的农村父母主动将孩子送进城读书”的话来。其文章显示,“由于农村小学难以满足学生父母对优质教育的诉求,不少有条件的农村家庭将孩子送到乡镇或县城读书,还为此买房或租房陪读”,这就促成了“教育城镇化”。

请问,连饭都吃不饱、学都上不起的农村孩子还有可选择“优质教育”的余地?如今中国的农村又有多少家庭能在城里买房?要知道,在城里买房不只是为了陪读,可买、可不买的;而是孩子能进入公办学校就读的必要条件之一。在农村孩子进城读书这件事上,“农转非”不是问题,拥有学区的户口,即买到学区房才是关键所在。

假如农村家庭都有这样的实力,从2008年到2011年,中国小学的辍学率就不会“从5.99%上升到8.8%”、且“退回到1997年的水平”;“辍学的主体”也不会越来越低龄化,“从小学五、六年级变成了一、二年级”。但凡父母有办法,又怎会让孩子失学?更何况“寒门出贵子”从来都是中国农村家庭的惟一希望。

为了替政府掩盖只为“省钱”的“撤点并校”所导致的恶果,陆媒不仅撒谎说,农村家庭已富裕到能在城里买学区房的地步,甚至还宣称,“教育城镇化的速度已远超户籍城镇化”。也就是说,如今比“农转非”更容易的,是农村的孩子进城上学。这样一来,“撤点并校”就成了无须再提的老黄历,农村被“城镇化”的速度也将持续加快。

可怜的是,那些无学可上、往返于漫长的山路之间求学以及带干粮寄宿在四面漏风的校舍的孩子,将被这个依附权力而活的畸形社会彻底遗忘。在官方统计的数据中,也只会呈现亿万农民及子女为“城镇化”普大喜奔的“繁荣”景象。

自认为“伟、光、正”的中共,是决不会让自己折在类似“教育投入”这种涉及体制腐败的问题上的。因为一旦被人发现“体制腐败”,中共就只剩下“墙倒众人推”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8-12 5: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