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谁在澳洲校园里监控和胁迫中国留学生?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8月7日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演讲。(UNSW)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综合报导)当讲师卡瑞克(Kevin Carrico)班里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找到他,满脸焦虑和恐惧地诉说她在中国的父母被当局有关人员警告的时候,卡瑞克感到震惊。

大学课堂里的“眼线”

卡瑞克是澳洲麦考瑞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讲师,之前在卡瑞克的课上,这位中国留学生做了一次课堂演讲,内容以藏民自焚为主题。卡瑞克认为,很显然,是某位课堂上的参与者将此事报告给了北京当局。然后这位学生在中国的父母就被警告要“看好”女儿,因为女儿在学校的演讲“很反动”。

卡瑞克说他得知这个消息时其实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中共将严密的监控体系安插进澳洲教室里的典型案例。

此事折射出中国留学生的两种角色:替中共当局监视他人的学生以及被监视的中国留学生。事实上,即使中国人身在自由国度澳洲,也未能摆脱中共的言论遏制和压迫。

前中共外交官揭中共如何监控留学生

前中共驻悉尼领馆外交官陈用林曾撰文揭示中共驻澳使馆与当地学术界学联的关系,他写道,“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联)是直接由中共驻澳使领馆控制的团体。为了方便操控(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中共不仅在各大学设立学联,而且还设立了‘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陈用林作为曾经的中领馆外交官,非常熟悉其内部运作。他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当地华人组织的学生会,每个都是领事馆设立的,开会都在领事馆进行。”具体说,是由中共驻澳洲大使馆教育处和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教育组指挥运作。

据陈用林揭露,中共领事馆在学联的人选上,首先挑选公派的学生,特别是访问学者;不是公派的学生则先考查他是不是“热爱中国共产党”,这一点最主要。同时还用其它方式控制学生。

陈用林说,领馆控制学生方法很简单。中国留学生首先是在中国长大、被洗脑的,所以他们以为爱中共就是爱中国;另外,每个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毕业后,毕业证书必需得到领事馆认证盖章,回国后才能作为文凭使用;再有,十几年前领馆就开始对学生进行领事登记制度,把所有学生的联系方式都登记在案。

中共当局就是通过操控中国学生会,让留学生互相监视和举报留学生在课堂上及其它场合的言行。

中共利用“敌对言论”扭曲真相

卡瑞克讲师后来在接受Inside Higher Ed采访时,透露了自己的学生因为言论而使中国境内亲人被警告的事,他虽然仅仅是强调了需要保护在澳洲的国际学生的言论自由和质询权利,但旋即受到中共党媒的攻击。

中共党媒《中国日报》的英文版刊文,将“所有中国学生都是间谍”的话扣在了他的头上。卡瑞克说:“我从没说过这句话。”

卡瑞克说,这实际上是无端捏造的说法,从根本上扭曲了真相。

他认为,不论是“所有中国学生都是间谍”,还是对所有澳洲华人移民的怀疑,或是认为反外国干涉法将会禁锢学者的担忧,其实“没有任何有理智的人会认同这些想法。事实上,这些言论和事情都从未发生过”。

但他表示这件事让他看明白了“中共是怎样利用‘敌对言论’来操纵信息,将中国留学生和反对中共渗透的人对立起来,从而轻而易举地扼杀关于中共渗透的话题讨论”,并且“用编出来的迫害来掩盖真正发生的压迫”。

而真正的压迫,正是中共利用的一部分留学生,延伸到自由社会的校园里的渗透,即对海外的中国学生、学者群体继续进行监控和打压。

澳洲总理演讲表明澳洲政府态度

中共媒体和一些学者们一直发出澳洲“反华”的谴责声,试图将澳洲政府置于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华人社区的对立面上。

上周,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于新南威尔士大学进行有关国际教育的演讲时表示,高等教育在中澳两国关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总理将演讲地点选在有着较高比例中国留学生的学府,被认为是希望增进中澳两国的相互理解。

特恩布尔在演讲中谈及中国学生对澳洲的重要性,介绍了几位在澳洲高校就读并取得成功的中国学生。他并赞扬“有中国血统的澳洲人为澳洲做出了杰出和推动性的贡献”,并说华裔澳洲人是澳洲多元文化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他也提醒,澳洲支持的是尊重每个国家主权的国际秩序,“就我们而言,我们采取行动以促进澳洲的繁荣,确保决策独立性,以保护我们国民的安全和自由。”

总理的演讲表明,澳洲政府从来都是欢迎中国留学生的。那么,总理说的澳洲采取的行动(反外国干预立法)对中国学生是好事还是坏事?

“真正保护中国留学生言论自由权利”

事实上,受到中共监控的留学生们是需要保护的,而澳洲政府反外国干预的行动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这种保护,让中国留学生们能够像其他学生一样享有言论自由,同时维护高校的学术独立。而对于替中领馆监视留学生的间谍,则提供惩罚的法律依据。

卡瑞克认为,“我们关于中共势力渗透的辩论,绝对不是针对从中国来到澳洲大学的留学生们,也不是为了调查和起诉中国背景的澳洲移民们。实际上,这场辩论正是为了确保留学生们享有自由发言的权利,而不用担心某位同学会把自己的言行举报给中共大使馆,让自己在国内的家人受到牵连。”

他进一步点明,“某些人企图挑起更大的事端”,“使我们偏离这场辩论的核心”。然而却“没有人真正去关心那位中国学生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他呼吁公众将注意力集中于实际发生的威胁事件上,而不是那些从来没有人说过的狂言上。#

责任编辑:宗敏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