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辽宁本溪监狱“专项行动”的背后

辽宁省“610”、政法委等机构向全省各监狱下令进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专项行动”,本溪监狱是执行这一指令的急先锋。(明慧网)

人气: 208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8月15日讯】本溪监狱是辽宁省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魔窟之一。多年来,监狱根据“上级”的指示,为实现百分之百“转化率”,采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其放弃信仰;在持续强化的迫害中,积累了邪恶的“经验”。

2007年1月5日,本溪监狱被评为所谓的“省级文明监狱”,并被中共树为“典型”。2010年9月,中共“610”(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丹东开会提出:“全国看辽宁,辽宁看本溪。”

明慧网报导,辽宁省“610”、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和省监管局,利用各市的维稳办、司法局向全省的各监狱下令,搞一个所谓的“专项行动”,即针对那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他们“转化”(放弃修炼)。本溪监狱是执行这一“专项行动”指令的急先锋。

2014年10月末,本溪监狱监狱长参加全国监狱长会议回来后,就对所有非法关押在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叫嚣着要有百分之百的转化率。

下面列举案例,揭露本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

两个月“抻床”折磨

2011年8月,监狱以梁运成不穿囚服、炼功等为借口将他关进“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屋)。七八个警察及三四个犯人强行给他剃光头,套上囚服,把他仰面钉在铺板上,两臂抻直;两只手分别被两个固定的手铐铐住;两只脚的脚腕被一条铁链钉上,铁链的中间锁在一固定的铁环上。

天花板上安有一盏不灭的强光灯和全省联网的监视摄像头。白天高音喇叭连续几个小时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

中共酷刑示意图:“抻床”──铐在床上并被强光照射。(明慧网)

梁运成曾是丹东凤城市法院法官,2010年9月5日,被凤城市白旗派出所多名持枪警察绑架,后被凤城法院枉判3年;2011年4月下旬,被劫到本溪监狱迫害。

“他们想利用这种酷刑(“抻床”)逼我‘转化’。于是我就绝食绝水反迫害。狱医就指使犯人从鼻子里插管给我灌玉米面粥。30天后,他们怕我死了,只扣一只手,脚不变(戴脚镣)。两个月后,我生命垂危,他们把我关进监狱医院。”

“由于他们不给我交申诉状(注:梁运成到本溪监狱后向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状交给了监狱,请监狱邮寄给省高检),所以我还一直绝食。绝食绝水63天后,他们把我转到大连市监狱。”

2015年7月10日,在中共最高法院于同年5月1日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梁运成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上面是他在诉状中陈述的一段遭抻床迫害的经历。

在“死人床”上几近憋死

本溪监狱为逼迫刘德服放弃信仰,采用不让他睡觉、罚坐水泥地、群殴、用点燃的烟头烤鼻子等酷刑折磨他。

一天晚上8、9点钟,在狱警队长宋群安的指使下,几个犯人将床单撕成条状,用布条绕着刘德服的胸部一圈一圈地勒紧后,把他的手脚绑在“死人床”上,开始抻他(把四肢拉到极点)。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图:抻床。(明慧网)

刘德服被抻得浑身剧烈疼痛,胸部被勒得喘不上来气,就在他快被憋死的时刻,喊了一声:“放我下来。”

犯人们以为刘德服“转化”了,把他从“死人床”上放下来,带他到狱警宋群安那里,让他写“转化”书。走路时,刘德服的头磕到暖气片上,鲜血从头上往下淌;40分钟以后,他才被拉到监狱外医院,缝了21针。

从医院回来后,刘德服被直接关入“小号”、锁地环连续20来天;从“小号”出来后,被直接转到七监区。

刘德服是沈阳市沈河区的法轮功学员,2012年12月9日下午,被大东区公安分局大北派出所警察绑架,枉判3年,于2013年6月7日,61岁的刘德服被劫到本溪监狱老残队迫害。

刘德服(明慧网)

脖子被电出水泡

2011年11月20日,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周波被绑架,当晚被劫到抚顺市看守所迫害;37天后,被枉判4年;2012年3月18日,被劫到沈阳监狱;同年4月18日,又被劫到本溪监狱。

5月10日开始,周波被24小时罚站,不允许睡觉。他被绑到暖气上,稍有反抗,就被拳打脚踢,吃饭时只给他一点。犯人受指使“转化”他,他不听,犯人就用字典打他脑袋,迫害持续了四天。

“2014年8月,在家人看望我时,我将遭受的迫害对家人说时,被监狱听到。狱警冯志友请示监狱长潘东泽停止接见,潘东泽批准后,以我泄漏监狱秘密为由,三个月内禁止家人接见。

“我双手被铐住,被吴党和几个警察带到办公室,进到办公室后,吴党带头对我拳打脚踢。吕轩、李福田、冯志友、郭涛一起拿电棍电我,共两次,之后冯志友又扒光我的上衣,又电了两次。吕轩还用长胶皮棒抽我的后背,我的脖子肿起,后背被电出很多水泡。”周波写道。

中指皮肤被烟头烤焦

2013年1月,47岁的丹东五龙背毛绢社区的周琳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枉判4年,后被劫到本溪监狱迫害。

2014年11月12日,周琳被二监区狱警大队长高云祥关“小号”整整10天。从11月24日开始,一直到26日,高云祥指使犯人把周琳绑在老虎凳上,用胶带把他的双臂和双腿缠在凳子上,周琳完全不能动,吃饭喝水让人喂,大小便让人接。

其中犯人石健在折磨周琳的过程中,用腿把他的小腿迎面骨磕破,还用燃烧的烟头烤周琳的手指头,周琳中指的皮肤被烤破、烤焦,很长时间才好,一直留有疤痕。

整整三天三夜,吃饭时只给周琳一丁点发糕,渴了用水给他沾沾嘴唇。他一动不动地被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洗脑,稍一打盹就被捅。

高云祥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说:“我要是说了算,我就用枪都把你们‘突突’了。”

酷刑图:老虎凳。(明慧网)

前胸、两肋的皮肤被一起撕掉

2015年2月,53岁的原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科技处工程师陈秀被劫到本溪监狱。

2015年11月,本溪监狱开始所谓的“年终转化”。11月23日早上,在出工路上,六监区狱警队长陈耿指使几个犯人把陈秀弄回狱警办公室。办公桌和墙壁都已蒙上了棉被,狱警将陈秀绑在椅子上,再用透明胶带把其手脚都缠在椅子上。陈耿用电棍对陈秀全身电击,从脖子到前胸、两臂到双腿,直到电棍没电了才住手。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第二天,犯人用毛巾把陈秀嘴堵上、套上头套,接着用电棍电他。下午,两犯人打陈秀的前胸,用鞋跟用力轮番搓他的前胸、两肋;搓了一段时间,犯人石健对另一犯人说:“现在皮肤已经搓冒油了,继续把皮肤搓烂。”

两人又轮番搓了有两个多小时,直到陈秀的前胸、两肋部位皮肉被搓烂,血肉和背心粘在一起。

陈秀被折磨得喘不过气来,这时陈耿进屋又拿着电棍开始电,直到陈秀没有任何反应了才停手。

大约晚上8点多,一犯人用剪子把粘在他身上的背心剪开、用力一揭,前胸、两肋的皮肤也被一起撕掉了。

电线头触到身上 浑身剧烈抽搐

2014年3月26日,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宪光被绑架;后被和平区法院诬判3年半。2015年2月15日,孟宪光被劫到本溪监狱迫害。

2015年4月,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搞所谓“认罪伏法”行动(辽宁省政法委统一部署),要求所有在押人员,不管是有罪的还是被冤判的,不管是上诉的申诉的,一律被强制要求写认罪伏法书。孟宪光认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罪,坚决不写。

孟宪光(明慧网)

在狱警指使下,孟宪光被犯人杨忠华叫到一个没人住的监舍里(里面没有监控)。他们把他踹倒后,又用拳击打他的头部和胸部,把他一直打到墙角。

杨忠华持续打了他20多分钟,直到打累了才停手让孟宪光走。孟宪光被打得一瘸一拐、很吃力地扶著墙走回监舍。

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2015年10月18日,本溪监狱为“转化”孟宪光,把他从八监区转到六监区。当天下午,陈耿指使犯人把他弄到一间屋里,用塑料袋套头,用袜子堵住嘴,把他的胳膊、腿都用透明胶带缠在椅子上。

狱警刘明浩撕开孟宪光的衣服,往他头上浇凉水并毒打他,边打边说:“你不是炼吗,让你炼!”

第二天早8点,陈耿又指使犯人石健拿着电线的一端,把电线头触到孟宪光的身上,把电棍触到电线另一端的电线头上,通过电线传导电击孟宪光。石健还把电线头触到孟宪光的阴部,边电边说:“让你断子绝孙。”

孟宪光被电得浑身剧烈抽搐,而石健等却在孟宪光痛苦的抽搐中哈哈大笑,以此取乐。

被迫害得严重脱肛

2015年11月4日上午,61岁的原空军训练部教官刘家泽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沈阳市沈河区望远小区的家中被骗到派出所,当晚被劫到沈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刘家泽(明慧网)

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家泽大量便血,被看守所拉到沈阳市肛肠医院做手术;手术做完后,就被拉到沈阳242医院非法关押,四肢被绑在病床上。这次手术造成刘家泽直肠粘膜脱垂(俗称脱肛)。

2016年12月27日,刘家泽被沈河区法院枉判3年;2017年4月25日,被劫到本溪监狱二监区迫害。刘家泽身体状况很差,经常脱肛;排便时,直肠粘膜脱出到肛门外,便后得自己用手把脱出的肿物托回肛门内。即便这样,他还被电棍电击,被强迫干活。

被折磨致瘫痪 回家21天离世

2014年11月1日,沈阳市于洪区大兴朝鲜族乡大兴村法轮功学员路远峰被大东分局东山派出所警察绑架;2015年6月6日,被大东区法院枉判3年,后被劫到本溪监狱迫害。

路远峰生前照片。(明慧网)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点,二监区狱警大队长贾长海指使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车间做奴工的路远峰叫到二监区车间管教办公室(没有监控)。进屋后,贾长海问路远峰:“还信仰法轮功吗?”路远峰说:“信!”

贾长海随后就伙同狱警牛岱用手铐把路远峰背铐起来,将他按倒在地;然后又指使犯人把路远峰摁住。一人踩着路远峰的头,另两人对路远峰边踹边骂。

贾长海拿起高压电棍在路远峰前胸、后背、头、手等处电击,十多分钟后,电棍没电了,贾长海又换了一根电棍继续电击;共用了三根电棍,持续电击了40多分钟。

路远峰被电得浑身抽搐、在地上翻滚,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在二、三监区车间都能听到。犯人牛岱在整个过程中一直踩着路远峰的头;路远峰的前胸、后背、头、手等处被电的部位皮肤烧焦。

由于残酷的摧残,路远峰的身体每况愈下;2017年11月1日,冤狱期满,他已被摧残得身体消瘦、目光呆滞、口齿不清、股骨头断裂、错位、身体瘫痪。2017年12月9日,他回家后仅21天就含冤离世,时年63岁。

被迫害致脑出血 成植物人离世

2000年12月16日,家住抚顺市顺城区辉南路40-1号楼的法轮功学员胡国舰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绑架,次日被劫到抚顺市看守所迫害;2001年11月,被顺城区法院枉判10年;后被劫到沈阳大北监狱继续迫害。

2010年12月16日,胡国舰出狱时,已被迫害得说话吐字不清、记忆减退、多次晕倒;后经抚顺市中心医院诊断为“多发性脑梗和脑萎缩”。

胡国舰生前照片。(明慧网)

2015年7月7日,胡国舰在抚顺市东洲区好运角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东洲区公安分局东洲派出所绑架;2015年11月12日,被东洲区法院枉判4年;2016年5月4日,被劫到本溪监狱。

当时胡国舰身体状况很差,右侧半边身子不好使、走路困难、言语含糊不清,身上带有一份“脑血栓后遗症”的书面证明。本溪监狱强迫他到工作强度极大的八监区。

2016年5月26日晚上,管事犯人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拽头往墙上撞。当晚8点多钟,胡国舰跌倒在地;犯人见状,用脚踢他的头,边踢边说:“你别装了。”见他不省人事,就报告给值班狱警。

120救护车把胡国舰拉到本溪中心医院抢救,经头部CT检查提示:大面积脑出血,脑室积血,中线结构移位。手术之后,胡国舰再也没有醒过来,成了植物人。

胡国舰在本溪市中心医院。(明慧网)
病床上的胡国舰还戴着脚铐。(明慧网)

2018年5月14日早7点30分左右,胡国舰的妻子接到本溪监狱的电话,说胡国舰病危,让她速来本溪市中心医院。当她赶到医院时,胡国舰已经在监护室中。15日零点刚过,胡国舰含冤离世,年仅48岁。#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27 7: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