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东京“印刷博物馆” 经历“历史穿越”的感动

文/刘如

东京印刷博物馆。(清云/大纪元)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都说印刷术,是中国伟大的四大发明之一,但对我们这些现代华人来说,这个伟大彷佛是古老的一个历史概念,像日本人身上那种对祖先发自内心的敬仰、感恩与自豪,恐怕从未有过,直到有一天,我亲自踏入东京的“印刷博物馆”,内心的历史才真正的活了起来,我彷佛经历了一次历史时空的穿越。

印刷博物馆,顾名思义,这里汇聚了从古到今的东西方印刷文物,包括历代中国、日本以及西洋的木板,铜板以及活板等印刷道具、书籍和绘画,甚至世界上最古老的印刷工房,都被完好地保存在这里。

而这些,我并不感到有多么惊讶,彷佛凭著对日本民族“虔诚”对待古文物的“了解”,觉得这一切都很“自然”,他们从政府到民众,大都发自内心地愿意倾尽所有,保存古老的东西,比如名古屋城,被烧毁,他们还是要按照原图,用同样的材质和技法,一模一样地耗费时间和钜资,给予重建。

但我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因此我刚进入印刷文物的展区时,看到那些中国篆体的文物,还非常可笑地表示不解,为何日本要如此珍惜地保存这些古老的东西,古老的印刷术已经不再有用了,不过是个想念而已,到底有何意义呢?这个问题,本是日本人看来无需提问的常识,而我,却浑然不知。在参观的过程中,我如同渐渐苏醒过来,历史原来是活着的,完全可以和祖先沟通对话的,古人的音容姿态,彷佛就在眼前,身为华人,我才知道何为伟大、自豪和感恩的心情。

百万塔陀罗尼

最开始打动我的,是公元764-770年,日本奈良时代后期,当时的孝谦天皇为保国家的安泰,下令印制而成的佛经和存放佛经的小佛塔,该文物合称“百万塔陀罗尼”。我一开始感到震惊,不是佛经佛塔本身,而是其数量。当年的日本天皇,为了给国家祈福,居然印制了一百万分佛经,同时让大量的工匠费时五年的时间,雕刻制造出100万个非常精致的木质小塔,将这些经文装入小塔,放置在全国的东大寺等十座名寺里。成为日本现存,世界上有明确历史年代的最古老的印刷品。

一个小小的日本,当时中国正值唐朝,他们的国力民力,想见十分有限,却能耗费如此大的精力财力和时间,来完成这项工程,如果没有对中国文化的敬仰,没有对神佛的敬畏和感恩,是绝对不会动用国家珍贵的技工,并愿意耗费国家钜资的。我感动于当时的天皇护国敬天的诚心,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唐朝的画面,看到了唐朝因佛法处于鼎盛时期的威名远播有多么惊天动地,也看到了鉴真和尚历尽艰辛,东渡日本的伟大。

是啊,文化文化,就是文明教化,随着佛法东传,建筑、印刷、绘画、服饰、医药、儒释道等各家学问和技术被陆续传入日本。我突然明白中国为何叫做神州,什么叫神传文明。日本人为了印制佛经,为了雕刻佛塔佛像,为了建成寺院,见证神传的文化与高超的技能,从修行者到技术工匠,都如此虔诚,不惜付出性命,穷尽一生,让佛法东传,留在日本。所有的历史,突然间在脑海里变成了画面,栩栩如生,彷佛当年我自己就曾置身修行佛法的行列,见证过唐朝的辉煌,感受过那场伟大而惊心动魄的历史过程。时光飞逝,我如同经历了万千轮回,终于在这里与他们重逢,怎不叫人感慨万分,心潮澎湃。祖先传承与弘扬文化的恩德与情义,如何能够忘记。

印刷的艰辛

博物馆的管理人员还告诉我们,汉字跟英文等其它字体不同,每个字都是固定的,因此,一本书要印制出来,需要铸造字模几千或者上万个才行,大量的书籍要印制,就是几万甚至十几万个字的数量,因此,当年的活板印刷工匠,需要站在放置字模的架子前,面对数不清的字模,按照书页字体顺序,将需要的汉字不停地,快速准确地从布满字模的合掌形架子上,挑选出来,放入固定的框里,印制完毕一页,重新挑选字模,从新排列,不停地重复作业。每天的工作量与艰辛度,难以想像。

我这才知道,因印刷术保存下来的书籍和绘画,到底付出了多少人的心血。将这些古代书籍和文物,一把火烧尽和摧毁的中国文革,其罪恶到底有多大。原来这就是追忆先祖恩德的最好的场所,没有了这些文物,就会忘记祖先,忘记做人的本分。孔子《论语》里的那句“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的含义,我今天才真正的深刻体悟;日本人对文物的珍爱,原来就是出自这份敬仰与感恩的情义。

亲见武士的儒学教材

当然,我还看到了江户时代前后,德川家康下令印制的儒学典籍,看到《孔子家语》、《史记》、《贞观政要》、《文选》等经典著作在日本被日本的工匠亲自印刷出来,保存至今,我内心知道的江户历史和德才兼备的幕府将军这才变得真实起来。都说将军德川家康酷爱汉学,四书五经、佛经与中国历史一生研读,并让四书五经的儒学成为全国武士的正统教育,但是如果不是亲自看到这些印制出来的儒学典籍的教科书,而且都是汉文原版的字体,我简直难以置信,他们真的就像古代中国的读书人一样,满腹经纶,懂得忠孝仁义,原来德川家康真的酷爱汉学,原来武士学习儒学,读写汉字,都是真的。

管理员指著平假名的印刷品告诉我们,庶民读不懂汉字,所以从印制的字体,就可以知道,哪些是庶民读的,哪些是武士或者贵族读的书,那时以能看懂和书写汉字为荣,意味着那才是有学问的人,所以读写汉文,意味着身份的不同和莫大的荣耀。

此行对我来说,不仅在最后的体验工房,亲自体验了一把古人活板印刷的过程,更是一份奇妙的历史穿越的旅行和宝贵的受教经历。改变了我对历史的麻木与无知,认识到了自己祖先和文化的伟大。

印刷博物馆网址:https://www.printing-museum.org/

责任编辑:卢勇

评论
2018-08-13 3: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