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3)

被迫害前后的王红。(明慧网)

人气: 23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3日讯】接上文: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2)

2017年11月1日,冤狱期满,路远峰已被摧残得目光呆滞、口齿不清、股骨头断裂、错位、身体瘫痪。2017年12月9日,他回家后仅21天就含冤离世,时年63岁。

2017年6月30日,朱维英八年冤狱期满时,身体极差,神情时而恍惚,经常哭喊,出狱后才半个月就含冤去世,终年65岁。

2001年8月22日,王红被家属从龙山教养院接回时,已奄奄一息;只一周多,于8月31日含冤离世,年仅39岁。

为何回家后他们很快离世?中共监狱、教养院对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被电得惨叫声不绝于耳

路远峰是沈阳市于洪区朝鲜族乡朝鲜族村的普通农民,从前脾气不好,爱打架,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人变得温和,坏脾气也改了。谁家的事儿他都帮忙,从不计较得失回报。乡亲们都说:“法轮功可真神啦,把他变得这么好。”

2014年11月1日,路远峰在给人们分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大东分局东山派出所警察绑架;2015年6月6日,被大东区法院枉判3年,后被劫到本溪监狱迫害。

路远峰生前照片。(明慧网)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点,二监区狱警大队长贾长海指使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车间做奴工的路远峰叫到二监区车间管教办公室(没有监控)。进屋后,贾长海问路远峰:“还信仰法轮功吗?”路远峰说:“信!”

贾长海随后就伙同狱警牛岱用手铐把路远峰背铐起来,将他按倒在地;然后又指使犯人把他摁住,一人踩着他的头,另两人对他边踹边骂。

贾长海拿起高压电棍在路远峰前胸、后背、头、手等处电击,十多分钟后,电棍没电了,贾长海又换了一根电棍继续电击;共用了三根电棍,持续电击了40多分钟。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路远峰被电得浑身抽搐,在地上翻滚,发出的痛苦的惨叫声在二、三监区车间都能听到。

犯人牛岱在整个过程中一直踩着路远峰的头。路远峰的前胸、后背、头、手等处被电得皮肤烧焦。

第二天,在车间里路远峰又被用胶带捆绑在椅子上,持续面壁三天,后被送到集训室“小号”(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阴暗的小屋)。

当时路远峰的血压(收缩压)高达240毫米汞柱(正常收缩压应低于140毫米汞柱),集训室的“小号”拒绝接受他。他被送到监狱内医院,医院建议让他住院治疗,贾长海坚决反对。

由于残酷的摧残,路远峰身体每况愈下,回家后,不久就离世。

惨遭十七年迫害

朱维英曾是安徽合肥市梅山饭店副总经理,工作期间多次被评为安徽省先进劳动模范。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是合肥市被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十七年来,朱维英被非法关押过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遭受过强行“转化”迫害、野蛮灌食、大剂量药物迫害、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等酷刑折磨。

1999年底至2000年,她曾被绑架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遭受迫害。医生把大钢针穿入她的双侧太阳穴,并多次电击她;还让精神病人排著队轮流用鞋底打她的头,往她脸上吐痰。

她还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脑失去记忆、目光呆滞⋯⋯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打毒针(绘画)(明慧网)

2008年6月21日深夜3点半钟,北京奥运会举行前,合肥国保大队、国安,抓捕了流离失所的朱维英。

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审问说:“我再叫你跑,”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致使她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下老虎凳时,她的双腿已无法动弹。

中共酷刑演示图:坐老虎凳。(明慧网)

2011年6月,朱维英再一次被警察绑架,被秘密非法判刑8年,并被关押在安徽宿州女子监狱。

在那里,她被警察用电掍电击,关禁闭,致双目失明,颈椎被毒打致重伤,生活不能自理,成了重度残废人。

监狱长期把不明毒药碾成粉末拌在饭里给朱维英吃。合肥公安局、检察院不允许她接受治疗。

为了转化她,狱警强行把朱维英衣服扒光一丝不挂一个多月,污辱她、羞辱她,还给她录像,放给她家人看。

2017年6月底,朱维英刑满出狱时,已奄奄一息,半个月后就离世了。

用矿泉水瓶口多次反复插入阴道

沈阳市辽中县(现辽中区)长滩镇法轮功学员王红,于2000年12月1日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迫害。

王红生前的照片。(明慧网)

沈阳市看守所的狱警指使以牢头孟丽为首的几个刑事犯,用矿泉水瓶口多次反复插入王红的阴道内进行毫无人性的折磨;4月份时,用冰水浇其身;把开水灌入瓶中烫她的后背及小腹。

王红还被电击、被戴手铐脚镣,连日常洗漱都不能自理。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王红在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等地遭暴力毒打致使急性肾衰竭。

王红于2001年8月回家时的照片(明慧网)

惨烈的“转化”

辽宁省“610”、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和省监管局,利用各市的维稳办、司法局向全省的各监狱下令,进行所谓的“专项行动”,强制“转化”(让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要求每年转化率达到百分百。

这一行动直接跟监狱的经济利益挂钩: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监狱2万元;到年终算账时,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按每人1万元对监狱罚款。特别是年终,对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加疯狂无度的迫害。

本溪监狱是执行这一“专项行动”指令的急先锋。2007年1月5日,本溪监狱被评为所谓“省级文明监狱”,并被中共树为“典型”。2010年9月,中共“610”在丹东开会提出:“全国看辽宁,辽宁看本溪。”

然而本溪监狱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不少被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后,不久就离世。

除路远峰外,还有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的程元龙,55岁,被迫害得胸部腐烂,很长时间不能起床。眼看人就不行了,2007年8月20日监狱不通知家属,把他抬回家。回家半年,最后程元龙无法进食,于2008年3月7日含冤离世。

程元龙(明慧网)

2013年,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望母亲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坚持信仰法轮功,已被狱警迫害得惨不忍睹:“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

当时他母亲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2015年10月份,朱维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已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直到2017年6月30日,朱维英才被释放,然而很快离世。

把王红迫害死的辽宁省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是强行“转化”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然而极为讽刺的是,该看守所多年来被中共公安部、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等先后表彰为“示范单位”。

罪责难逃

古人云:“举头三尺有神明”、“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前中共辽宁省长薄熙来、前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前中共辽宁政法委头目苏宏章、前中共辽宁司法厅头目张家成等等纷纷厄运连连,被关入狱。

张晓兵,曾任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服装厂厂长,无论在哪个职位上,她都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待法轮功学员张嘴就骂,于2018年年前丧命。

⋯⋯

安徽省落马的四名副省级官员,副省长王怀忠、安徽省原副书记王昭耀、原副省长倪发科、原政协副主席韩先聪,都是追随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的人。

贾守田,安徽省淮北市“610”头目,患舌癌,于2006年年前死亡。死时脸部扭曲,人像皆无。

贾纯净,安徽省阜南县柴集镇政法委书记,主管当地“610”办公室,积极迫害法轮功;2006年3月5日,死于肝癌,约41岁。

⋯⋯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19 6: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