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梅公子:黑白颠倒 岁月静好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9日讯】笔者很喜欢的一部美剧——《Desperate Housewives》,中文译作绝望主妇。 里头讲述了一群被生活折磨得披头散发的家庭主妇们,在经历着令人伤透心的丈夫、婚姻、熊孩子的岁月里,彼此搀扶,情义在各种风雨挫折中,历久弥新。总之,这群妇女虽然也涂脂抹粉、插花带朵、出入厨房和花园、时常被生活打击得花容失色,其实,人家是一群梁山好汉。

里头有一个患完美癖的主妇Bree,以事事体面为生活第一宗旨,隔壁邻居家发生了人命案,正在举行赞礼,她烘烤了一篮饼干送上门去,以示抚慰。还友情提示,食用完毕后,记得把篮子还回来哦。

笔者的观剧记忆最深的一幕是,当生活像一艘破船哪儿哪儿都在漏水时,有一天Bree在家照例举行宴会,就是那种烛台高照、台布雪白、瓶插鲜花、冰桶浸香槟,宾朋们个个绅士淑女,女主人满面笑容地,从厨房烤炉里端出独家配方的美食,获得满场赞美的家庭小宴会。这时候,Bree的敌人之一,她的前夫,好死不死地出现了,按门铃后被驱,又在门前的绿草坪上满地打滚一哭二闹起来。宾朋们听到门铃和随后的喧嚣,在烛光之下面面相觑,不确定是不是还能继续把假装不知道给假装不知道下去,眼看着一个美好的宴会就要被搅黄了。此时,女主人Bree悄没声息地出现在二楼的阳台上,手里端了一把长柄猎枪,像一个熟练的猎人那样眯起一只眼睛,枪口对准草坪上的那个家伙。这姐们口气决绝地招呼前夫看过来,同时手法老练地拉起了枪栓,只差叩动板机,让子弹射出去这一步了——前夫闻声抬眼一看,吓得魂飞魄散,麻利地从草坪上爬起来,一溜烟消失了。Bree放下猎枪,回到厨房,戴上隔热手套从烤炉里取出美食,笑容迷人地端上桌,随即坐在主人席上,打开一个话题,开始宴会。是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止Bree开party办宴会!

像Bree这样立志要体面生活的狠角儿,在我们生活里是一个巨大的群体,有男有女,各行各业,为了得到看起来美好体面的人生,克服难题扫除不堪的劲头,虽五湖四海却万众一心。他们对待可能让自己生活美好程度受损的事务,就像Bree会端起猎枪捍卫宴会一样决然。

笔者自信,正在看文章的你,身边一定也有这样的人。譬如女性,她们一般都有一份优渥的日常生活,人看起来也挺好的,教养也不错,富有人情味。朋友们聊天范围大致圈定在情感(包括男女情感纠缠、智斗小三、赶跑恶公婆小姑等);甜品;烘培;品酒;插花;读书观影剧场演出等等,购物呢,则从买菜买鞋买车到世界各地买房子买理财产品,全都能侃侃而谈。出了这个圈,那就有危险了,友谊的小船可能说翻就翻。

笔者见识过一群妇女的下午茶聚,其间有一个见多识广者说到国外教堂每年举行的大义卖,然后话题扯到最近浙江一带拆了很多教堂,很多基督徒被抓了。

“啊,真的吗? 我周围好多基督徒呀,都是从国外回来的那种啊,他们都很安全啊,定期去教堂礼拜啊。”

“他们去的是那种被共党统战了的教堂吧, 那种教堂都是跟马克思走的。”

“哦?教堂就是教堂嘛。”

对方既然被圈定为见多识广者,就只好费尽口舌,给她讲了统战之下的基督徒与民间自发信仰的基督徒这两个群体的区别,就是拿工资的和尚和民间自发信神者的区别,终于口干舌燥地停下来喝口茶,对方又绕回来了,嘟著嘴道,“ 反正我周围那些基督徒都挺好的。他们都是国外回来的,有的老公是外国人嘛,政府对他们挺客气的。”

又一回,她们集体到香港购物,在半岛酒店下午茶时,谈起采购斩获以及见闻时,自然滑向了好多法轮功修炼者在街头发真相资料这一幕。

“ 哎呀最烦这群人了,香港也有巴黎也有,哪都有。他们在街头摆的那些图片,开膛破肚的,血淋淋的,吓死人了呀。”

“ 你只是看一看就吓死了,那要是有人正在活生生经历这些事呢?”

“ 不要讲了呀,你没看见人家在吃东西呀?”

“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 可我生活里没听到过唉,我邻居呀、我朋友呀,我从小到大都没看见过谁经历这些事。应该不是真的。是他们编出来的吧。 ”

看,对话大抵如此循环,出不了这个圈。她们的思维逻辑,犹如神龙一样在云雾里出没,见首不见尾,云遮雾绕,全无连贯性。在这样的谈话对手面前,任你飞跑着多么想跟上她的逻辑、多么想寻觅其思维的连贯有序性,也是枉然。她在天上飞,你在地上跑,东边一句西边一句,把你跑得汗流成河披头散发也跟不上。面对这穿云吐雾的无章可循的思维,你再坚持人应该寻求真相,不就是存了心,坚持要把她吓死吗?且,她们自有一套消弭不愉快的本领——生活如此美好,这件可怕的事一定是不存在的好吗!

与这类养尊处优的女性比肩而行的,是群体更加庞大的男性同胞们,他们大多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具有高学历、高收入,在社会分层中属于较高地位。这一类人逻辑清晰、思维理性,对待妇孺彬彬有礼,还难得的须眉修洁、教养得体。他们所获得的资讯,包括被称之为禁闻的那一类思潮,自然也有所了解。但是,这不是他们要支持的。因为,真相和铁幕后受害者死伤无声的痛苦,这太势单力薄了,太没有胜算了,总之,相当非主流。

主流是什么,自然是大多数人在一起的地方,民族主义向来是最安全的护身符。我爱我的国,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这么大个任务不能随便张扬,但心里明白着呢。对对对,你说得都有道理,可是,你还不允许国家走点弯路吗?你没看我们的经济形势多好,天天马路上堵车堵得灯火通明的,这表示经济大好,钱财滚滚。毒疫苗毒奶粉以及一压就垮的楼盘桥梁的确存在,活摘器官也可能是事实,然而,so what?水涨船高赚大钱才是主流,你支持真相就会被国保找过去喝茶,打得鼻青脸肿斯文扫地,又能改变什么呢?生活嘛,就看你自己想要什么了。人家要信仰要真相让他们要去。总之,我选择老婆孩子热炕头,你总不能说我连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也错了吧,我爱我的家人总没错吧?中国强大,我们走遍全世界都有面子,与有荣焉,挺好。别的,都太不现实了。

这男男女女分门别类无穷多种,然而殊途同归,一个共同心声就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的工作,管理好自己的账户、身材以及食谱,伺候好自己的家人孩子和顶头上司。那些会妨碍自己过愉快生活的、关于天问的、天理良知的拷问,这都不属于愉快生活的一部分,理应被屏蔽。那些铁幕背后被打得面目全非、失去人身自由失去财产失去身体器官的人——我真的是看不见你们,因为看不见嘛,你们也就不存在了,你们到底有多冤屈,就跟我们正常人类没关系了。

这是一个庞大的、神经坚韧得令人不得不肃然起敬的群体。他们要过好日子,要在鲜花盛开的大房子里举行宴会的心力劲儿,完全就像美剧里的那个绝望主妇Bree,随时提着一杆猎枪冲出来,一切不符合宴会气氛、不符合美好生活规则的、让人心里添堵的,都会被他们用意念射杀。他们不敬天地、不畏鬼神,因为科学证实了这些都不存在,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真理呀、正义呀,都是些形而上的修饰词而已。他们的意志就像花岗岩铸就的城堡,里头保护着他们岁月静好的好日子,任城堡外被枉杀者的鲜血比葡萄酒更浓。#

责任编辑:李天琦

评论
2018-08-19 7: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