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

【隋朝儒林】隋朝国子博士何妥

何妥认为,正音雅乐一旦盛行,会使人们耳聪目明、气血平和,使得世间纲常有序,甚至可以移风易俗,达到天下安宁。图为元 任仁发《横琴高士图》。(公有领域)

隋朝国子博士何妥,字栖凤,西域粟特(今乌兹别克斯坦)人。早年,何妥的父亲何细胡,因经商进入中原蜀地,并在郫县(今四川成都平原中部)安家。何细胡侍奉梁朝武陵王萧纪,主管王府财物。他理财有方,成为巨富,当时号称“西州大贾”。

天资聪颖 享誉当世

何妥从小就机敏聪慧,八岁时去国子学求学,学校助教顾良跟他开玩笑说:“你既然姓何,那么是荷叶的荷,还是河水的河?”小何妥应声作答:“先生姓顾,是眷顾的顾,还是新故的故?”众人为他的机灵感到惊奇。十七岁时,何妥因为聪明灵巧被召入湘东王府。后来湘东王萧绎发现他聪慧过人,就留他在身边诵书。

当时兰陵人萧慎也有俊才,他住在青杨巷,而何妥住在白杨头。所以当时人们流传着一句话:“世有两俊,白杨何妥,青杨萧慎。”他就是这样受到世人的赞誉。

顾良跟何妥开玩笑说:“既然你姓何,那么是荷叶的荷,还是河水的河?”图为南宋至元代,青玉龟游荷叶洗。(公有领域)

劝谏帝王 远离奸佞

隋文帝杨坚称帝后,任命何妥为国子博士,加授通直散骑常侍,晋升为公爵。后来何妥更身兼五职,隋文帝非常信任和倚重他。

针对朝廷用人、应避免形成结党营私的风气等八件事,何妥上书劝谏隋文帝

何妥首先引用孔子说的“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说明,选用正直的人,远离奸邪的人,百姓就会信服;选用奸邪的人,远离正直的人,百姓就不会信服。

在何妥看来,要想政局安定,在选拔、任用人才方面必须慎重。何妥写道:“臣看皇上十分关注诉讼案件,爱民如子,处理判死刑的大案,总是会征求大家的意见,不滥用刑罚,这是皇上的圣明之处啊!封爵选官也是应该这样慎重才好。”何妥劝隋文帝,日后选用朝廷大员,也应该广泛听取众人的建议,不要只相信某一个人的推荐。这样官位高的也不会徇私,官位低的也不会心生抱怨。

其二,何妥提醒隋文帝要广泛查访、恩威并用,避免朝臣中形成结党营私的风气。国家的忧患,没有比大臣们结党营私更大的了。

其三,何妥引用《易经》所说的:“鼎折足,覆公𫗧,其形渥,凶。”(𫗧:一种用碎米与竹笋做成的菜粥。渥:汗流满面。)烹煮食物的鼎,如果下面的鼎足断了一个,里面的食物就会洒出来,其情形一定是令人汗颜的,这种情况预示著凶兆。言外之意,朝廷选用的官员不胜任,会导致国家覆灭。何妥希望朝廷能多选用有才德的人,使他们各司其职、各尽其才,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能获得成功。

商后期 析子孙父乙扁足鼎,青铜食器。(公有领域)

正音雅乐 功效深远

由于何妥精通音律,隋文帝命他重新审定音律。何妥给隋文帝上表阐述他对音律的见解:臣听说光明处有礼乐,幽冥处有鬼神。能感动天地鬼神的,没有什么能和礼乐相比。礼乐推行到一定程度,百姓就会无怨无争,揖让之间就能使天下安定,这就是礼乐产生的效应。

何妥认为,正音雅乐一旦盛行,会使人们耳聪目明、气血平和,使得世间纲常有序,甚至可以移风易俗,达到天下安宁。

五种正音“宫商角征羽”中,宫音泛滥会导致昏乱,国君会日渐骄纵;商音泛滥会导致邪恶,官员会贪赃枉法;角音泛滥会产生忧患,百姓会有怨愤之心;征音泛滥会产生哀怨之情,那么国家会祸事不断;羽音泛滥一定会出现危险,那么国家的财物必定匮乏。如果这五音都乱了,那么离国家灭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何妥认为,正音雅乐盛行,甚至可以移风易俗,达到天下安宁。图为《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第一百二十五卷》“五音相生图”。(公有领域)

何妥还在奏章里讲到一则故事。

昔日,魏文侯(?─前396年)曾问子夏:“我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听古乐,却一听就想睡觉,听郑国、卫国的音乐就不会感到疲倦,这是为什么?”子夏回答说:“古代的音乐是以《文始》为先,《大武》为后,常听古乐对修养身心、治理家国、公平处事有很大的帮助。郑国、卫国的音乐,声音奸邪,如果沉溺之中不能自拔,会扰乱纲常。作为一国之君,要谨慎地对待自己的好恶。”

卜商,字子夏,勤奋好学,是孔子的重要弟子。(公有领域)

考究古人制定礼乐的动机,不只是悦人耳目而已。君臣同听正音雅乐,彼此就能互相敬重;在乡里流行正音雅乐,长幼同听,彼此就能和睦相处,生活融洽。这就是先王制定礼乐的道理啊!

隋文帝就以何妥的奏章所述内容,作为太常寺创作音乐的法则。@*#

出自:《隋书‧儒林传》卷75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