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压力下 中国经济引擎降温超预期

人气: 212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随着中美贸易关系日益紧张,中国经济继续显示降温迹象。官方周二公布的7月经济数据全面走弱,工业、消费均低于预期,投资增速更创出历史新低。同时,官方希望采取措施提振经济,包括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以及鼓励银行加强放贷力度。

分析师认为,贸易战压力让中国宏观经济持续承压走低,但基建和放贷刺激举措只能短期有效,对恢复中国经济“健康”无益。

7月中国经济数据降温 唯房地产独高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周二(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投资续创新低,消费表现低迷,工业增加值增速未达预期,唯有房地产继续高企。

中国2018年头七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只增长了5.5%,降至26年来的低点,远低于2017年同期的8.3%。固定资产投资包括新建建筑、工厂、道路和港口的支出。

其它经济指标也显示中国经济面临阻力。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低于预期,仅8.8%,但失业率却从6月小幅上升至5.1%。

唯一例外的是房地产市场。1至7月住宅销售额同比增长16.2%,房地产投资额(包括商业和住宅地产)同比增长10.2%。

据悉,房地产销售额增长大部分来自二、三线城市,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仍实施限贷和限购等调控措施。

“虽然贸易摩擦短期内实质性影响尚未体现,但已传导至企业对未来外需的担忧,从而放缓当下生产节奏,亦传导至失业率小幅上升。”国泰君安宏观花长春团队在一份报告中说。

家庭债务命悬一线 严重抑制百姓消费

中共统计局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消费增速连续7年下滑,从2011年20%的消费增速降至为2018年7月的8.8%。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月初发表的报告指,很多中国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家庭流动性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

据中共官方的统计,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为48%,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更高达107.2%,超过美国当前水平,更是逼近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如再加上隐藏的民间借贷部分,中国家庭的负债率之高超出外界想像。

报告说,家庭债务在大幅挤出消费,并抑制企业扩大生产活动,但不幸的是,这种隐患被中共当局和学界严重忽视,恐酿成重大潜在风险和严重失误。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报告也指出,中国债务总额与GDP之比已从金融危机前的171%飙升至2017年的299%。

市场分析师认为,即便没有贸易战冲击,中国经济动力也已转向低档,但当局要采用何种方式来撑经济,不至于讳疾忌医就很关键。

再次放贷刺激经济 遭专业人士批评

中共财政部周二(8月14日)表示,地方政府将在未来几个月加快发行基础设施项目的专有债券,包括铁路和公路交通项目。2018年,中共中央政府允许地方政府发行1.35万亿元(约196亿美元)的这类债券。

同时,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将向金融体系注入更多资金,并敦促银行以更低利率向小企业提供更多贷款。7月的新增人民币贷款金额已超出预期。

从2002年以来,每次中国经济放缓,中共当局靠推动债务支出、释放流动性(大举撒钱搞基建)作为解决方法,但结果是不断加剧经济中的隐藏风险。

中共当局再次选择增加放贷来刺激经济,遭到国内外专业人士的批评。

国开证券研究部副总经理杜征征表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基建投资只能起关键时刻托底作用,而非持续刺激经济之用,要想在避免走老路的前提下还需要进一步的减税降费,真正提振制造业与居民消费能力。

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研究部董事总经理谢国忠更是警告说,过去的宽松货币政策已造成中国经济的最薄弱部分,如再放水催生房地产泡沫,将拖累百姓,让中国经济陷入崩溃。他说,这种做法其实是“在不断积累经济扭曲的恶果”。

英国《金融时报》也发表社评文章指,“从长远来说,对贷款闸门的放开只要稍稍超出理智的限度,就可能对中国和世界其它国家造成反作用”。

推升债务可能带来金融灾难

这种反作用是指当债务成为中国经济的最薄弱环节时,有可能带来两种危险——金融灾难以及拖累经济增长。

第一种可能的情况是金融灾难。《纽约时报》早在2016年就报导说,虽然过去中共当局逃过多次经济冲击,但问题是,中国的债务负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重得多——无论是在绝对数量上,还是相对于经济总量而言。

与此同时,通过增加政府支出、保增长也面临着另一个挑战:政府支出的效果越来越差(边际效应递减)。

“要恢复经济的健康,必须进行金融重组和实体经济重组,如果不这么做,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在非常漫长的时期里增长速度低下以及市场疲软。”经济研究公司佳富龙洲(Gavekal Dragonomics)常务董事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也表示:“中国债务高企、消费无力以及缺乏为解决经济问题做出艰难选择的政治意愿,都让中共当局陷入困境。”

他表示,准确地说,经济刺激政策短期应付冲击或可行,但对恢复经济健康则无济于事。

持久贸易战 更强化经济减速预期

到目前为止,美国对华加征关税还处于早期阶段,对中国贸易和通货膨胀的影响有限。但是,商业调查已显示出口订单萎缩,市场亦担心持久贸易战会让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而这种预期比几个月前更为强烈。

《华尔街日报》引述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香港经济学家丁爽的话说,中国7月统计数据已反映出中国(中共)在反制美国关税上无法做到旗鼓相当。

丁爽表示,在中美贸易争端中,中国应避免直接对抗,应把注意力放在加强国内经济上。

早先在美国财经界流传的一幅漫画揭示,中美贸易冲突中的关税或许不该是中国关注的真正目标,中国经济存在的更大隐忧是其增长速度放缓超预期。

伊诺多经济公司(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乔伊利瓦(Diana Choyleva)表示,从出口和投资拉动型增长模式的角度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显著放缓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走到了尽头”。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更是表示,因中共政权无合法性,中国的经济增长就成为其唯一的“合法”替代性来源,所以中共会死保经济增长。可是正常的经济发展达不到那个速度,所以中共注定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实现目标。

中美贸易战近况 不等量的博弈

截止今日,中美双方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关税战。美国已宣布分两步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也紧跟同步对美国的5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等量关税。

此外,美国还拟定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尚未公布清单,中方随后宣布拟对价值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加征5%-25%不等的关税,并公布清单。

美方认为,美中贸易失衡是源于中共不公平、不互惠的贸易行为所致,所以希望通过关税行动恢复美中贸易平衡。而中共则对自己的行为加以辩护,并对美国商品采取加征关税的报复行动。

中方已对七成美国进口商品加征或拟加征关税,尤其针对美农产品。按照中共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的说法,目前已分两批、对九成美国进口农产品加征关税。

而美方手上还余下约1,8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作为筹码。

据中共海关的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价值4,298亿美元的商品,同时也从美国进口1,539亿美元的商品。#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15 8: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