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带一路屡涉贪腐丑闻 中共欧亚扩张受重挫

人气: 174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梁珍报导)中共自2013年开始高调推动“一带一路”项目,在亚洲、欧洲与非洲国家,宣扬其与西方不同的价值观体系,甚至输出恐惧,在国际社会引发担忧和质疑。随着近期多宗国际贪腐大案爆出,这些中共亲密的盟友,也开始受苦,寻求止血解决高筑的债务、停止与中共合作,不愿陷入债务危机而丧失国家主权。

为了打入欧美,东欧和中欧成为中共的跳板。而作为北约成员国的捷克,更成为中共大力拉拢的对象,以期为其欧洲布局扮演“马前卒”的角色。不过,最近与捷克官方关系密切的“中国华信”老板叶简明成为阶下囚并消声匿迹,让捷克领导人大吃一惊,也令中共在欧洲布局受挫。

《纽约时报》报导说,在短短两年内,叶简明的公司中国华信已花费超过10亿美元,同捷克共和国进行交易。其子公司“华信能源”收购了捷克地标建筑、本地酿酒厂、一家足球俱乐部,还聘请了包括前国防部长在内的前捷克高官。叶简明甚至被任命为捷克总统泽曼(Milos Zeman)的特别经济顾问。

73岁的泽曼也成为中共的一大支持者,除了打压国内反对中共的声音,还传播中共的论调,像是一个中共政客,甚至在2016年,捷克当局取消向捷克文化部长赫尔曼(Daniel Herman)的叔叔颁发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奖章,只因赫尔曼未理会泽曼的警告,和达赖喇嘛见面。

华信事件或动摇捷克政坛

对于中共而言,成功拉拢捷克是一个巨大胜利:捷克位处欧洲、位于战略重要地区,又是美国军事盟友和曾被视为自由民主堡垒的国家。捷克总统泽曼宣称,捷克希望成为“中国在欧洲投资扩张的永不沉没的航母”。

然而,叶简明今年突然被拘捕,暴露了捷克跟中共这段关系的危险,引发对该公司在捷克投资的担忧。据悉,今年3月,泽曼曾派两名下属前往中国大陆,寻求叶简明的消息。

华信事件震惊捷克,他们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似乎获得北京当局大力支持的人会被抓?他们也搞不懂,为什么华信旗下智囊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秘书长何志平会在美国被控贿赂乍得总统?

捷克总统的批评者说,这证明捷克不应该将自己的未来和命运跟中共捆绑在一起。早前捷克总统选举期间,反对派积极呼吁选民对过分亲共、竞逐连任的泽曼投反对票。

马国欲取消一带一路项目

亚洲方面,即将首次访华的93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周一(13日)表示,将寻求取消由其前任签署的中共“一带一路”、价值220亿美元的基建项目,因为马国不愿陷入中共的债务陷阱。

这是迄今为止马国新政府对一带一路做出的最严厉表态。之前中共媒体报导马国如何拥护一带一路,这次马哈蒂尔在国际上的公开表态,恐是掴了中共一个嘴巴。

中共把马来西亚纳入了其一带一路全球贸易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主要合作伙伴。前任马国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和中共在2016年达成了688公里的东海岸铁路和两条天然气管道的交易。然而,贪污丑闻使纳吉布的政党今年5月时输掉了选举而下台。

马国新政府上台后已叫停相关项目,纳吉布因涉贪被起诉四项罪名,包括私自从“一马基金”取走1,000万美元汇入自己账户。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马来西亚高官表示,中共国企涉嫌帮助纳吉布洗钱。马国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Tony Pua)说:“整个(一带一路)项目就像是一场骗局,明显涉及洗钱。”

二百余个项目遇麻烦

中共“一带一路”目前在世界各地遇到强大阻力。根据一项调查,其中约有234项工程出现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7月13日引述华盛顿的咨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一项研究报导,中共自2013年以来在6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1,674个基础设施项目中,迄今约14%的项目(234个)遇到了麻烦。除了公众对项目的反对及各式管理问题外,还有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借一带一路贪腐 中港高官落马

近年为中共大力推销“一带一路”的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因涉嫌行贿乌干达、乍得等政要,在纽约被捕,震动香港社会,尤其是政界。

美国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本月9日第四度拒绝何志平保释申请,需要继续还押。

另一边厢,同样热衷在国际上推销一带一路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今年4月落马,最近办案人员在其几处房产内,起出折合2.7亿元人民币、重约3吨现钞,破尽贪腐史纪录,被形容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大金融腐败案”。

据报,赖小民的巨额贪腐资金主要包括民企的贿款及集团内部“买官卖官”所得,当中涉及假借“一带一路”之名,要求华融各分、子公司为民企违规提供资金,大搞利益输送。

专家:中共将贪腐输出外国

对于“一带一路”成为贪腐温床,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中共把贪腐方法输出外国,“西方最反感的就是中共破坏当地的制度,他们往往绕过正常渠道,找到最高领导人塞钱办事,靠腐败的方法来做事,令当地怨声载道。”

他指,很多一带一路的穷国,都是看在钱的份上和中共合作,但忽略了中共所面临的极大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因素。“中共看起来很庞大,实际上是一个泥足巨人。中国社会本身充满不稳定,政治上具有不稳定性,经济上更是如此。大批首富靠官商勾结致富,最后上入狱名单。”另外,中国大陆经济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债务危机史无前例的高,与中共合作最后是被拖累,“很多大项目都是靠高额借贷,自然就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大湾区传暂停 中港澳制度难融合

另外,和“一带一路”一样受到热炒的“大湾区”计划,最近也传出将延迟推行。

曾发表“将来我们不是香港人,是大湾区人”言论而引发争议的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向本地媒体透露,中美贸易战令大湾区规划延迟推出。他揣测,若谈论太多大湾区规划,可能会像“中国制造2025”计划一样,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

石藏山则认为,大湾区传被暂停是件好事。因为大湾区本身也有一些设计上的缺陷,类似港珠澳大桥概念上是很好,但实际操作却不是这回事。“中共制度缺乏弹性,三个地方有三个关卡,每个车要买一个特别牌照,变成大桥实际作用不大。”他认为,所谓大湾区融合,最大的障碍是制度性的障碍,“只有一个前提条件,全部变成一国一制。你才能做这个概念。”◇#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