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P2P崩盘 受害者纷纷向大纪元诉心中之苦

人气: 146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大陆P2P接连出事,投资者维权处处遭打压,有苦无处诉,纷纷找大纪元诉心中之苦。

大纪元记者在采访他们时,许多受害者最后泣不成声,对于普通最底层的老百姓,无论多与少,损失的钱都是他们一辈子的血汗钱,血本无归对于他们的人生是一次重大打击。

残手替人缝补衣服 4万余元以为存钱一样投入P2P

今年39岁的彭女士家境贫寒,家中兄弟姐妹5人,她排行老二,16岁时(1996年)为了贴补家用,从湖南衡东县老家远赴广东深圳一家音响设备配件厂当起了童工。

但是就在16岁这年,工作时右手被机器压断,五手指被截肢,成为终身残疾。因属工伤,她最终获得了厂方的3万余元赔偿。她的第一笔存款4年后成为患喉癌父亲的治疗费。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我都不想活了,我就安慰自己,别人比我更惨的都有,我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下定决心去学裁剪,那时父母根本不支持我,没有一个人认可的,因为我的手指都没有了,不可能拿针线,我为了生活,自己能养活自己,凭著这样的信念,一直坚强地活下来。”彭女士说。

她凭著自己的努力、刻苦终于学会了裁剪,这期间的酸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后来进入番禺一家服装工厂打工,获得老板的赏识。

2012年,她结束打工生涯,来到广州的路边或者商场里摆摊给人缝补、修剪衣服,让自己的生活更自由、充实一些。

2016年12月,她认识的一位顾客向她推荐了人人爱家平台,她开始像到银行存钱一样,把每月的收入渐渐地投入其中,至今一共投入了4万7,000元。

“现在的钱都是我一分一豪慢慢攒下来的,我自己都没买想要的衣服,我所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我的钱都是攒著给小孩读书,不会像我一样,那么苦。”她流着泪说。

她30岁结婚,丈夫也是广州打零工,收入有限,一儿一女目前托管在湖南老家,每学期费用1万元,家里还有重病住院的残疾公公。

对她来说,唯一幸运的是老公并未因此事责怪他,“我老公知道这事,但是他没有责怪我,他跟我说过不要把钱放在那里,我就说那个钱放在那个里面像存钱一样,赚一点点零花钱给小孩买零食吃。我只是这样子想的。”

她现在因身无分文,也无法进京维权,一再向记者表示,她希望把自己的经历报导出来,希望别人不要像她这样无知地被骗。

上海女子隐瞒家人将钱全部投入P2P  生不如死

“我实在是生活不下去了,40多岁,头发全白了。因这件事,茶饭不思,躺在床上几天,就是这苦果,我恨不得从楼上跳下来,一了百了算了。”投资了五六家P2P平台的刘女士在经历了所有平台崩盘后绝望地向记者哭诉著。

刘女士的老公于去年2月16日突然脑中风住院,目前半瘫痪在床上,家中还有一位80多岁的婆婆,她辞去原来的工作一直在家里照顾丈夫与婆婆。

今年1月,她通过老公的朋友介绍开始玩P2P,分别投入了五六家平台,投资最多的是人人爱家,总计金额达40余万元。

但是她所投入的钱一是丈夫单位因病的赔偿款10万元,另外30万元是身在国外的姐姐为患有前列腺癌的父亲准备的治疗费以及将来的丧葬费,她瞒着家人将这些钱全部投入,导致她至今无法将此事告诉给家人,因为家人都是老的老、病的病,根本无法承担这样的打击,苦水只有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我为什么用手机投的呢,因为在银行查不到,是我自己存侥幸心理。觉得这钱不要紧的,没人会知道的,结果我现在自食其果。”她说。

为了生活,她开始透支信用卡弥补家用,“之前我没有办信用卡,因为这件事情,我办了信用卡,就这样透支生活,我也不敢说。家里老的老,都是高危人群,把他们气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她最后说:“我知道肯定是瞒不住,过一天算一天,我自己骗自己,希望钱一点点地能还给我们,让我生活能应付下去,我就感谢上天了。”

江西残疾男子一生积蓄付之东流

李先生,家住江西高安市灰埠镇,自幼患有小儿麻痹症,妻子也是一位眼部残疾者,两人与李先生的姐姐在北京开餐饮数年,去年因北京清理外来人口被迫回到老家。

他是去年8月份,闲来无事在手机里看西瓜视频,看到P2P平台的广告,开始试探著投资,至今累计投资了32万余元,其中包括自己母亲、丈母娘的养老钱以及姐姐的钱,共计17万余元,剩余的则全部是自己的积蓄。

他与上海的刘女士一样,无法将崩盘的事情告诉给家人。

“我本来等着要用那钱,打算10月份全部退出来的,结果全没了。两个孩子还要上学,我老娘还有高血压,还在住院,养老钱都搭进去了。”他说。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让他变成了维权上访人,杭州、北京不停地上访,“我们个人觉得这完全是政府的责任,所以我们一次次地去北京,管它有没有用,不去躲在家里更没用,我们还是坚持维权。”

山东癌症患者P2P受害 无钱治病

山东荷泽市的高先生是乡镇政府的一名小公务员,自去年3月份开始投资多家P2P平台,最初都是小额投入,10月份将家里一套房子出售54万元(本打算给孩子买房交首付),但是随之他被检查出患有鼻咽恶性淋巴瘤,因此卖房款一部分用于治病,一部分被他用来投资。

“房子卖了54万元,拿了一部分治病,然后分散著投的,看病的时候也提出来用,能灵活地运用。”他共计投资40余万元。

不料,7月6日,平台老板跑路的消息让他陷入困境。

他自去年10月份开始,一直在山东中医院与肿瘤医院进行治疗,西医、中医、化疗等各种方法并用,以维持病情不恶化。

“治疗方案里面有化疗的药物,不在医保目录里,是自费,一支就是3750元,现在我个人已经花了十多万元,还在治疗和定期复查中,一段时间还去北京抓中药。”他说。

但是平台崩盘以后,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医疗费考虑,修改治疗方案,尽量减少费用支出。

他最后说:“生活还要走下去,没这部分钱就生活比较困难,我治病就难一些,治病一个月少不了几千块钱,五年之内我不想放弃治疗,必竟我还年轻,50岁左右。”

广东打工男百余万积蓄投资P2P 致无钱买房

王先生是江西徐州沛县人,今年43岁,2002年到广东惠州市打工,在一保温材料厂工作,从工人做起,凭著自己的能力一直做到厂长职位,也算是小有成就者。

2014年开始,他投资永利宝与火理财平台,他自己的积蓄140余万元,以及妹妹(30万元)、小舅子(45万元)全部投入其中,现在是血本无归。

“小孩上学钱,买房子钱,给父母养老的钱全部在里面。也知道投这个有风险,但是没有想到老板一下子就跑了。”他气愤地说。

他认为,P2P平台的运行肯定是有国家在后面支持与操作,因此所有投资者才会放心大胆地信任它,并且将钱大量地投入。

“希望国家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把我们的资金追讨回来,我们真的很苦,天天在流泪,不知怎么办,先给我们回个百分之二三十,让我们先生活,小孩在读书,学费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的遭遇只是成百上千万受害者中的冰山一角,但是受害者们表示,他们将自己的经历曝光出来,是为了让政府看到老百姓的疾苦,以及给大家一个警示,不要再步其后尘。#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8-16 5: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