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顿

致青春——一位中国80后女生的故事(下)

法轮功学员宇微来美国后,过上了自由的生活。(宇微提供)

【大纪元2018年08月18日讯】编者按: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接中篇

身陷名、利、情

我的本科专业本来是有关工程的,在来美国之前,我根本没有听说过“精算师”这几个字。来到美国后,偶然一次,一位师姐提起来说精算师这个职业相当不错。之后,不知道哪里来的神秘力量推动我,我一头扎进精算师考试当中,当时甚至连一本参考书都没有。第一门精算考试是关于概率的,因为准备太不充分,我竟然第三次才考过。

后来知道每一门考试,都有一本专门针对这门考试的教材后,后面的考试就顺利多了。等我考完第三门的时候,在一家世界一百强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初级精算师的工作。

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会考过一两门精算考试,每一年都会被公司提升,等我考完所有的精算考试,正式成为一名注册精算师的时候,已经升职到公司中层领导的职位。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陷入名、利当中了,工作中努力的表现,和同事开始小的勾心斗角。下班后,努力与不同的同事保持良好的关系。同时开始关注名牌包包,嗜好逛街。活得不亦乐乎,很受领导赏识,觉得前途无量。

后来我的先生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另外一个州找到了一份工作,因为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找得相当不容易。而我已经有好几年的工作经验,相对来说换工作容易得多,所以我们决定由我从现在的公司辞职,换工作到他所在的州。

很快,我就被当地一家最大的保险公司录用了,而且这家公司给的薪水和我原来公司相差无几,我抱着对这家公司的美好期望就职了。

到了新公司之后,我才发现寿险根本不是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银行和车险、房险才是它的核心业务。新公司所在的部门还没有我原来公司的百分之一大,完全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再加上地域文化的不同,我觉得备受排挤。

开始的一两个月,我每天下班,都是一边哭一边开着车回家,并埋怨先生,为什么因为他我要到这个鬼地方来。那时候觉得度日如年,在这个公司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

法轮功再次把我洗净

虽然我是那么的想尽快离开这家公司,可是,现实根本不允许。首先,先生和我都需要重新找工作,再其次,如果你的简历上在一家公司只干了几个月,看起来非常不好看。

我只好忍下来,同时开始再次认真地读法轮功的书籍,因为读这些书籍的时候,我的心会平静下来。

这就是法轮功著作和其它任何书籍不同的地方,也是其神奇所在。一些人为了鞭策自己,会记一些名人语录,可是那些名人语录并不能在真正困难的时候安抚人的心灵。但是,如果你静下来真正读法轮功著作的时候,你真的觉得你的心在升华,而那些纷纷扰扰都会离你而去。记得年幼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爷爷无法入睡的时候,就盘腿读佛经,我现在忽然明白他的感受。

通过不断的学习法轮功的著作,我对名、利的追求逐渐淡了下来,从当初的度日如年,到现在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将近四年。

刚来公司的时候,我通过更有效的预测保单持有人弃保的概率,曾经给公司账面上创造了好几百万美金的收益,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应有的奖励,为此愤愤不平好久。直到现在,由我负责的项目,我都尽量给其他同事表现的机会,让他们去汇报结果,心里已经不再起一丝波澜。在遇到不公平的对待时,已经能够非常平静地对待。这巨大的变化,全部得益于认真地学习法轮功著作,我的心、我最本质的东西被净化,升华了。与此同时,我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融洽了。

如果您真的可以静下心来,去认认真真地读一下法轮功的著作,我相信您也会体会到我所说的那种心灵的升华所带来的安宁与平静。

神、佛不是迷信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让本来很多相信神佛的人们不敢信佛。经过一代代无神论教育,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大多不信神、佛了。甚至谁说起来自己信佛信神,都会被看不起,甚至被排斥。

这种不加思考,不加判断,对神、佛油然而生的排斥,在中国绝大多数年轻人身上实在见怪不怪。可是,大家是否发现,在东方,无论泰国、印度、中国、韩国、日本,到处都是寺庙,而在西方,到处可见教堂。在交通不那么发达的古代,人们交换信息没有那么方便,但是不约而同的是,在世界各地艺术作品中的佛像、以及西方神的形象,看起来很多都大同小异,这本身就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而在西方,基督教经过三百年迫害后,现在已经变成了全民宗教一样,没有人会因为信上帝而受到歧视,包括总统也在公开场合宣布自己的信仰。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用自己现在的观念去衡量所见所想的一切事情。譬如有人做了坏事,但是还活得好好的,那么人们可能就会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不灵验啊。但是天法自然有其自己运行的道理,岂是由人的观念所决定的。下面这段历史故事很有意思,只是篇幅有些长。

清朝末年,在京东卢龙境内,有个老员外叫赵德芳,日子很好过,人旺财旺,富足丰食,老两口子有三个儿子,而且都娶了媳妇。

老员外六十大寿的时候,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说:“儿呀,你们都听着,当初我以坑人出身,昧心利己,白手起家,挣下了这份家业。我成家立业,就是凭一杆空心秤。秤杆里灌了水银,买人家的,能买二十两算一斤;(古代十六两为一斤)卖给人家,十四两算一斤。二十年前,我买了几千斤棉花,每一斤就多得四两,卖棉花的客人赔了老本,被气出病来,得伤寒病含恨而死了。对这事我心中一直抱愧难安。还有一个卖药材的,也被我算计坑害死了。还有……如今我不但有了这份家业,而且儿孙满堂。但我每想到被我坑害死的商人,就觉得如坐针毡、寝食难安。为了心灵的安宁,我决定从今以后要弃恶从善。现在我当着你们的面儿,把这杆空心害人秤砸了,再也不做坑害别人的坏事了!”

三个儿子听了都说:“爹爹早该如此,我们都支持你。”当下,老员外就三下五除二的把空心秤砸碎了。从此以后他说到做到,改恶行善,乐善好施,做了很多善事。

但似乎是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赵员外自从砸了空心秤,乐行善事之后,家里却连遭不幸。不到一个月,大儿子得暴病死了,大儿媳妇改嫁他人;赵员外刚料理完大儿子的丧事,突然二儿子又得暴病死了,二儿媳也改嫁了;老员外刚把二儿子的丧事料理完,三儿子又得暴病死了,三儿媳妇因有孕在身,没能改嫁。

家里连遭丧事,使赵德芳很难过,他对人说:“我大秤进小秤出吃黑钱时反倒儿孙满堂发财致富,如今我积德行善,反倒丧门星进门,如此看来,这因果报应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事。”邻居们听了,都说老天不开眼,办事不公平。

这一日,赵员外的三儿媳妇要生育临盆了,没想到连续三天三夜孩子也没能生下来。请了不少接生婆都束手无策。有的说保孩子不保大人,有的说保大人不保孩子。赵员外想到家中连遭不幸,心中烦躁得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一个游方的和尚到门前化缘。房门里出来一位管事的,说:“大师父,你要化缘到别处去吧,我家三少奶奶临盆三天三夜也生不下孩子,我家员外心里正烦着呢,没心思接待你,僧道无缘,一概不施舍了。”和尚说:“这不要紧,你回禀你家员外,就说和尚我有催生的良药,吃下去保管立时生下。”

管事的听了不敢怠慢,立即回禀。赵员外正在着急,听了管事的话,赶紧吩咐把和尚请进来。于是,将和尚让进书房请到上座,员外问大师父宝刹在何处?和尚说:“我乃云游之人,无有宝处,哪里有缘即到哪里。”当下,和尚取出药,赵员外赶紧让人送至产房,继续同和尚说话。正说着话,有家人来报,说三少奶奶吃了和尚的药就生下一个男孩。赵德芳听说自己得了孙子,大喜,对和尚说:“圣僧真是神仙。”言罢,立即吩咐手下的人花厅摆宴。说话的功夫,宴席摆好,赵员外请和尚入席。

席间,老员外说:“圣僧,我有一事不明,想向圣僧请教。”见和尚点头默许,又长叹一声说:“唉!说来惭愧,我以前是凭著一杆空心秤黑心害人起家的。年前,我把秤砸了,决心改恶从善,谁想不到半年,我的三个儿子都相继死了,两个儿媳改了嫁,我这三儿媳给我生了个孙子,总算使我没断根儿。我不明白,我作恶时发家致富、阖家团圆,我行善时为什么反遭恶报呢?善恶之报的说法令我费解。请圣僧赐教!”

和尚听后哈哈一笑,说:“你不必乱想,善恶因果的报应确实是如影随形、毫厘不差的。我明确地告诉你,你大儿子就是那个被你害死的卖药材的商人,你把他算计死了,他投生你家做你的大儿子来找你要账;你二儿子是那个被你坑害死的卖棉花的商人,转生到你家给你败家报仇来了;你三儿子也是你欠下的业债造成的孽缘,他要给你闯下塌天大祸,到你年老时准得让你病痛穷极饿死。你真要是做恶不改,断定就是这个下场。皆因你改恶行善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上天慈悲于你,先后把你三个败家儿子统统收去,你这才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赵德芳听了,如梦方醒,说:“多蒙圣僧指教,使我茅塞顿开,也更加明确了善恶果报的天理。现在我得了一个孙子,可能成立成人否?我真担心他步父辈的后尘,也是来向我讨债的。”和尚说:“不必担心,你的业报已经还完了。你这个孙子,将来能给你光宗耀祖,改换门庭。这是你行善积德得来的福报。”赵德芳听了甚为高兴,行善积德的信念也更加坚定。

做一名真正的炎黄子孙

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而我们民族文化的灵魂一直都是儒、释、道。中共建政用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洗脑中国人到现在还不过几十年,在这几十年中,在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斗争哲学下,历次的运动中不知道整死了多少人,文化大革命期间有多少文化、艺术、科技界精英被当做“臭老九”、“资本主义走狗”被残害。放眼世界,与中共为伍的共产主义国家还有几个?

清醒的中国人要有勇气、有清醒的头脑脱离共产主义,这不等于不爱国,这恰恰是最大的爱国,因为真的是时候摆脱这个“共产主义”─马克思自己都称为“西方的幽灵”的异物了。而在这过程中,你并不孤独,因为已经有将近3亿1千多万的中国人公开自愿脱离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因为网络封锁,人们可能看不到这些消息。

而这也不是“搞政治”。首先,“搞政治”作为社会中的一员,本来就是正常的。在民主国家,就是全民政治,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诉求,选举自己认为可以为民服务的好官,每个人到了一定年龄甚至都可以竞选总统。其次,这实在谈不上什么“搞政治”,你甚至不用告诉任何人,心里自己决定退出“中共党、团、队”,就已经算数了,因为三尺头上真的有神灵。

中共、以及其它国家的共产主义,有一天一定都会土崩瓦解,因为这个“幽灵”、异物,给人类带来了无数的灾难,看看现在北朝鲜的状况,足以让人心痛。那么当初对着血旗宣誓的人说“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人,如果不和共产主义决裂,就会为这个誓言付出代价。当然现在的人,是不把誓言当回事了,出了什么事情,认为是偶然的。可是你不当回事,不等于老天不当回事。这里有一个历史上关于誓言的小故事:

隋朝末年的一天上午,表弟罗成正陪表兄秦琼在后花园练武,表兄弟二人便互相传授武艺。罗成笑着对表兄说:“表哥,您可要把秦家锏法好好传给我,我也要把罗家枪法毫不保留地都传授给您。如违此誓,必乱箭穿身而死。”秦琼听了很受感动,也随口接着说:“表弟放心,我会把秦家锏法如数传授给你,如违此约甘愿吐血而亡。”

但人心真是复杂的。罗成教秦琼前71路罗家枪法的时候,教得都很实在,剩下了一路绝招他犹豫了,最后经过思想斗争,把这个招数改动后才教给表哥,这个绝招叫“回马枪”。后来在战场上罗成使用这一招时被秦琼看到了,才明白自己当初学的这一招是假的。可他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他当初教罗成时也留了一手绝招——杀手锏,也叫撒手锏。一次在战场上,罗成见秦琼同敌将交战时,趁敌将不备把一只锏撒开,然后用另一支锏在撒手的锏尾上一磕,被磕飞的锏便飞速的刺中敌将,敌将应声落马而死,罗成也高声称赞:“表哥好杀手锏!”二人又都不禁开怀大笑,丝毫没有责备对方违约行为的意思。人虽然没有抱怨,但天报却是如期而至。

罗成在和苏定方的一次交战中,中了苏定方的奸计,单人独骑陷在淤泥河内被乱箭活活射死。可叹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在23岁时就这样应誓死于非命!秦琼的应誓兑现来得晚一些,他在青、中年时都历任唐太宗李世民的兵马大元帅,可以说是大唐朝的开基立业元勋。但尽管这样,也没能逃脱自己誓言的兑现果报。他在晚年的时候,同尉迟恭比武夺帅印,在举千斤鼎时累得吐血而死。

表面看起来是因为年老力衰,用力过度吐血而死,实际上这只是个结果,前因就是他立誓言却又违背誓言的行为造成的。也就是说他即使不这样吐血而死也要那样吐血而死,因为吐血而死是他的誓言选择,也是上天鉴察、兑现的结果,这是天理,任何人也不能逾越。”

结语

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做选择,人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也是由人自己决定。只是现在中国网络封锁严重,在信息严重失衡的情况下,人们也许因此被舆论宣传蒙蔽,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那是很让人痛心的一件事。

我们都是彼此拥有黑头发、黄皮肤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骨子里都是很善良的人,真心希望我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待共产主义从中华大地驱逐出去之后,道德标准回归之后,我们可以拾回那些父慈子孝、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好。#

(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缘

附:致青春——一位中国80后女生的故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