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AI高科技的美丽与哀愁

由于各种原因已经使得各地的天气产生极端化,而苹果经济所带出的经济风暴也不遑多让,巨大获利的永远是少数。(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6日讯】台湾的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7月26日在行政院科技会报会议中提醒,政府在发展科技的同时,应关注社会与经济问题。因在进入人工智慧(AI)时代之后,民众找工作变得不容易,也可能产生低薪问题,而5~10%掌握AI技术的人可领高薪。他建议政府应委派智库研究,赖揆也裁示国发会成立专案计划并与智库合作,或委托专家学者研拟因应对策。

其实,关于科技发展取代人工的问题,早在18世纪工业革命出现就受到关切,这就是机器是否会替代人力。随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生产量提升、产品多样化和品质的增进,机器和科技的进步不但未替代人力,反而扩增了就业机会和劳动报酬的提升,并使人力资本增加。

不过,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虽造就人类社会的繁荣,也让人类跳脱“贫穷的陷阱”,但所得分配不均的现象扩大,却予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可乘之机,这是另一种更大的人类社会课题。到21世纪“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出现,凸显出贫富不均现象到了畸形极致地步,而“1%富人VS. 99%穷人”更被作为诉求标语,其中涵括的普遍低薪和工作机会缺乏也受到严重关切。这些现象的形成与极化,高科技的日新月异和AI时代快速到来,很可能是最关键因素。

2011年10月中,当“占领华尔街”运动风起云涌且漫延到台湾时,曾经引发缤纷舆论。笔者也曾以“科技VS.幸福”为题撰文探讨过,近七年之后重读,发现不只不过时,还非常的合用呢!我是这样写的:

“……‘占领华尔街’的共通诉求是抗议贫富不均,就业困难,年轻人对未来没有希望。‘我们是社会上99%的大众,而我们无法继续容忍金字塔顶端1%富人的贪婪与腐败’。这是美国青年的口号,台湾呢?台湾的青年学子呐喊说,‘这个地方的青年,大学毕业起薪逐年降低;这个地方的青年,普遍比十三年前的青年贫穷,一毕业就背负助学贷款,对买房子这件事当作是天方夜谭。’

二十年前的大学毕业生,是他们人生颠峰的开端,每个人的梦想都是成家立业或是赚钱买房;二十年后的同龄人,对毕业却是如此恐惧,因为面对的是毕业即失业、房价高的吓人,导致他们只求找份稳定的工作,薪水高低不重要,只求自己温饱;他们的将来只剩下还不完的助学贷款、待缴的房租,甚至不敢成家立业。

唤起注意寻求改变

在找不出具体的解决方式下,才希望透过这样的活动,引起占有社会上强而有力发声位置的人士,与他们这些长期被漠视、被瞧不起的青年进行沟通理解。他们自认无法提出具有专业义理的见解,他们只是希望用行动引发关注,去观察这个世界是否还有改造的可能。

他们喊出‘无论你在社会哪个角落,不分人种、不分性别、不分年龄,我们都是那99%’。他们觉得,这是一场颠覆传统的社会运动浪潮,跨越地理疆域,凭著共同信念,利用facebook、plurk或twitter,发表自己的理念。他们认为这不是99%与1%的冲突,而是所有99%共同展现的力量,一股还渴望梦想的力量!

对于这样的呼喊,多年来其实已司空见惯,由‘M型社会’、‘中产阶级流向低层’这些耳熟能详的名词可见一斑。究竟贫富为何如此悬殊、而且每况愈下,多年来意见颇多。其中,全球化、高科技日新月异也被列为主因,其伴随着股市炒作、‘委外’(out-sourcing)盛行、劳动派遣普及,有必要谈一谈,而关键则在‘科技’。一来阶层间生产力差异扩大,高科技族群集中且范围缩小;二来高科技和股市炒作关系密切,获大利者属于少数高层;三来国际分工愈见普及,制造分散于落后地区。这些笼笼总总,到头来利益集中于少数高层,贾伯斯的苹果经济是个典例。

苹果经济的迷思

美国的林登等3位学者2011年6月,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研究苹果的iPod创新与就业关系的论文,指出2006年iPod在美国创造了13,920个就业机会,在海外则是27,250个。海外的部分近一半是在中国,有12,270个。乍看之下,苹果造福了这些落后国家。

不过,再看论文的进一步分析后发现,这些就业人口所领的薪资中,美国员工领走7.5亿美元,海外员工则只领不到3.2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中国及菲律宾的工人,还有,台湾的工人领的工资还不到美国员工的四分之一。更让人吃惊的是,美国全部因iPod而得到工作的员工中,超过一半(7,789人)的薪资总和只有2.2亿美元,最大的赢家是6,101名专业员工,他们得到5.25亿美元。就是说,这最少数的人得到了比海外员工8倍或更多的薪资。

这个研究还没说到的是,iPod如今只是苹果的低价产品,现在最夯的iPhone及iPad,鸿海每做一台可能还得不到10美元,苹果则得到几十倍。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国家工人所得的比率极为悬殊,而且订单不稳定,彼此间竞争性颇高。

这个研究显示,苹果经济做为经济全球化的代表,不只是压榨弱国的劳工,也一并压逼美国弱势工人的生存机会。而发起‘占领华尔街’的那一群自称被掠夺的美国人,只是这种掠夺式经济的少数受害者而已,示威者制作了一个金字塔的看板,说,在金字塔尖端的1%的人,拿走了80%的财富,的确如此。不过,有人问:‘这群人值得同情吗?’其中有不少人,是用拿在手里的、可以滑来滑去的机器,呼朋引伴前去抗议,可是,他们的困境有一部分正是自己造成的,因为他们是苹果的爱用者,没有他们的购买,苹果有机会推陈出新产品吗?

也有人不平的说这群美国人虽是受害者,他们有机会占领华尔街,但中国劳工及台湾的爆肝族则没有。问题是:如果你认为这种赢者全拿的苹果现象是应该的,那就实在没啥可说的,毕竟这种‘本应如此’的心态就是经济全球化,以及苹果强大到不可摇撼的基础,而苹果也就是高科技产品的代表啊!

我们知道,由于各种原因已经使得各地的天气产生极端化,而苹果经济所带出的经济风暴也不遑多让,巨大获利的永远是少数。举例说,2010年全球经济还在疲弱不堪、欧债危机方兴未艾之际,苹果的获利成长了95%。此外,生产苹果产品对环境的污染刻正成为敏感热门话题。

公平看待各种产业

必须再提醒注意的是,高科技产业往往是各国政府鼓励的对象,免税、补贴是常用的政策,为的是GDP的扩大,终极目标是增进全民福祉。不过,事实的演变却似乎背道而驰,高科技的创新发展,尽管GDP和经济成长率数字漂亮,却无法均霑雨露,反而是肥了极少数人,绝大多数人却相对穷苦,‘全民福祉’提升也奢谈啦!

说到底,高科技产品的创新发展,竟然是高失业、低劳动报酬、贫富悬殊扩大的帮凶、甚至是元凶,而且对环境污染还推波助流,加上科技产品提供诈骗的方便,或者也可能腐蚀人心,已有弊大于利的趋势。除了政府科技政策和产业政策宜审慎检讨外,科技产品的爱用者不是也有脱不了的责任,也需细细思量吗?”

七年前的看法在当今AI高科技发达的时代一点都不过时,所提出的对策现今更为适用,但政府不只没能公平看待各种产业,还倾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社会问题恐怕更加深呀!政府部门和智库的研究,真敢面对问题讲真话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8-16 4: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