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NOR OLIPHANT IS COMPLETELY FINE

小说:再见妈咪,再见幸福(3)

作者:盖儿‧霍尼曼(苏格兰)

唯有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往,才能拥抱幸福。(fotolia)

    人气: 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讨厌的订婚赠礼活动结束之后,我拉起无袖外套的拉链,想到不久就能回家打开笔记型电脑,就觉得兴奋。稍早,我从柏娜黛特那里套出一点新资讯,也许可以在网路上找到一些关于他求学期间的实用资讯。

如果有全班合照该多好!

我很想看看他少年时期的模样,想知道他是否一直都这么俊美,还是在后来的阶段才幻化为灿烂的蝴蝶。我敢说,他从出生以来就令人惊艳。在学期间,他一定得过一连串奖项!音乐是一定的,可能还有英文,毕竟他写的歌词很精彩。不管怎样,我都觉得他是比赛常胜军。

我试着计划要怎么离开办公室,这样就不用在出去的时候和其他人讲话。他们总是有许多问题:

“今天晚上打算干嘛?”

“周末有计划吗?”

“订好假期没?”

我完全不懂,为何其他人总是对我的行程那么感兴趣。

我把时间算得很准,正要把购物袋拉过门槛的时候,这时意识到有人替我把门往后拉,帮我撑开门。我转过身去。

“都还好吗?艾莲诺?”

男人说,露出耐性十足的笑容。

我正忙着解开无指手套的线绳。即使目前的气温还不需要戴手套,我还是要未雨绸缪,要是气候最后起了变化,随时都可以戴上。

“还好。”我说。

然后想起该注意礼貌,于是才喃喃说:“谢谢,雷蒙。”

“别客气。”他说。

真烦。我们开始同时顺着小道走。

“你要往哪边?”他问。

我含糊地朝山丘的方向点点头。

“我也是。”他说。

我弯下腰,假装要重新黏好鞋子上的魔鬼毡。

我尽可能拖长时间,希望他可以收到暗示。

我终于再站起身的时候,他还在,手臂垂在身体两侧。我注意到他穿着粗呢外套!

粗呢外套!只有孩童和小熊会穿这种东西吧?我们开始一起走下坡,他拿出一包烟,想请我抽一根,我抽开身子。

“好噁。”我说。

他无动于衷,照样点烟。

“抱歉。”他喃喃:“我知道这个习惯很差。”

“没错。”我说:“你的寿命会比原本短好几年,可能会得癌症或是心脏病。一时之间还看不出对心或肺的影响,可是会反应在嘴巴里——牙龈出毛病,牙齿也会掉。不过,你的皮肤已经有瘾君子那种典型的暗沉和早衰皱纹。香烟的化学成分有氰化物和阿摩尼亚,你知道吧?你真的愿意吸收毒性这么强的物质吗?”

“对一个不抽烟的人来说,你对烟似乎知道得真不少。”

他说着,从薄唇之间呼出一口致癌毒雾。

“曾有一小段时间,我考虑要抽烟。”我承认:“可是在开始以前先彻底研究一番,到最后,对我来说,抽烟似乎不是可行的或合理的消遣,而且很不利于荷包。”我说。

“欸。”他点头:“的确很花钱。”

一阵停顿。

“你要往哪边走,艾莲诺?”他问。

我考虑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最好。我正要回家赴一场令人兴奋的约会。这个极不寻常的场合——访客约好要上门——表示我必须尽快缩短这个计划之外的乏味互动,所以我应该选雷蒙不会走的路线,可是哪条才对?我们正要路过足科诊所,我灵光乍现。

“我在那边约了诊。”

我边说边指对面的足科诊所,他看着我。

“拇囊炎。”

我随口乱诌,就看到他盯着我的鞋看。

“真遗憾,艾莲诺。”他说:“我母亲也是,她的脚造成她不少麻烦。”

我们在行人穿越道等候,他终于沉默下来。我看到一个老男人在对街蹒跚走着,身形矮小方正,因为穿着蕃茄红的毛衣而吸引我的视线,在领退休年金者那种灰色和低调粉色的标准装扮。他的毛衣特别突显。

老男人几乎是以慢动作开始胡乱地迂回前进、摇摇摆摆,左右疯狂地晃动,鼓胀的购物袋成了人形钟摆的效果。

“大白天就喝醉。”

我静静地说,比较是对着自己而不是对雷蒙说。雷蒙正要张嘴回答时,老男人则倒下了,用力向后一摔,躺着动也不动。他买的东西在他身旁爆开,我注意到他买了焦糖威化饼及超大包的香肠。

“靠。”

雷蒙说,戳着人行穿越道的灯号按钮。

“别管他。”我说:“他只是醉了,不会有事的。”

雷蒙瞪着我。

“他只是个小小的老人家啊!艾莲诺,脑袋瓜在人行道上撞得那么大力。”他说。

我觉得过意不去,我想,连酒鬼都有资格得到帮助,虽然他们应该像我一样,乖乖待在家里酒醉就好,免得麻烦到别人。不过话说回来,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明智又体贴。

最后,号志闪现小绿人,雷蒙慢跑越过马路,把香烟抛进水沟。我暗想,也没必要乱丢垃圾吧!

我用不疾不徐的步调跟在他后头。等我走到马路对面,雷蒙已经跪在老人身边,将手贴在他颈子上测量脉搏。雷蒙大声缓慢地讲著愚蠢的废话,比方说:

“哈啰,老伯,你还好吗?听得到我讲话吗?先生?”

老人没有回应。我在弯身于老人身体上方,深深嗅了嗅。

“他没喝醉。”我说:“如果他醉到跌倒晕过去,身上会有酒味才对。”

雷蒙开始松开男人的衣服。

“艾莲诺,叫救护车。”他静静地说。

“我没手机。”我解释:“虽然我愿意接受大众对手机效能的称颂。”

雷蒙在粗呢外套的口袋里捞找,把手机抛给我。

“快。”他说:“老家伙没意识了。”

我开始拨999,接着某个回忆迎面袭来。我意识到,这种事情我没办法再来一次,我就是没办法听着某个声音说:“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然后听着警笛声越来越近。我摸摸伤疤,然后将手机抛回给雷蒙。

“你打。”我说:“我陪他。”

雷蒙低声咒骂,站起身来。

“继续说话,不要动他。”他说。

我脱下自己的夹克,盖在男人的躯干上。

“哈啰。”我说:“我是艾莲诺‧欧立芬。”

雷蒙刚交代我,继续跟他讲话,我就照做。

“这件毛衣真好看!”我说:“很少会在羊毛服饰上看到这种颜色,你会把它说是朱红色吗?或是胭脂红呢?我还满喜欢的。我自己当然不会尝试这种颜色啦,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跟你满搭的。白头发配红衣服──就像耶诞老人呢!这件毛衣是别人送的吧?软绵绵的,不便宜喔!看起来像礼物,这种好东西你不会买给自己,可是搞不好你确实会替自己买好东西,我知道有些人会。什么都买最好的给自己,有些人觉得这种事很稀松平常。不过呢!看看你身上的其它服饰,还有购物袋里的东西,你不大可能是那样的人。”

我做好心理准备,深呼吸三口,然后缓缓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我在自己可忍受的时间范围内,尽可能轻柔地握住。

“吉本斯先生在叫救护车了。”我说:“别担心,你不会在街道中央躺太久的。不必焦虑,在这个国家啊!医疗是完全免费的,而且大家都认为这里的医疗水准名列世界前几大,你满幸运的。我是说,你就不会想在……比方说南苏丹这个新国家跌倒撞到脑袋吧!就目前它的政经状况来看。可是,在格拉斯哥这里……嗯,你还真是‘撞’上福星了。抱歉我用了双关语。”

雷蒙挂掉电话,快步走来。

“他状况怎样,艾莲诺?”他问:“清醒了吗?”

“没有。”我说:“不过我照你说的,一直陪他讲话。”

雷蒙握起男人另一只手。

“可怜的老家伙。”他说。

我点点头。令我意外的是,我竟然对这个陌生的老人家涌现焦虑或关怀的感受。我往后一坐,臀部碰上了线条起伏的大东西。我转身去看,原来是大保特瓶装汽水。

我站起来伸展脊椎,开始收拢散落一地的物品,装回购物袋里。其中一个袋子破了,所以我伸手进自己的购物袋,拿出我最爱的环保袋,就是上头印了狮子的特易购超市袋子。

我收拾好他所有的食品,再将袋子放在老人脚边。雷蒙对我微笑。◇(节录完)

——节录自《再见妈咪,再见幸福》/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小说:再见妈咪,再见幸福】系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八岁的萨米亚喜欢跑步,她和邻居阿里在沙滩练习、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当她的“专业教练”,为她计时,鞭策她达到目标。对他们来说,在多灾多难的索马利亚,萨米亚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决心要参加奥运,就像她的英雄——伟大的索马利亚跑步选手莫・法拉。
  • 晚间十一点,时值三月上旬,以船只所处的纬度来看,黑夜才刚开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点才会展露。但黎明能否为猎犬号驱走威胁呢?风浪是否放过这艘羸弱的小船?
  • 野生猕猴桃的蔓藤延著这棵高大的老榆树往上一直爬到树梢,乍看之下好像树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王东平大略估计了一下,在这片荒僻山谷中生长的野生猕猴桃,应该足够应付两兄弟这学期学费和学校的其它费用了。
  • 猪饲真弓是三枝子高中时认识的朋友,现在是当红推理小说家。对于身为归国子女、只有国三到高三住在日本的三枝子而言,真弓是屈指可数的朋友之一。曾随着担任外交官的父亲旅居南美与欧洲的三枝子,当然无法适应凡事讲求群体意识的日本文化,所以能成为好友的也只有像真弓这种独行侠。现在两人偶尔还会相约碰面,而且每次见面,真弓就会喟叹艺文界和古典乐界还真像。
  • 之后我开始应征文书工作。原以为可以帮报社写写稿之类的,结果我只能栖身地方小报,撰写乡间表演活动和巡回剧团的剧评文章。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