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为痛悔迟54:1942——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上)

图54-1:1942年5月10日、27日金星位置与 孙立人的征战准确对应(太阳在地平线下10度的时刻)。

    人气: 6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54章 1942: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上)

前面用了8章的篇幅,在天象之下,剥开伪史的困扰,讲述了1942年抗日缅甸战场的局部奇胜和整体惨败的根源。戴安澜的200师在同古见捷,孙立人的新38师在仁安羌大捷,两位战神分别扛起天谴,解救了英军,之后再次担起天劫,掩护英军和中国远征军第五军撤退。戴安澜因为修行不够,只能以命化开局部的劫难,200师率先闯出野人山回国;孙立人亲自率领新38师的主体,随后闯出野人山开进印度,又亲自在印度展开了对陷入野人山的国军的救援。

穿越古今的轮回,跨越千年的征程,这8章的讲述我们能看到,戴安澜实际是为孙立人打前锋的,征战野人山的主角,还是孙立人。孙立人尽管有他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泸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平定南中(涵盖野人山)”的历史奠定,这一世再战野人山,依然是千难万险,没有超人的意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线。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53:1942——神迹频见仁安羌,长阪雄风再辉煌(下)

1. 战局败难解,孙师扛天劫

4月17~20日:西线,孙立人新38师113团在仁安羌大捷。

4月21日:西线,因英军假情报被史迪威调往皎勃东(KyaukPadaung,又译作巧克伯当)的戴安澜200师,奉命匆匆赶往东线,去救援棠吉(又译作东枝);孙立人新38师向后撤到皎勃东,继续掩护缅甸战场西翼的英军,同时在伊洛瓦底江北岸构筑工事,准备在此地围歼日军西线的主力。

4月23日:东线,戴安澜赶到棠吉,但棠吉刚刚被日军东路军攻占;西线,日军第33师团新败之后,不敢冒然追击,缓缓跟进,多次试探性进攻,均被孙立人部队击退。

4月24日:东线,戴安澜200师激战一昼夜,收复了棠吉,但是日军东路主力早已越过棠吉,向云南方向杀去。

4月25日:中线:杜聿明远征军主力:96师和新22师,被日军主力吸引胶着;西线:交战中的孙立人新38师接到撤退命令,放弃阵地后撤。

4月26日:东线,戴安澜奉命放弃棠吉,沿东线向云南方向追击日军;西线,日军迂回大包围,企图切断英军撤回印度之路,但是日军一部主力被孙立人留置的114团的一个营,阻滞在东沙。

4月27日:东线,杜聿明调廖耀湘新22师主力第65团,下午15时准备棠吉会战,17时撤销会战,令65团返回中线的曼德勒,当时日军主力早已越过棠吉,在东线迅速推进了。一直在东线防守的张轸第66军,甘丽初第6军,布置、指挥错误,被日军打得一溃千里。

4月29日:东线,戴安澜200师赶到雷列姆,准备进攻日军;西线,孙立人部队在西线掩护英军,且战且退。

4月30日:东线,远征军参谋团命令戴安澜放弃进攻雷列姆,就近撤退回国,而杜聿明命令戴安澜向北穿行野人山,与军部会合;西线,孙立人部队奉命在色格挖工事,抵挡日军。

5月1~3日:东线,国军溃败,日军完胜;中线,杜聿明早已决定撤退,同时加紧劫掠英缅留下的物资,装了600余辆汽车,却拒绝给孙立人提供车辆运兵、运送伤患;西线,新38师抵挡日军,孙立人奔走英军指挥部,欲借重武器围歼日军追击部队,无果。

5月5日:缅甸东线的国军撤退到云南,炸毁了保山的惠通桥,把日军阻隔在怒江对岸。

图54-2:云南保山惠通桥,当时是怒江两岸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的咽喉。东南沿海失陷后,惠通桥成了抗日的大动脉,国际援华物资、军火通过惠通桥运往国内。惠通桥被炸后,才开启驼峰航线援华。

日军随后驱车填怒江,被怒江冲垮,又派出500多人强渡,欲占领对岸,这样能渡江直捣战时首都重庆。幸亏蒋介石急派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赶到,这时守桥的工兵和宪兵已经伤亡殆尽。宋希濂指挥激战四昼夜,终于全歼渡江日军,保住了大西南半壁江山,御敌于怒江之外,但是怒江对岸的腾冲,惨遭日军蹂躏。

图54-3:国军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戎装照。

2. 杜帅不许修整,孙师疲惫苦战

5月6日,在太平洋战场的菲律宾,撤退到巴丹岛的美菲联军8万多人,苦战坚守4个月后,终向1万日军投降,由此,日军在东南亚和太平洋战场全胜,占领了整个东南亚。

6日当天,缅甸战场,113团自仁安羌苦战,至此时已经有20多天,没有得到任何修整:战斗掩护撤退,撤到新区挖战壕修工事,再战斗,如此循环,疲惫至极。但是远征军主帅杜聿明不管这些,6日一早,杜帅越级调兵,不经过师长孙立人,亲自召见113团团长刘放吾,要腾出汽车把113团运往卡萨,让刘团在那里阻挡住日军主力,待第5军全部撤走后,才能撤退。

此时113团队战斗人员仅剩600来人,杜帅只拨给了一个山炮连,让他们在中路抵挡日军主力。孙立人的112团、114团,早已被杜聿明安排到其它前线掩护,徒步行军,无补给无后援。孙立人的三个团,要抵挡中路日军18、55师团的进攻,还有西线日军33师团的包抄。杜聿明让孙立人一直跟在他们后边断后,最后再穿行野人山回国,基本就是让这支违抗他命令取得仁安羌大捷的孙立人部队,玩命拼光而已。

3. 撤退空献策,断后倒覆辙

5月8日,在卡萨西北边的小镇英多(又译作英多、印道),远征军实际主帅杜聿明召集孙立人、廖耀湘等人碰头开会,布置走野人山撤退回国的任务,命令孙立人的38师给大家断后。于是发生了《第四十八章 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讲过孙立人提出异议、献策西撤印度的一幕,杜聿明根本不予理会,宣布:“散会!”

杜聿明率领第五军先行,走到森林边上,他胆小怕事,命令扔掉劫来的600车紧俏物资,炸毁国军最先进的机械化军备,率两个主力师钻行野人山。

而孙立人在第五军渡河之后,就一个人坐在大树下守卫著渡轮,身边仅有一把手枪和一个水壶。当时日军的敌机在缅甸上空搜索国军,猖獗的缅甸奸细四处活动骚扰、袭击国军,孙立人泰然自若,没有卫士。待新38师陆续赶来乘船渡河后,他是最后一个上船的。

孙立人在怅惘中,遵从杜聿明的命令,沿着第五军的野人山路线跟进,眼看就将重蹈覆辙……

4. 天象开一线,孙师钻敌圈

战略大包围,日军迅如雷

5月9日,真正的大战打响了。此时日军完成钳形攻势大阵,一股敌军(约600人)大迂回,占领了密支那,挡住了国军北撤回国的大路,日军中路主力才开始向国军猛攻。113团左翼被强攻,右翼被另一批日军乘汽艇渡江后夹击,刘放吾指挥击退了两路敌军。半夜再被围攻,再击退,拂晓又被围攻……

运兵合天象,孙师回马枪

5月10日,孙立人率新38师主力到达米咱(Meza),此时他们已经完成了掩护第五军的任务,第五军已经进山了。此时,113团正在卡萨和日军主力激战,又接到112团在温早被日军包围、无法脱身的求援电报。孙立人一改常规,毅然率领身边的114团(缺第一营彭克立营,彭营入缅后,被远征军参谋团调去担任警卫,当时已经保著参谋团从东线经惠通桥回国)返回温早,向包围112团的日军杀去。

不像有些拍摄的纪录片,孙立人的部队在森林周边,大部队开着汽车转头向印度开去,根本没有汽车,600辆汽车都被杜聿明满载劫掠物资,沿大路走了,后来日军截断归路,汽车都被杜聿明下令炸毁。孙立人只有一匹马,部队是徒步行军。

图54-1:1942年5月10日、27日金星位置与 孙立人的征战准确对应(太阳在地平线下10度的时刻)。

看当日的天象图,5月10日,金星运行到壁宿与奎宿之间。奎宿,在《第44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中,讲1940年五星连珠天象的时候,我们说过奎宿的分野涵盖着日本。也就是说,5月10日金星进入奎宿范围时,在人间,孙立人掉转方向,挥师向奎宿代表的日军方向进军。

金星舍奎,孙师出围

5月10~27日,金星的轨迹,是迅速顺行划过奎宿,不留守、不逆行,《乙巳占》称这种天象为“舍”,有舍弃之意[1]。

看上图,5月27日,金星驰离了奎宿范围,这一天,孙立人带领新38师主力(缺113团刘放吾团,刘团被日军堵截,电台落水,失去联系)完全甩开了奎宿代表的日军的围追堵截,翻越野人山进入了印度。

天人合一,确凿无疑。可见孙立人,是当之无愧的战神,和代表战神的金星,天人相应。

5. 正道一线战神路,千难万险神迹出

也许有人说:孙立人不过是走了天命的安排,谁不是按照命中的运程走啊,换我,我也行。

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孙立人确实按照命运的安排再走,但是,这可不是低层天象展现的命运,在第44章中讲过:第一层天象是日本完胜中国,一统华夷,日本回归中华,五星聚奎,中华出盛世,那层天象运程是“徐福-裕仁天皇”的辉煌,是“司马懿-东条英机”的战神杰作,哪有孙立人什么事啊?要改变低层天命,直接按高层天命运程走,多难啊?

其实,过去人间,从古至今,对天象的解读没有这么细致入微的,都是粗劣地说“荧惑守心”、“五星连珠”、“火犯某星宿”……都是显而易见低层天象的描述。而且,古代定义28宿每个星宿的范围都不一样,非常复杂,用那套方法无法解出高层天象来。我们系列天象文章中说的28宿的范围,都定在两个星宿之间的位置,并没有遵循古代的定义,简单明了,却能细致地把高层天象展现开来。所以说,5月10~27日金星舍奎的细腻天象,是高层天象在人间细微的体现。

孙立人带着他的兵,走的是人间的战神修行之路,要改变低层命运,符合高层天象的安排,极其艰难,偏离一点正道,就会功败垂成甚至死掉。看看下面几则剪影,就知道了,换第二个人,绝对修不出来。

站着能睡觉,驱车进河道

前面说过:113团从4月17日仁安羌之战到5月6日开始为第五军断后,就没有一天休息过。其实孙立人师长从4月16日备战至5月10日开始撤退,更没有休息,眼睛熬得通红,疲惫不堪。为鼓舞全军士气,还得保持形象军姿,坐如钟,站如松——但是有时候站着就睡着了,过一会儿惊醒过来,算是睡了片刻,继续指挥全师御敌。

5月2日,孙立人找杜聿明借汽车,运送伤患,杜聿明婉言谢绝,孙立人出去发现杜聿明的大卡车一眼望不到边,装的都是在缅甸抢劫的英军和缅甸人留下的物资。孙立人只好去找英军借坦克和战炮,以歼灭西翼的日军第33师团,彻底解决对英军的威胁,没想到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同样婉言谢绝。孙立人又意外,又气愤,坐全师仅有的一辆吉普车赶回。

5月3日凌晨,孙立人坐在吉普车上,要睡一会儿。他命令两个卫兵,从1数到4,就拍一下司机钟山的(中英联络官)后脑袋,让他千万不能睡着。因为大家连日征战,实在太疲惫了。没想到,卫士拍著拍著就睡了,钟山也被拍著睡着了,直到河水浸没了小腿,他才惊醒。连忙叫醒师长,大家把车拖拽上岸,继续赶路……

孙立人就是在这样的疲惫中,挺著撑著征战缅甸的。

孙师救援遭拒绝,英帅不义遭天劫

孙立人找亚历山大借武器,是完全正当的。盟国之间本来就有租借协议,还有盟友间的义务,何况英军第一师7000人是孙立人仁安羌大捷救出来的,当时英军的100多辆汽车的补给物资和军火武器以及大批骡马,是孙立人从日军那里缴获回来的,那是属于孙立人的,但是孙师长还给了英军,那相当于馈赠。没想到这次借武器,竟然被拒!

亚历山大的背信弃义,背弃的可是战神救赎,因为孙立人借重武器是为了彻底消灭威胁英军的西路日军的。亚历山大这么做,可招来天谴了,英军被日军穷追猛打,不但丧命近7000人,重武器都被日军缴获,亚历山大不惜在回忆录中再次造假,说自己炸毁重武器后才撤退的……当然丧命的这7000人不是孙立人在仁安羌救出来的英缅第一师,那一支知道感恩的部队先行撤走了,是缅甸的另外7000英军,篇幅所限,这里不再详述。

屹立桥头冒弹雨,痛斥英军证大义

新38师老兵叶英周回忆说:5月上旬的一天,孙师长亲自带着他们两个连(共200多人),掩护英军撤退,在一个村落遭遇日军。孙师长正与敌人激战,接到撤退命令,渐次向一条大河退去,叶英周当时是连长,撤退时为部队断后。英军已经逃过了桥,桥上安好了炸药,孙师长一过桥,英军指挥官就要提前炸桥,让对岸的新38师一连官兵缠住日军,牺牲他们,使自己更安全些。

孙师长大怒,独自一人站立在桥头,用英语痛斥英军的不义!英军理屈词穷,命令工兵等友军都撤过来再炸桥,随后自己跑掉了。孙师长指挥一连士兵,用炮火压制不断增援的日军,使得叶英周连得以撤回。当叶跑过桥时,孙师长问他:后面还有人吗?叶说没有了,孙师长这才最后一个撤下桥。英军留下炸桥的工兵早跑光了。孙师长命人炸桥之后才撤走。

英军提前炸桥,把自己的大队人马扔给日军是有传统的。远征军老兵王楚英(战后升任少将)在回忆录中讲:1942年2月23日,英第17师被日军两个师团围困在锡唐河东岸,当时河上桥梁已被炸毁(17师师长已率先逃过河,师长命令炸桥,把自己的大部队扔在了对岸),滔滔河水断了退路。当时,英军支撑不住,打算投降,王楚英当即找英军头头,说决不投降,一定要突围。他开着装甲车第一个冲向日军阵地,英军也紧随其后……包围圈被撕开一个大口子,英17师残部得以泅渡过河……

孙师长为什么要站在桥头不动?因为他知道英军信仰的是首相丘吉尔说的:“只有永远的利益”,唯利是图,为了活命不讲信义和道义,你一旦下了桥,他炸了桥你能把他怎么样?半个月后,在法国的敦克尔克大撤退,英国信誓旦旦地承诺最后掩护法军,护卫法军渡过英吉利海峡,等掩护英军的法军撤退到岸边,发现英军和舰船早没影了,谁能把英军怎么样?

孙立人知道英军绝不敢炸死一位将军,所以,为了救自己的100多部下,不惜冒着日军的炮火,以命来震慑英军,在桥头巍然屹立。修到这样纯正无私的境界,二战中将星熠熠,战神云集,哪一个战神能达到呢?难怪天象上代表战神的金星对应的是孙立人,而不是别人,那是战神中的主尊。

连续征战,逆水涉还

5月10日,孙师长决定杀日军回马枪,次日赶回温早,激战一天一夜,才救出112团。

5月16日,撤退到刊帝,先后向顶头上司张轸军长、重庆的民国军事委员会发表,请示行军路线,说明回国的路已经被日军主力切断,都没有回音。晚上,向远征军总指挥史迪威发表。孙将军彻夜未眠,苦思苦等,终于在次日凌晨,得到史迪威的回电,同意西撤印度,这才继续西进。

日军对于战胜过自己的国军,向来是要全部歼灭、报仇雪耻的,但是对孙立人的38师布下的疑阵,却不敢贸然攻击,尾随追击,先头部队经常进入新38师的战阵被吃掉,越追越怕,后来干脆追丢了。派飞机不断搜寻。

为躲避日军飞机,孙立人率领部队在野人山(印度方向的野人山的西脉)的森林峡谷间穿行,时常迷路。后来沿着两边峭壁夹着的拉马河逆流而上,幸亏没到雨季,河水最深才到腹部,这样艰难地涉水一天一夜,没有任何停顿休息,才走出峭壁峡谷,大家的腿都泡肿了。

仁义王师,扶伤救死

孙立人命令:“宁可渴死,也不能喝生水。”这是在缅甸瘟疫地区活命的保证。只有一个炊事兵因为忍不住,偷喝生水暴毙,其他官兵都免于瘟疫。

孙立人以“义勇忠诚”作为部队的信条,他的士兵,一直遵照师长的教导。撤退一路上,常能见到逃往印度的缅甸人的尸体。有的缅甸人走不动了,总有士兵会停下来,把有限的水和食物分给他们。遇到伤病的百姓,弟兄们不顾自身疲惫,架著、抬着、背着他们走。一次遇到8个印度兵,领头的中校随英军逃难时,被汽车压断了腿。孙立人的部下就轮流抬着断腿的印度兵,直到后来买到了一头大象,让他们四名伤病员骑象而行……

这才是舍己救人的王者之师,与给伤病员发汽油、让他们自焚了断的远征军主帅杜聿明,天壤之别。

明修战壕,暗渡旁滨

5月18日下午6时,孙立人带部队走到旁宾小镇,大家连续7昼夜没有休息,疲惫不堪。但是,这里缅奸虎视眈眈,河中有逆流而上的日军巡逻艇,日军苦苦搜寻孙立人的部队,终于找到了!形势极其危险!

孙立人命令部队不得休息,马上扎竹筏,夜间抢渡钦敦江。同时自己带100来人,去找当地县长寒暄,虚与委蛇,做出准备驻守该地,和日军持久战的样子。这100来人,连夜挖战壕,虚筑工事,麻痹敌人,主力趁著夜色开始渡江。

次日破晓,孙立人留下112团梁砥柱营断后,自己乘竹筏摆渡过江。孙立人到对岸没多久,坐在岸这边的一大群缅甸人,突然脱掉外衣,露出清一色的白衣服,拿出枪来袭击没渡江的梁砥柱营。不一会儿,日军追兵700多人赶到,和缅甸人一起猛攻国军。幸好滞后的新38师工兵营赶到,两面夹击,激战两天一夜,才将日军击退。此时天降大雨,梁砥柱营和工兵营在雨幕掩护下,渡过了大江。

急越秦岭,神迹功成

此时孙立人部队行踪完全暴露,不敢有丝毫停顿,即刻向印度进发。唯一的路,东边是缅甸的平原,西边是秦岭(Chin Hill)的悬崖峭壁。缅甸的秦岭,是野人山西支脉中间的部分,自古是中国的领土,那里住的是西藏和云南民族的后裔。其发音Chin,是大秦王朝的秦。孙立人把秦岭的岭脊定名为“西天界”,告诉大家不能松懈:翻过西天界,就到印度了。

孙师沿着秦岭,找寻翻山的路。急行甩掉了日军,终于在5月27日,孙立人带部队进入印度恩帕尔的普拉村。次日,雨季提前降临,豆大的雨点彻地连天,日夜不停,缅甸江河泛滥,野人山里的国军陷入绝境。进入印度的新38师官兵无比庆幸,说孙师长跟诸葛亮一样啊,神机妙算!

对比一下:史迪威带领100多人撤入印度,严格按美国西点军校操典:每分钟走118步,每小时行军50分钟,休息10分钟。这种科学的行军节奏,人体的疲劳度最小。要知道:科学认为人3天不睡觉会疯掉,3天不休息,身体精神都会垮掉。而孙立人的挥师撤退,徒步背负武器行军打仗,一再突破人体的极限,又是神迹的显现,因为人体没有那么大的潜力。就像前一章说的:是孙立人先天带来的护法,在护卫、滋润、加持着新38师全体官兵,帮助他们修得钢铁般的意志,成就他们义勇忠诚的修行之路。(未完,待续)

注释:

[1]《乙巳占》:“舍者,经其宿度而行,为舍,舍其宿而迟也。”@*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