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故事

唐朝传奇:行义报恩的难兄难弟(2)

吴保安将吴氏夫妇的儿子视作自己的弟弟,倾尽心血,呵护他,提携他。图为清 丁观鹏摹仇英《西园雅集图》局部。(公有领域)

续前文

郭仲翔被俘之初,敌军将他送给蛮夷酋长作奴隶,主人很喜欢他,让他和主人吃一样的饭菜。

钉子穿透脚背 继续做苦役

一年以后,郭仲翔因思念中原而逃跑,被抓回来后,被卖给另一个部族酋长洞主。洞主待他很凶恶,百般役使仲翔,常常用鞭子鞭打骂他。

郭仲翔数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最后一次被抓回来时,洞主愤怒地骂他,并命人拿来两块木板,令郭仲翔两脚站在木板,用钉子钉上,钉子穿透脚背,一直钉进木板里头。

每当干活时,郭仲翔必须带着木板一起走;晚上被关在地牢,每天都是洞主亲自开门上锁。这样过了七年,郭仲翔觉得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

辗转寻找 仲翔终返中原

吴保安备妥了赎金,先找到郭仲翔的第一个主人,然后辗转寻找后续的主人。经过二百天后,才找到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完全不成人样的郭仲翔。郭仲翔和吴保安相见时,两人痛哭一场,都没有想到还能有相见的一天。

杨安居令下属郭尚书带郭仲翔沐浴更衣,并设宴款待他。杨安居感佩吴保安义行,格外敬重他,还让郭仲翔做他所辖地的县尉。

郭仲翔在蛮地待了十五年,想返回北方看望亲人。临行前,为了报答杨安居的恩情,送给他一份大礼,杨安居没有接受,他说:“我不是市井之人,怎么能够要你的报答?因为我敬佩吴保安的仁义,所以才帮他作成这件事。”杨安居厚待吴保安,赠给他大批财物和粮米。后来,吴保安也回到了北方。

杨安居令下属郭尚书带郭仲翔沐浴更衣,并设宴款待他。图为宋徽宗《十八学士图》。(公有领域)

仲翔报恩 安葬保安夫妇

郭仲翔离开十五年后,终于回到了京城。朝廷根据他以前的功绩,授予他新的官职。郭仲翔将母亲接到蔚州,任期满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去世了。守孝期满后,郭仲翔就想去找吴保安报恩。

郭仲翔得知吴保安担任眉州彭山丞,于是赶往蜀郡,才获悉吴保安夫妇二人已经死在彭山,埋葬在当地。郭仲翔哀恸悲伤,穿着丧服,带着丧杖,从蜀郡开始光着脚行走,一路哭着来到彭山,设置酒菜,为吴保安夫妇祭奠。

郭仲翔为吴保安夫妇祭奠。图为《新撰醋葫芦小说》插图。(公有领域)

祭奠完后,郭仲翔就背着两人的遗骨,赤足走了几千里路,回到吴保安的老家魏郡。郭仲翔为吴保安夫妇在魏郡举行隆重的葬礼,请人雕刻石碑记录他们的功德,并在墓旁搭了一所茅草屋,亲自为他们守墓三年。

郭仲翔守丧结束后,接受朝廷的任命,担任岚州长史,后来又改任朝散大夫。郭仲翔提携吴保安的儿子入仕做官,为他娶妻,将尚未报答完的恩德,都回报在吴保安的儿子身上。

郭仲翔感激吴保安,心意始终不减。唐玄宗天宝十二年,郭仲翔朝见玄宗皇帝,请求将自己的官职让给吴保安儿子接任,朝臣中没有人不感佩的。

这对难兄难弟,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却有如淡水之交的君子之义。“临难方知意气真”,吴保安和郭仲翔的信和义成就了一桩千古传奇。@*#(全文完)

吴保安和郭仲翔这对难兄难弟,并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却有淡水之交的君子之义。图为元人《寒林茗话》。(公有领域)

资料来源:

《新唐书‧忠义上》卷191

《太平广记‧气义一》卷166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