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芯造假引关注 千人计划为何出“老千”

人气: 150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中美贸易官员密切会谈之际,中共科网企业再陷造假丑闻。声称是中国首个“自主创新”的国产浏览器“红芯”(Redcore),前一天才刚获得2.5亿元人民币巨额投资,次日就被网友揭发只是“换壳”的Google Chrome浏览器,引起舆论哗然,并形容是“汉芯造假事件”翻版。

值得留意的是,公司创办人陈本峰曾入读香港科技大学,获微软录用,在中港均曾获奖,并入选中共“千人计划”。“千人计划”早前被美国批评是中共借此转移、窃取美国技术,多名入选学者均因此被美方拘捕或者拒发签证。而大陆也多次爆出“千人计划”学者学术造假等丑闻。有网民戏称“千人计划”变“老千计划”。

刚获融资 翌日被揭造假

红芯官网对外声称,其内核是“世界第五颗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红芯Redcore”,“打破美国垄断”,并高调宣布完成C轮系列融资,取得2.5亿元人民币(约2.84亿港元)资金,投资者包括大型上市公司、政府客户,以及创投圈著名投资方:科大讯飞、晨兴资本、达晨创投、IDG等。

不过,一名署名“torment5524”的网友,将红芯浏览器的安装文件,多次解压缩后,竟出现与Google Chrome浏览器中同名文件,里面的档案,更是与Chrome的文件完全一样。英国《金融时报》通过同样的解压程序,验证了大陆用户的调查结果。

红芯联合创办人高婧回应,红芯浏览器“包含Chrome在里面”,但否认是“抄袭”,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创新”。

红芯创办人兼CEO陈本峰则承认,他们确实是基于Chrome内核开发,但声称“内核有自主创新”,以配合“中国企业用户的办公上网需求”,他又重申红芯的客户都是企业客户,“不是要骗什么国家资金,我们没有拿过国家的钱”。

不过,昨日(周四)下午,该公司的官方网站删除了Redcore浏览器安装程序的下载方式。

专家:抄袭令中企蒙羞

“红装虽然穿在身,我芯依然是谷歌芯!”国内社交媒体上对红芯造假骂声一片,有人讥讽道:“都2018年了,还在用‘国产’情怀?”“花5分钟重新打包Chrome就能融资2.5亿……”“打着爱国旗号的生意!”“这种公司跟卖假疫苗的公司没两样……”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向大纪元说,“造假事件大陆很多”,比如麦当劳、肯德基、汽车、运动鞋等造假层出不穷,今次浏览器造假也不足为奇。但他指,“抄人家的自己用,但要给别人版权”,比如很多公司都公开表明采用了Google Chrome开源的Blink内核,认为事件令“大陆企业蒙羞”。

对于红芯否认“抄袭”,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创新”,他指:“某些公司对版权无概念,理念上和一般国际企业不对等。”至于陈本峰声称没有骗国家的钱,他反驳称:“集资2.5亿,不是骗钱吗?在骗投资者的钱。”

有大陆媒体引述资讯科技(IT)人士质疑,开发浏览器的难度与工作量,与开发作业系统差不多,“很难相信一间创业6年的公司能完成如此重大科技突破”。

对于和中共政府关系密切的红芯造假事件引发强烈回响,大陆媒体“澎湃”也罕有发社论谴责,“换个皮肤、打磨芯片这种投机取巧,恰恰是中国科技实现全面跨越的大敌”,“技术发展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不能从天上掉下来,不能化缘乞讨,更不能靠吹牛来画饼充饥”。

老板科大毕业在港创业

陈本峰

今次爆出造假丑闻的陈本峰,1980年出生于福建莆田,拥有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和香港科技大学硕士学位,2006年被微软选中,担任Internet Explorer的核心研发工程师,被内地媒体形容为IE 404页面的缔造者,“为微软省了2.97亿”。

2012年陈本峰回港创业,创办“云适配”,曾和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合作,但由于香港市场太小,陈再到北京中关村创业,被包装成“中关村十大海归新星”,香港特区政府“优秀人才”等。2014年获时任特首的梁振英颁发“2014香港ICT年度最佳创新奖”,是唯一上榜的大陆企业。2015年入选中共第11批“千人计划”名单。

中兴事件后改名“红芯”

今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中兴被美国制裁,“云适配”5月1日对外高调宣布改名为“红芯”,陈本峰解释,公司改名正是希望彰显红芯自主创新的精神,而浏览器是数据核心关键,红芯希望成为中国创新的自主安全浏览器。

“红芯”不仅网页设计“中国红”,而且和中共军、官、商关系都非常密切,其客户包括中共国务院、国资委、中车集团、中远海运、国家电网、比亚迪、海信、中粮可口可乐、深圳能源、金融街等500强政企机构;而且获得内地不少奖项,例如上月红芯的核心,便获得“2018年军工信息安全护航先锋技术创新奖”。

此番融资后,红芯联合创办人兼COO高婧表示,现在“既有政治红利又有技术红利”。高婧说:“我们未来的目标是让每个中国人,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红芯。”

“千人计划”为何出“老千”

此外,今次事件还引来了对中共“千人计划”的再度恶评。

中共在2008年底启动“千人计划”,由中央组织部、教育部、统战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单位组成工作小组协调。现在已经引进6,000多名人才。

今年以来,多名入选千人计划的华人学者,包括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主任工程师郑小清、华裔科学家王春在等在美国被逮捕或判刑,原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则被拒发签证,据悉“千人计划”已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紧盯,随时成为“入狱计划”。

而在国内,千人计划也备受诟病。比如,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入选“千人计划”的“洋教授”蒂姆‧柯斯基涉嫌职称履历造假和学术腐败;哈尔滨医科大学通过“千人计划”引进的海外高层次人才王志国论文造假并被国外大学关闭实验室;入选“千人计划”的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陆骏盗用他人学术文章并伪造履历;厦门大学医学院教授、“闽江学者”傅瑾伪造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文凭。

对于此种乱象,中国著名教育学者、博士熊丙奇在2012年著文《“千人计划”为何出不少“老千”?》分析称,由政府部门设立“人才计划”,很容易导致弄虚造假和形式主义。“虽然人才计划的初衷是资助学者开展科研,但吊诡的是,入选计划者还没有开展研究,取得成果,就因入选计划而享有无上的学术荣誉了。这样一来,政府部门、学校和学者个体就成了利益共同体。”◇#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8-08-17 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