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说

北宋名相张齐贤 亲历因果报应异事

张齐贤于梦中看到一位故人,泪流满面地一再对他告别,一副凄惨哽咽的样子,但是一会儿就不见了。图为明朝《徐显卿宦迹图》之旋魂再起。(公有领域)

北宋名相张齐贤(943年─1014年)年轻时,常常听到洛阳城中缙绅老者讲述唐梁五代之事(编注:五代,是唐灭亡后,在中原相继出现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和后周五个朝代)。这些故事道理清晰、浅显易懂,令人百听不厌。多年以后,张齐贤将这些事以及他亲历之事,编撰成册,定名为《洛阳缙绅旧闻记》。

这部书里,张齐贤记载了一件他亲身经历的事。

盗贼不法 官府招安

张齐贤在江南任转运使时,虔州有名盗贼叫刘法定。刘法定兄弟八人,都有一番功夫,善于射箭。刘法定是盗贼头领,有上百的地痞无赖跟着他。这伙人常常打家劫舍,祸害州郡。宋太宗命两路都巡检合力剿除贼寇,刘法定的党羽纷纷冰散瓦解。

宋太宗命两路都巡检合力剿除贼寇,刘法定的党羽纷纷冰散瓦解。图为明《王琼事迹图册》之经略三关。(公有领域)

刘法定有个同乡徐满,此人壮健有力,一天能走数百里。徐满曾经担任散从官(宋代官府差役),因犯下过错回乡服役。张齐贤派他前去招安刘法定等人,并允诺不杀,赦免他们的罪过。

不到一个月,徐满就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刘法定兄弟八人同意请罪自首。

宋太宗像。(公有领域)

巡检为解恨 以酷法处决盗贼

当时,有一位巡检名叫康怀琪,此人年轻气盛,由于长期以来未能抓住刘法定兄弟任何一人,为此羞愧愤恨不已。

康怀琪听说刘法定兄弟要来自首,便去联通知州尹玘、通判(地方行政官员)李宿,密谋杀掉他们,唯独护戎(监察军务的官员)韩景祐不同意。康怀琪等人便设计向朝廷上奏飞书,请求以酷法处决盗贼。朝廷准奏。

几天以后,临刑之时,康怀琪经过街市,法定等人厉声咒骂:“官府招安,转运使张齐贤许诺不杀我们,康怀琪和知州却密谋暗算,使我兄弟几人同遭非命。我到了地府,也绝不会放过你。”康怀琪大怒,命左右以铁锤砸碎他们的手足,刘家兄弟八人当即惨死,还被弃尸荒野。

巡检恐惧 只说“我真是罪过”

不到半年,张齐贤回京述职,经过虔州。康怀琪坐船航行三十多里来迎接他。奇怪的是,康怀琪拱手行礼,连拜数十次,只说一句话:“我真是罪过。”

张齐贤从洪州到京城,再返回江南,往返行程需四五个月,所以他不知道刘法定等人已经死了。他看到康怀琪请罪的样子,十分惊讶,对他说:“你先坐下。你再三称罪,为什么?”康怀琪又站起来,战战兢兢,面如死灰,只是恐惧地说:“我真是罪过。”张齐贤不明就里,也猜不出什么原因。

张齐贤抵达驿馆后,还没有来得及更衣,康怀琪又独自走过来,还没有谈话,他又再三说道:“我真是罪过。”

张齐贤见康怀琪举止怪异,就询问驿站和州里的官员,康怀琪最近发生什么事了。

这些下属都说:“巡检以前不是这样。是不是刘法定兄弟的冤魂缠着他?要不然,他为什么恐惧至此,还一直称罪呢?”这时,张齐贤才知道,原来刘法定等人都被处决了。

张齐贤担任转运使时曾许诺,法定等人一旦自首之后,不杀他们。但是没想到,康怀琪等人设计以酷法残杀了他们,为此张齐贤嗟叹许久。

巡检暴病 腿痛如裂

张齐贤在虔州停留几天后,准备前往大庾县处理公务,康怀琪自告奋勇,要送他到大庾县。次日,众人抵达大庾县驿馆,张齐贤夜宿于左厢房,康怀琪宿于右厢房。

当晚,张齐贤于梦中看到一位故人,泪流满面地一再跟他告别,一副凄惨哽咽的样子,而且一会儿就不见了。张齐贤醒来,觉得很惊异。就在这时,有人来叫他。原来康怀琪忽得暴病,需要紧急就医。张齐贤看到他抱着腿,痛苦地说着:“我的小腿疼痛欲裂,需要赶紧坐船回去,到虔州求医。”

张齐贤送他上船,康怀琪回首凄惨哽咽地和张道别。张齐贤看他痛苦的表情,和梦中那个人很像。过了几天,张齐贤处理完公务,返回虔州,得知康怀琪一夕暴亡。

张齐贤处理完公务,就返回虔州,得知康怀琪一夕暴亡。图为明 谢环《暮归图》。(公有领域)

知州通判参与谋划 均有报应

韩景祐对张齐贤说起康怀琪临死之前的情形:他的头向后仰,就像被几个壮汉向后扳折一样;汤水饮料刚送到他嘴边,就像有人故意挥手打翻一样,全都洒在地上,康怀琪虽然饥渴难耐,但器皿怎么也无法到他嘴边。

康怀琪在临死之前,除了屡屡称罪之外,其它什么话也没说。当时一同参与密谋事件的知州尹玘,不到一年也死了。通判李宿原本不想参与他们的计划,只是在奏章上签了自己的姓名,后来陡患心疾,无法正常工作,几乎和废人一样。韩景祐当时持反对态度,没有参与此事,他知书达理,很有见识,后来屡次受到朝廷重用。

由于事件太过离奇,张齐贤将此事详细记录下来,以垂诫后人。@*

出自《洛阳缙绅旧闻记》卷二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