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对旧金山开毒品注射站 社区:应吸取温哥华教训

8月17日,担忧毒品泛滥的社区人士,对旧金山8月起开设毒品注射站表达强烈抗议。(周凤临/大纪元)

人气: 1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凤临旧金山报导)“8月17日,担忧毒品泛滥的社区人士,对旧金山8月起开设毒品注射站表达强烈抗议。他们认为这不仅违反了联邦法律,而且根本无法解决吸毒问题,相反,会给正常的社区生活带来诸多不利影响。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社区领袖卢维溢表示,希望旧金山吸取温哥华的教训,不要被有偏向性的报告所误导,而忽视了毒品注射站对社区的直接危害。

毒品注射站根本无法防止瘾君子们在离开之后继续在街头注射”,平等公义协会主席李少敏说:“其害处却非常显著,由于是政府支持,直接给青少年对毒品一强加个错误印象。”

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华裔社区领袖卢维溢描述当地现状,他说:毒品注射站附近聚集了大批瘾君子、毒贩,这些吸毒者毒瘾来了之后,可以不顾一切地通过盗窃来换取一点毒品,这导致附近社区的商户不得不自己雇用巡逻队以维持治安;在有儿童出入的游乐场、附近的学校,随处都有被吸毒用针头扎伤的危险。

卢维溢表示,街头看起来清洁,并非是毒品注射站减少了这些针头,“而是由于增派了专门清理针头的人员、与增加警察巡逻起的作用”。

卢维溢说,这个毒品注射站也并没有如2016年的官方报告中所宣称的,能减少吸毒过量致死的人数30%。“因为这个报告只计算了使用注射站的部分人群,这完全是一种偏向性的解读,难以令人取信”,卢维溢说。据哥伦比亚省房产部统计,在2003年开始毒品注射站当年,有28人吸毒过量致死,到2007年,年吸毒过量致死人数增加到47人;到2015年,这一数字增加到了134人,2016年增加到216人,2017年高达410人。

这种毒品注射站模糊了毒品“非法”与“合法”之间的界线,李少敏说:“他们不应当鼓励使用毒品和贩卖毒品,而应当投入更多资源到帮助这些瘾君子戒毒,不应当采用这种做法,因为这实质上令所有种类的毒品变相成为‘合法’。”

给瘾君子们“安全”注射毒品,并不能真正帮助到这些人,卢维溢说:“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消极的方法,根本无法帮助吸毒者们回到正常生活中来。”

国际信仰联盟”(International Faith Based Coalition)的比肖普‧阿伦(Bishop Allen)自己曾吸食可卡因7年,他以自己亲身经历作证说:“如果给瘾君子毒品吸食,那么想要他去戒毒是妄想。”

“加州缉毒警察协会”(California Narcotic Officers’ Association)主席法耶.马洛尼(Faye Maloney)说,由于注射站是“合法”的,这等于捆住了缉毒警察的手脚,“这会造成执法冲突,毒品注射站提供非法烈性毒品的注射,当他们从注射站出来,如果正在毒品导致的兴奋状态,尤其是芬太尼(Fentanyl)和其它毒品混用,可能会对周围社区造成诸多暴力危害。”

李少敏担心,打着“为吸毒人士安全注射”幌子的毒品注射站,其实是在为除大麻外的其它烈性毒品合法化开路。

美国社会的毒品泛滥问题由来已久,在经历了严打阶段、以及自由派兴起之后的放任阶段,目前仍然是严重危害美国的社会问题。但自由派采取的放任的做法,和一味有利于弱势群体的政策,越来越显示出与社区民众生活和需求之间的距离。

“政府制定政策,不是应当优先考虑公众健康和公众安全吗?!”李少敏质问。

与加拿大最高法院判决倾向于毒品注射站,从而令温哥华的毒品注射站存留至今的现状不同,李少敏表示,旧金山、美国的民众更应对反对毒品泛滥的前景感受到希望。科罗拉多州(Colorado)根据RICO起诉大麻业者的Safe Street Alliance v. Hickenlooper一案,法庭作出了有利于民众的判决,李少敏说:“民众应敦促美国司法部采取措施,关闭旧金山的非法毒品注射站。”◇

(此文发表于1199F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