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85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巴基斯坦新当选总理、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Imran Khan)周六(8月18日)正式就职。多个分析显示,市场预测巴国新政府恐面临收支平衡危机,可能被迫向国际货币基金请求纾困,而此举将使中共在巴国更广泛野心受阻。

据美国知名杂志《外交政策》8月16日报导,巴基斯坦本周六上任的新当选总理、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其首要任务不是稳定阿富汗、限制巴国的核武器扩张,而是要和团队一起解决眼下迫在眉睫的、潜在的收支危机。

新政府已经在考虑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请求救助,以便降低收支危机风险。但多个分析认为,巴国重返IMF,或让中共感到不安,令中共在巴国的野心受阻。

样板工程触礁 巴国债台高筑面临收支危机

巴国的第一条地铁线路“橙线”(Orange Line),由中共国企资助及打造,是中共对巴国的620亿美元投资计划首批项目之一。北京本希望将其塑造成“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但如今巴国债台高筑,反不利中共宣传“一带一路”。

《华尔街日报》说,中共在巴国的项目开展三年后,巴国正走向债务危机,部分是由于“橙线”等项目导致该国从中共的贷款以及从中国的进口激增。巴国官员说,“橙线”项目需要公共补贴才能运营。巴基斯坦当局已经拖欠了中共新电力项目的电费。而这些电力项目在中共“一带一路”计划中占大头。

巴国官员表示,预计今年秋初巴国新政府可能会自2013年以来首次向IMF寻求救助。

果真如此将令中共十分难堪。因为中共宣称,“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CPEC)能让人口2亿、长期处于不稳的巴基斯坦脱胎换骨,并且是向其它国家证明这是有利发展模式的机会。但如今,巴国似乎因此而深陷危机。

《外交政策》披露,CPEC很可能会带动巴国的下一次危机,除非条件变化。如果不改革,不提高巴国的竞争力,该国很可能会陷入无法逃脱的债务陷阱。这是中巴两国需要讨论的问题。中共是巴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巴国日益增长的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巴国仅向中国出口了16.2亿美元的商品,低于向欧盟或美国出口的商品。

印度《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说,巴国的外汇储备正在减少,预计不久将从IMF寻求100多亿美元的救助以及从盟国寻求进一步融资,以避免货币危机的爆发。

华盛顿智库“German Marshall Fund”的中国−巴基斯坦关系专家斯茂尔(Andrew Small)认为,如果巴国的财政落到让西方国家来帮助纾困的地步,“那将是整个‘一带一路’计划的一大污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经警告IMF,对巴国的新救助不能用在偿还该国对中共的债务上。

巴基斯坦若重返IMF 将阻止中共野心

《外交杂志》认为,巴国重返IMF具有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影响。一些巴基斯坦人猜测,中共可能会反对IMF的一项计划,因为中共担心这将迫使他们释放许多CPEC项目的融资条款。

IMF有可能要求巴国提供一些相关的财务信息,以便更好了解该国收支状况。虽然这种数据交换在IMF贷款计划中是正常的,因为IMF需要确保贷款能够得到偿还,但中共却会对巴国重返IMF表示担忧。

文章分析说,巴国近期的选举以及该国重返IMF,将使中共在巴国的合资企业面临三个阻碍,从而会限制中共的野心。

第一个阻碍是巴国新政府要对前政府进行反腐调查的国内政治需求。新总理伊姆兰.汗在竞选期间,曾指控前政府与中共所进行的不正当协议,其关注焦点是前政府推行的很多大型基建项目,包括CPEC项目,都包含不透明条款。

预计,新政府的反腐败和问责制调查很快就会到来。整个CPEC项目所涉及的中共融资秘密细节预料不久将浮上台面。这是中共不愿看到的。

巴国向IMF求助将为中共在巴国野心带来第二个阻碍。巴国官员说,向IMF寻求救助很可能包含严格的借贷与支出规定,恐迫使巴国削减与中共的CPEC计划。

IMF很可能会限制巴国为CPEC项目发出新“主权担保”。“主权担保”(Sovereign guarantee)指的是国家以主权为担保向其它国家或国际金融机构融资、借贷。《外交杂志》说,这对中共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其已经要求合作国家用主权担保来支持其在整个亚洲(包括巴基斯坦)的“一带一路”投资,甚至还要求合作国同意由中国公司主导大部分项目。从表面上看,这是一种可疑的,几乎是掠夺性做法。如果IMF计划限制巴国发出额外的“主权担保”,那么这将推迟中共启动在巴国的新项目,从而阻碍其实现在巴国更广泛野心。

第三阻碍是,来自IMF潜在的财政紧缩要求。比如,中巴之间修建一条80亿美元贷款的巴基斯坦铁路。在IMF计划的约束下,巴国不仅将会被阻止发出“主权担保”支持这样一项贷款,而且其国企“巴国铁路”将会很可能受制于重组或私有化的要求。因此,IMF计划将会直接阻止中共发展陆路走廊的野心。

文章说,IMF贷款的规定,可以帮助巴国避免这些风险,并让巴国新政府有机会与中方达成一项有利于巴国的更好协议。

中共在巴国角色备受质疑

中共通过中巴经济走廊(CPEC)对巴国的投资激增。CPEC被认为是中共“一带一路”的枢纽和旗舰项目,旨在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建设巴基斯坦的交通网络。

《外交政策》在去年7月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巴基斯坦承付不起中共的友谊”一文。开篇即指出“巴基斯坦精英们认为,中共的金钱能够挽救这个国家,他们错了”。

文章说,中巴官员常说他们“全天候的友谊”,但事实上,这一关系一直具有讽刺性。中共通过提供军事援助等方式将巴国培养成它的一个客户。中共也试图鼓动巴国去责骂印度,但不至于开战,因为那会暴露出中共支持的硬极限(hard limits)。

美国等西方国家早已对中共在巴国真正的角色持怀疑态度。美国的担忧集中在中共战略意图上。首先,几十年来,中巴两国都倾向于将其关系视为对抗印度的一种手段。

随着CPEC的轮廓开始变得清晰,该项目的两个具体组成部分也引起外界怀疑:巴国军事基地有可能被用来扩大中共解放军海军的运作范围以及中共帮助扩大巴基斯坦的核能力。尤其是,中共在卡拉奇(Karachi)附近帮助建造一座新核电站。华盛顿认为,此举违反了中共作为核供应国集团成员的承诺。

此外,中共在巴国的反恐记录也令人怀疑。虽然中共在2014年鼓励巴国军队进驻北瓦济里斯坦特区(North Waziristan),但却是出于打击该地区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意愿。中共继续利用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阻止对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的制裁。

显而易见的是,巴国也利用中共来阻止美国的压力。实际上,当华盛顿担心巴基斯坦的激进分子和核武器项目,而巴基斯坦并未给予重视之际,中共的投资开始增加。

当美国总统川普谴责巴国的“谎言和欺骗”并随后下令取消美国的安全援助时,巴国时任总理阿巴西(Shahid Khaqan Abbasi)在世界经济论坛上登台亮相,强调中共投资将会带来的好处。

由于中共的意图已经在华盛顿受到怀疑,多名美国参议员上周向美国财政部长姆钦和国务卿蓬佩奥发信函,表达他们对中共的“债务陷阱外交”的担忧。

全球发展中心一项研究所强调的担忧是,中共正在利用其日益增加的经济实力强行将弱势国家拽到其战略轨道上。

《外交政策》最后写道,观察中共对巴国的行为将是对北京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对全球意图一个具有揭发性的测试。如果它真的希望巴国取得成功,它将购买更多的巴基斯坦商品,减少贸易不平衡,并与巴国政府和IMF等国际机构合作,促进有意义的改革。如果它的意图是在某种程度上利用巴国获取资产或建立一个新的军事平台,它可能继续让巴国陷入债务陷阱。#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18 11: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