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文史

乐舞文学赏析:元诗‧白翎雀歌

金 乐舞壁画(河北出土)。(公有领域)

元诗.白翎雀歌

张昱

乌桓城下白翎雀,雄鸣雌随求饮啄。【1】有时决起天上飞,告诉生来羽毛弱。【2】
西河伶人火倪赤,能以丝声代禽臆。【3】象牙指拨十三弦,宛转繁音哀且急。【4】
女真处子舞进觞,团衫鞶带分两傍。【5】玉纎罗袖柘枝体,要与雀声相颉颃。【6】
朝弹暮弹《白翎雀》,贵人听之以为乐。变化春光指顾间,万蕊千花动弦索。【7】
只今萧条河水边,宫庭毁尽沙依然。【8】伤哉不闻《白翎雀》,但见落日生寒烟。【9】

参考注释:

【1】饮啄:比喻自由自在地生活。唐代元结《喻瀼溪乡旧游》:“终当来其滨,饮啄全此生。”

【2】生来:自小而来。弱:少、年纪小的意思。

【3】西河:黄河上游南北流向的地区,内蒙古一带。火倪赤:艺人名。丝声代禽臆:比喻能以丝弦声响代替禽鸟之音。

元世祖忽必烈。(公有领域)

【4】十三弦:唐、宋时期教坊用的筝均为十三根弦,因此借代为筝,这里指以筝弹奏的曲子。宛转:形容声音抑扬动听。

【5】女真处子:边疆民族的女孩。舞进觞:跳着舞敬酒。团衫:女真族妇女的上衣。鞶带:皮制的大带,绑束着衣物,通常为官员的服饰,这里应指舞蹈少女的衣带。

元 乐舞壁画。(公有领域)

【6】柘枝体:跳着柘枝舞的体态。唐代章孝标《柘枝》:“柘枝初出鼓声招,花钿罗衫耸细腰。”颉颃:音xié háng,鸟飞上下貌,引申为不相上下、相抗衡之意思。《诗‧邶风‧燕燕》:“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7】指顾:时间的短暂、迅速。弦索:指弦乐器。这段是指听着《白翎雀》乐曲好似看到春光,百花绽放、万紫千红的意境。

【8】宫庭毁尽:指元朝国都被攻陷后的场景。

【9】寒烟:寒冷的烟雾。元代黄庚《江村》:“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月西斜。”

参考译文:

在漠北乌桓城下的白翎雀啊,它们自由自在地生活,无忧无虑。有时缓缓地翩翩飞起,那神态好像告诉人们:我天生就长得娇小。

在西河有位名叫火倪赤的艺人,他能以丝弦声响代替禽鸟之音。他弹奏著《白翎雀》舞曲,那声音婉转、悲哀急促、美妙而动听。

文中的“白翎雀”,即百灵鸟。(Derek Keats/Wikimedia Commons)

女真族的少女们,她们穿着族服,绑着衣带,在两旁列著队、跳着舞敬酒,挥动着玉手,罗袖翻飞,她们轻盈的舞姿与这优美的乐声抗衡比美,仿佛柘枝舞的神韵。

乐人早晚弹著《白翎雀》舞曲娱乐着贵族们。听着这舞曲,好像看到了明媚的春光,那百花绽放、万紫千红的意境。

然而如今世事沧桑,元朝国都被攻陷,宫殿楼阁已成废墟,我再也听不到那《白翎雀》舞曲了,只能在河水边看着夕阳西下,看着水边升起那几许寒烟,心中满是无限的惆怅。

题解及赏析:

作者:张昱,元末明初诗人。字光弼,号一笑居士,曾在元朝任枢密府判官。他少年时师事名诗人虞集,得其真传,与文人周伯温、杨维桢友好。明朝建立初年受太祖朱元璋征召,但他不愿仕官,告老还乡,自号可闲老人,终日倘佯于西湖山水间,以诗酒自娱,著有《可闲老人集》传世。

这首诗描述的主体之一“白翎雀”即“白海青鸟”,也称作“百灵鸟”。蒙古人认为它象征着新生及希望,它背后也有着许多故事:

传说,有一日元世祖忽必烈在打猎途中,遇见一位哭泣的妇人,之后在松树林中听到了白翎雀的叫声。那声音哀戚婉转,很像那个妇人的哭声。忽必烈有感而发,就命宫廷音乐家硕德闾将他的感受创作成《白翎雀》曲,这首曲子在蒙古族中广为流传,是个集蒙古族舞蹈之大成的作品,日后忽必烈将其定为国乐。

元 刘贯道画《元世祖出猎图》轴。(公有领域)

明代陶宗仪《辍耕录》记载:“白翎雀者,国朝教坊大曲也。雀生于乌桓,朔漠之地。雌雄和鸣,自得其乐。世皇命伶人硕德闾制曲。其调始甚雍容和缓,终其急躁繁促,无有余不尽之意。”

这首《白翎雀》乐曲传到女真族后,被改编成了乐舞。张昱的这首《白翎雀歌》精彩地描述了女真族少女们跳这首舞的生动场景,诗中一开始先描述乌桓城下的白翎雀无忧无虑自在的生活,令人心生向往。之后有位能以乐器模仿白翎雀叫声的西河艺人火倪赤出场了,他擅长弹筝,能以宛转繁复、哀声急促的音乐表现白翎雀鸣叫的意境。

元 击鼓舞俑。(公有领域)

在这场景下,女真舞蹈家们高兴地边跳着舞边敬酒。她们穿着民族衣物,系着鞶带,玉手翻动,衣袖翻飞,与《白翎雀》舞曲悠扬的乐声抗衡比美,有如唐宋著名舞蹈《柘枝舞》那样刚中有柔,美不胜收。

然而世事沧桑,场景变换,元朝的国都被明军攻陷后,蒙古君臣们退回漠北,那春光无限的《白翎雀》舞曲就再也听不到了。作者只能在故城的河水边,看着夕阳西下,寒烟升起,思念著故国风光。结尾凄美的气象让人意犹未尽,吟来余韵无穷。@*#

点阅【中国乐舞文学赏析】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