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中共迫害”系列报导之连坐篇

连坐——中共迫害支持法轮功律师的另一手段

山东汉子王全璋一直忙于维权工作,被抓前与儿子也聚少离多。(大纪元)

人气: 8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让我最震撼的是和法轮功相关的人权案件⋯⋯我的一个当事人,大连的,好好的一个家庭,生活非常幸福的一个家庭⋯⋯但十多年前丈夫被迫害成植物人⋯⋯后来这妻子又被抓,给判了四年,在办案中丈夫去世了,极其悲惨的……”曾代理过不少法轮功学员案件的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在回忆自己的办案经历时说道。

然而,中共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延伸至这些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不惜用连坐的方式,威胁甚至直接迫害他们的家人。陈建刚的小儿子,就曾被限制出境。

2017年4月,陈建刚在自己的推特上写道:“在残暴专制无耻的国度里,连我6岁的儿子也被连坐,被禁止出境。”“我的孩子,我多么爱你!6岁,就跟着爸爸做政治犯!”

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资料照(大纪元)

陈建刚曾告诉大纪元记者,“在中国,只要你心里有民主、自由、法制的要求并表达出来了,你就成了政治犯,并且政治犯会株连家人,会世袭,是终身制。”

类似的情况,在曾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北京人权律师王宇、李和平、王全璋身上都有发生;甚至发生上海律师彭永和的妻子被迫辞职、山东祝圣武律师的儿子被当作人质的例子。可能还有一些未被公开的、中共用连坐的手段迫害为法轮功学员发声或者辩护的律师个案。

不允许出境

2015年7月9日,王宇被抓的同时,她的丈夫和16岁的儿子包卓轩也被当局非法抓捕。随后,包卓轩被软禁在内蒙老家。一直到2018年1月16日,包卓轩才顺利抵达澳洲就读。在这期间,包卓轩曾三次被限制出境,一次护照被剪。至今,王宇无法自由出境,无法前往澳洲看望儿子。

5月7日,“709案”律师谢燕益、李和平收到相应通知书;“709案”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到最高检察院递交材料被拒;维权律师江天勇被确认送往河南省第二监狱。图为许艳(右二)与王宇律师(左一)等人到最高检察院递交信件。(维权网)
5月7日,“709案”律师谢燕益、李和平收到相应通知书;“709案”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到最高检察院递交材料被拒;维权律师江天勇被确认送往河南省第二监狱。图为许艳(右二)与王宇律师(左一)等人到最高检察院递交信件。(维权网)

“在内蒙的时候,进出都是他自己,上学、放学都是有警察‘护送’,学校有国保来回转。一出门就有警察跟着。”王宇说,“在国内被软禁的两年半时间里,他哪儿都不去。回家就把门一锁,窗帘一拉,憋在屋子里,以至于后来体质很弱⋯⋯”

2017年11月,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看到包卓轩被限制出境的消息后,在推特上表示,她的儿子李泽远连续两次(2015年8月17日和2017年10月初)办护照时均被当局拒绝。王峭岭当时还贴出已经寄往北京市东城法院的起诉书,并表示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

 李和平儿子李泽远办理护照第二次被拒绝。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向北京东城法院寄出起诉北京市公安局违法的诉状。(王峭岭推特/大纪元合成)
李和平的儿子李泽远办理护照第二次被拒绝。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向北京东城法院寄出起诉北京市公安局违法的诉状。(王峭岭推特/大纪元合成)

有网民说:“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也能危害国家(某裆)(注:某党)安全,请问这个伟大的裆是纸糊的还是泥捏的?这样弱不禁风的尾光镇(伟光正)迟早破碎完蛋。”

不许上学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家被中共当局绑架的时候,耿和及女儿耿格在北京的一个理发店被搜身,随后母子三人(还有高智晟儿子高天宇)被软禁在只剩下300元生活费的家中,遭到多个国保人员24小时监控,连上厕所也要被监控。

高智晟与妻子耿和及两个孩子(大纪元)

2008年奥运前,北京公安逼迫高智晟一家去新疆。8月20日,耿和带着孩子回到北京,准备女儿耿格上高中,但遭到所在报名学校的婉拒。耿格因不能上学,情绪波动很大,甚至有一次拿着利器在划自己的胳膊,准备自杀。

2003年通过司法考试,2007年成为一名律师的王全璋,一直到2015年7月10日被中共当局秘密抓捕,他一直代理诸多法轮功学员案件,也因此成为中共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他的妻儿更是被中共使用连坐手段迫害的对象。

2016年8月30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为儿子泉泉办理幼儿园入学报名手续,乘坐出租车时,辖区国保强行跟着上车。随后,国保们同该幼儿园园长谈话,于是接待的老师表示害怕并告知李文足:“我们不能收你的孩子。”

“我现在觉得我可以做一个有用的人了”,李文足说,“‘709’改变了我。” (大纪元)

之后,李文足在一家距离自己家10站地的早教中心为儿子报了名。泉泉上学才刚一周的时间,警方就找到早教中心的老师,老师当时拒收她的儿子。从此,王全璋的儿子被失学。

李和平律师的女儿上学也同样受到中共当局干预,最后被迫只能在家自学。陈建刚也曾披露,2017年8月2日下午接到学校电话,北京通州教委致电学校,要求该校不要接收他的儿子陈小树上学。

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右)在推特上发文,说母女俩坐车在高速公路遭到追撞。(撷自王峭岭推特)

网民们曾对中共的此类做法表示不满。

“这个国家的政府快完蛋了,连这么小的孩子它们都恐惧。”“这么强大的政府怕什么呀?”“难道‘依法治国’是从禁止‘反革命’的子弟上学开始?株连九族那一套还在现代社会继续进行吗?”

不许工作

曾以跳江抗议、提出无罪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等要求的上海律师彭永和,他的妻子也受到株连:2018年4月份连遭三家公司解聘,甚至被国保威胁,想要工作就和丈夫离婚。

经济上被中共当局封杀,导致彭永和妻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绝望,一度担忧未来生活致精神处于崩溃边缘,躲在洗手间嚎啕大哭,并多次向丈夫表达想自杀的念头。

彭永和2017年5月公开声明退出上海律协后打压接踵而至。(彭永和提供)

彭永和曾说,“作为堂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享有东方巴黎美誉的大上海还竟然沿袭两千多年前的连坐法暴政,这是上海的耻辱!是国家的耻辱!”

作为人质

2017年,山东人权律师祝圣武成为首位因言论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律师。然而,今年4月,就在他同待产妻子抵达加拿大后,家中的岳母及儿子遭到中共当局的骚扰和恐吓。

甚至当局以要求把他3岁的儿子留在国内作为“人质”,还附加其它诸多限制条件,比如不可以处理国内资产、不可以到加拿大以外的其它国家、不许接触“境外敌对势力”、在妻子生产后必须回国⋯⋯

人权律师祝圣武(祝圣武提供)

时评人士唐靖远曾表示,中共对律师的打压,又采取变相株连手段,是其已到末日的疯狂表现。“对维权律师家属的恐惧,只能说明中共虚弱,连妇孺都害怕,折射出中共对自己的政权不信任到什么程度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21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