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三家酷刑受害者:我要站出来说话(4)

刘华自述;郑容记录整理

刘华的丈夫申请了国家赔偿,但目前没有任何回应。(刘华提供)

人气: 13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6日讯】编者按:刘华,一个普通中国农民,曾因上访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中,期间想尽办法偷偷记下《劳教日记》,后用各种方式包括用女性身体将日记秘密带出,这些高墙内原生态的散乱信息,拼凑出来的内容震惊中外,揭开了劳教所的黑幕一角,成为当年推动劳教制度废除的关键案例之一。

(接前文)

八、我是人哪,我长嘴就是说话的,我就是要说

上访熬了我十六年,太累了,熬你、玩你、耍你!信访口就是哄你、骗你!你去天安门、中南海、久敬庄、马家楼,一圈进去你就出不来,截访的抓你、关你,拿你做生意,倒来倒去的,向地方政府要钱。老百姓就是案板上的一块肉,想剁哪块是哪块,你怎么告哇?最后告的是自己,越告越坐牢,越告越坐牢!

信访局养很多人,省委给他们钱,让他们把上访人申诉登记的材料从网络删光了,删东西不白删,不给他们钱能删吗?他们都肥透了!

现在,截访的也开始贿赂访民了。只要你去上访,他就悄悄塞给你五百块,甚至一千块,让你赶紧回家,给你点小钱儿,就是不让你上访。他给我钱我就攘大道上,我说这点钱你们就想收买我,权利是靠钱能买的吗?剥夺我的权利,还要贿赂我!

他要继续截访,我就打110报警,截访就是犯罪,哪条法律允许截访?打110,我先问是哪个派出所的,再问接警是多少号?他不出警,我就去派出所找,问他:“为什么不出警?截访有理,还是我上访有理?”我把这个过程写下来,然后打公安部纪委电话投诉他。

上访的现在不许进天安门,身份证都被当地公安部记录了信息,被刑拘过的,包括信访的、法轮功、吸毒的,你过去一刷身份证,信息就出来了,不许进!他们说:“你是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你是没犯法!但你上访就不让你来这个地方!”

那回我走到天安门,两个武警堵住我,“查证件”。我说:“我也不是罪犯,脑门上也没写我犯法,凭什么查我身份证?你拿出法律依据!”他们说,“那你走吧。”

就这一毛钱的权利,你自己都要去争取,争不争出来是另外一回事,但一定要争取!

有一次我上公安部,警察说上边有“精神”,不让进。我说:“你的‘精神’大,还是《宪法》大?你给我写上,你要说你的‘精神’大,《宪法》咱不要了。”他说:“你们搞串联。”我说:“嗨!文革词上来了,你还想当红卫兵造反派?谁串联?俺手里拿着诉状,有理有据,你那小嘴一张就‘串联’哪?你嘴大还是法大呀?”他说,你不要参与政治。我说:“老百姓不存在政治,老百姓就是要公民的权利,独裁国家才说老百姓参与政治,说真话,要公民的权利,就是参与政治了?有这说法吗?你翻翻《宪法》,有没有这条。”他说:“那你不能说政府坏话啊!”我说:“你们80后的小孩,你懂历史吗?你知道共产党都干了什么?你脑袋进水了?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他不吱声了。

我上大连参加儿子的婚礼,地方政府把我绑架了,还造成我心脏病突发,躺在沈阳火车站站台上,躺了两个半小时,然后一帮人不穿警服不带警官证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强行抬着我送进了苏家屯办案中心。

警察说:“两个月你不参加集体上访行吗?”我说:“我凭什么呀?”他说,“你要是不上访,我们陆续给你钱。”我说:“我不要钱,我就让他们都进监狱。”他说:“你配合点,然后我们动车给你送回去。”我说:“我为什么要配合你?我配合你就是纵容你,我愿意跟你走,是我愿意,我不愿意跟你走,就是你绑架!”

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我就站起来,跟周围旅客讲,讲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怎么样抓女人白干活,而且还做武警服装!跟着我的所长不让我说:“你嘴上积点德好不好啊!”我大声说:“哎!所有的旅客大家听着,他还叫我积德,上国家信访局绑架回去就劳教,劳教出来还不让告,告了还要强行配合他,所谓的积德就是配合你,让你随便强奸我的权利呗?这就是积德呗?你家女人是女人,别人家女人就随便绑架去当劳工,这就是你们共产主义的积德?”我告诉大家:“你们把手机打开,百度搜:马三家刘华,你们看看我讲的劳教所是不是人间地狱?那《新闻联播》都是假的,天天说共产党好,全是假的,咱就是最好的一个见证,这个国家是靠欺骗来维持的!”我问车上的旅客:你们谁是公民?你们谁有选票?从国家领导人到一个村的村长,谁选过?你们告诉我!”

有几个女的说,“哎呀妈呀!大姐,我真爱听你讲,讲得真是太好了,可是我到站了。”车上的小孩也都拿手机给我拍照!

警察抓我时还说,“你给国家造成负面影响,你向着法轮功说话。”我不怕,在微信群里我讲马三家、讲良心犯,他们就问我是不是法轮功?我就说,“法轮功确实不错,只是我没学进去。但在马三家我和她们一起生活,我知道。”他们说,“哎呦!以前就说法轮功是瞎说,现在你一讲,真有这么一个鬼地方!”我的微信号被封了好几个了。我老上外媒,天天转发,我不怕,我是人哪,我长嘴就是说话的,我就是要说。

九、因为我们上访,他们剥夺我们在北京的生存权

就因为我们上访,他们剥夺我们在北京的生存权。2013年到2015年,我们在北京买过六辆电动车想拉脚谋生,都被丰台警察带着交警抢走了,他们以各种理由抢,我丈夫是残疾人,残联下函让他们还车都不还!

2016年他们还把我身份证扣了,狗有狗证,猫有猫证,死人有死人证,就我没证?!这是什么国家呀?你所有的权利,包括你从生到死,包括你住到吃,都是掌握在它的手心里,它想怎么攥你就怎么攥你,活在中国真是一种悲哀。这十几年来,我们夫妻连个低保都没有,我们得活下去啊。

上次我和我丈夫给北京大兴百荣的一个饭馆做早点,就因为我们是上访的,警察让老板辞退我们。老板30多岁,他说:“我是老板,我让你走你就得走。”他手指着我:“你去告去!”我说:“好,冲你这句话,我就得去告你。你缺乏教养,做人都不会,你跟谁比比划划的?”完事我丈夫就给监察大队写信,举报他“三证”无有,占地证没有,工商、税务、卫生、食品证全都没有,不光他没有,整个百荣那地方都没有。

两个月后,这老板开车找到俺家,说:“百荣历来就是这么干的,十年没人敢告,昨天监察大队来查证,你把百荣整的震动了。”他就问我要赔多少钱,我让他按照《劳动法》给,他不同意,威胁我:“你家老人要注意安全!”我说,“你干啥?要恐吓我呀?你刚才说百荣这么干了十几年,从来就是这样干的,我全做录音了,这就是律师取证的证据!我也没有犯错,你说解雇我就解雇我,那还要《劳动法》干嘛?你没有‘三证’,我要求你停业整顿怎么了?”他傻了:“啊,我在百荣干了十多年,在北京还没遇到过你这样式的。”我告诉他:“我讲的是道理,你不懂法,你是法盲,我不是法盲,我要维护我的合法权利!”

我说,你别看我穷,给人打工,但是我有良知、有尊严!后来那个小孩就差给我下跪了:“大姨,我错了,您说的对,应该提前一个月告诉您。”接着他们就给了我补偿。

后来我在一个养老院又找了个活,开“十九”大,老板又辞退了我,说我干活不好。我让他把我不好的证据拿出来,他拿不出,说:“公安局说让你走,你要是不走,他们就过来治安整治就把你请走。”“那我就等著,等着他们来抓我。”他说,“别呀大姐,您不怕,我怕呀!我挺佩服您,我就雇一个做饭的,哪知道还有案底。”“是谁的案底?是共产党的案底,不是我的案底,你听明白,我没有错!”我就讲马三家、讲法轮功。我说,“我一个家庭主妇、一个农村老太太,我有什么错?一抓就抓多少年,我在马三家吃不上喝不上,连卫生纸都没有,就搞布当卫生巾,搞布擦屁股,我过的什么生活呀?我不说给你听,你知道人间还有这么个地狱吗?”他掉眼泪了,“哎呀妈呀!我就找个做饭的,没想到找了您这么个大人物来!”我告诉他,别觉著挣钱了,你就有安全感了,在中国没有法治谁也没有安全感,挣钱多共产党说抢就抢了你。

我没有为难他,如果我不离开,他就要受影响,他也不容易,恶是恶在这个邪党,也不是恶在人家身上。

我上儿媳妇家,亲家母和我说:“俺闺女竞报喜不报忧,哪知道你家还有这么大事呀?要是知道有这么大的事,俺闺女就不能给你家。”我说,“怎的?我也没有偷、没有抢,也没接客,凭什么不给俺家呀?还是我儿子好,我儿子不好你闺女也不干。”我那亲家母就掉眼泪了,“我闺女多亏呀!连正经的婚礼都没有,婚纱都没有穿。”我说,“你不能那么自私,我救人了,你们干啥了?你还信耶稣呢!你是真正修炼吗?耶稣为了救人,拿身体去救人,最后他成了神,你们是没有寄托,把希望和寄托都给神,让神来承受,替你们承担,你如果真心信神,就要改变你的性格,积德做好事啊!”让我这一说,亲家母又掉眼泪了,“我知道了,我得好好祷告,让我下边的姐妹都祷告,在困难面前让主来恩赐你。”

十、我为自己维权,老天就不会饿死我

作为一个中国农民,土地被抢了,如果不像我这样坚持,也许命运不会像我这样吧,但你抢我地,你凭什么抢我地?你是人,我也是人,凭什么你享受人的待遇,对我像对动物一样?

我上访十六年,就感觉对着一群流氓讲道理。做梦都没想到,我们夫妻为整个村老百姓争取合法权利,为这点土地,去维权、去举报、去上访,却一直遭受打击报复!我就告一个大队书记,让他别卖地,他就故意陷害我丈夫,还把我打了两次,派出所不依法办案,还把法医鉴定给改了!而且,我和我丈夫八次被刑拘,我自己三次劳教四年,我丈夫两次劳教三年。我们的身体都被他们整垮了,现在一身病。

我们这一左一右的地方,都没土地了,唯一就我们张良堡有,就因为我们上访维权,土地都给老百姓保护下来了。现在别人家都装修得亮堂的,跟楼房一样,我们家就剩个空壳,房顶上的棚都掉下来了,地让老鼠钻的都是洞,老不在家住哇。

但是,2012年7月,后来经过我们告,张良堡村委会的17个干部终于都被罢免,整个村委会解散了。

我想,我儿子、儿媳妇都很好,这就是神给的。我为自己维权,老天就不会饿死我。我就是过穷日子,我也不怕,我没钱,一年到头我都不买菜,我可以去拣菜,一到新发地(菜市场),眼睛就像贼似的,专找倒垃圾的地方,拣,土豆、白菜、豆角、倭瓜,还有西瓜,都拣过,捡回来我削吧削吧,一样吃。我穿着别人给的衣服,人家不要的鞋,我也捡来穿,都挺好的。

谁都不站出来,这国家还有正义吗?我要站出来说话,人人都起来抗争,那这体制就完蛋了,就会解体。

我也很庆幸能到北京来,要不是上访我怎么能认识这么多的人,我认识的很多都是精英。2005年我见过高智晟,他为我呼吁过,那人才好哇。王宇律师我挺熟的,一起吃过饭,她人特朴素、特实在,在维权律师里面,王宇出类拔萃。王全璋也跟我认识,王全璋厚道、耿直,说话直截了当,没有废话。我和他们学到了坚强,听他们说话,就像一个指明灯一样,照亮了路程。

我丈夫还老是抱着希望,有一段时间天天出去邮信,告公务员违法程序,要求信息公开。2016年2月,公安部给了他回复,确定了他投诉上告的十几家单位,包括辽宁省公安厅、司法厅、马三家劳教所等,对我们有侵权违法行为,依照国家法律,他申请了对我们夫妇俩人的国家赔偿,但目前没有任何回应。(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天琦

评论
2018-08-27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