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4)

被迫害前后的黄成。(明慧网)

人气: 28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9日讯】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遭3年冤狱的河北省涿州市陈凌梅,出狱时已双眼失明,不能自理,仅3个多月后,被迫害离世,终年67岁。

吉林省农安县72岁的霍润芝曾被冤判3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被迫害患直肠癌。被监狱医院用救护车送回家时,她已神智不清、时而尖叫;不到3个月,含冤离世。

锦州市黄成被冤判6年,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被酷刑折磨得伤势严重。在他生命垂危时,被监狱“保外就医”;回家后仅几个月离世,终年56岁。

为何出狱后他们很快离世?中共监狱对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接上文: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3)

长时间遭毒打电击

1997年陈凌梅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她的丈夫曹召会也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她坚持信仰“真、善、忍”,曾数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遭受酷刑折磨。

1999年11月19日,陈凌梅到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抓并送往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在关押期间她被刑讯。随后,她和其他三名修炼者臧翠清,常恒春,刑俊花被送往洗脑中心。因为拒绝写放弃法轮功的声明,她们遭受几个小时的全身电击酷刑,被用一根1英尺长木棍抽打脸部和脚踢。

这个的案例被记录在联合国关于法轮功遭受人权迫害的报告(2001年)中,是在由“酷刑折磨”监察专员奈鸠-罗德里伯爵提交的年度报告中的实例之一。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时年50岁的陈凌梅回忆说,在上述的酷刑折磨中,一个警察用电棍电击她的软组织,她紧握双拳,忍受着。该警察见不奏效,就用电棍电击她的腋下,长时间不移动。陈凌梅痛苦得用手抓住自己的棉裤,感觉就像芋头灼烧皮肤一样难受。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击。(明慧网)

这之后,陈凌梅又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松林店镇南马洗脑班迫害、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和涿州市拘留所遭受酷刑折磨。

她曾被很多人围着打,有的用木板打,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她的背部,有的还往她背上撒盐,打得她浑身青紫。

2014年8月,陈凌梅和丈夫在固安县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后被固安县法院非法判刑各3年。夫妻二人上诉后,被廊坊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在陈凌梅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她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

2016年1月27日,家属去探视陈凌梅,发现她已被迫害得视力严重下降,看不清人,走路需要别人搀扶。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刑事犯被狱警指使对陈凌梅进行毒打,体罚,在原本生活不能自理无法站立的情况下,被犯人强迫扶著墙强行站立。

七旬老人在狱中遭摧残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霍润芝曾多次被非法绑架、关押,曾流离失所、被非法劳教1年3个月,遭冤判3年。

2016年3月,72岁的霍润芝在外粘贴关于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农安镇黄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因她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判刑3年,先后被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和吉林女子监狱。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霍润芝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身体多处受伤,全口牙齿全部被打松动,出现严重高血压症状、直肠肿瘤、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

霍润芝生前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身心被严重摧残。(明慧网)
霍润芝生前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身心被严重摧残。(明慧网)

2017年5月,霍润芝的儿子去吉林女子监狱看望母亲时,监狱医院怕霍润芝死在监狱担责任,让孩子给她办保外就医。

因霍润芝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写“五书”(中共用酷刑强逼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等),吉林女监的管教写好了“五书”后,强行拽住病危的霍润芝的手签字。

早在2000年12月5日,霍润芝第二次进京上访,后被农安县公安局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70天。她遭受上大挂、戴脚镣子、打嘴巴子,拽头发,头撞墙等酷刑,还被强迫睡水泥地。

2011年6月21日早晨8点,黄龙派出所所长张宇带10名左右的警察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长春兴隆山芦子沟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她回家后,张宇等对她监控,欲送她到农安县洗脑班,她被迫流离失所。

大头针扎进十个手指尖

黄成生前是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他为人淳朴善良。

2008年8月,黄成被锦州市太和区法院诬判6年,被送进盘锦监狱时,由于被酷刑折磨得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时拒收。公安局人员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

迫害前的黄成。(明慧网)

2009年3月,监狱开始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警察和犯人多人同时用八根高压电棍电击黄成,浑身上下电他,接着给他戴上头套吊了3天3夜,不让吃饭、喝水;最后放下来时,大队长管风春把他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继续电他,逼迫他骂人。

期间,管风春指使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带着肉丝伴着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在无法承受的痛苦中黄成昏死过去……

还有一次,四个警察同时电黄成两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颗。当时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说,“我不干了,没这么整人的,我不赚这份钱(奖赏)了。”

黄成右侧牙被踩掉。(明慧网)
黄成右侧牙被踩掉。(明慧网)

2009年9月份左右,黄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被狱警杨冠军打数百个嘴巴子。大队长用手铐打他的胸部,用各种电刑(水泥地泼水、水通电)等连续折磨他致昏死,直到第二天他都没苏醒过来,被送医院“抢救”。

从此黄成出现偏瘫、浑身浮肿、高血压(高压270,低压170)等症状,监狱拍他死掉,承担责任把他放回家。出狱后,他还经常被警察骚扰和威胁,几个月后,含冤离世。

迫害后的黄成。(明慧网)

迫害与恶报

人们说,作恶者自毙。

从2002年至2018年,至少有21位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至少有3位回家后离世,霍润芝是其中的一位;还有3位被致残,5位被致疯。

贾秉(炳)新,原吉林省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是该监狱行恶的总后台,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负有主要责任;2012年,因受贿罪遭报,被判12年徒刑。

倪笑红,吉林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监区的副监区长,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她软硬兼施。某天,她忽然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动弹不得。

据不完全统计,盘锦监狱迫害致死8名法轮功学员:黄成、吴连铁、黄立忠、卢广林、范振国、曲成业、王开明、刘庆华。

曾任盘锦监狱监狱长的宋万忠对其中多位包括黄成在内的被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负有主要罪责,2015年8月14日,宋被“双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罚金90万元。

宋万忠(网络图片)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22 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