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贸易战 知识产权和贸易赤字为何不可分

中美贸易战中也蕴藏了一个普世道理,偷别人家苗,抢别人家市场,当然会遭到对方的指责,甚至惩罚。图为中国江苏的农民在插秧。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67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国(和美国之间)巨额贸易顺差里包含着侵犯知识产权产生的巨大收益,而美国提高关税,不仅是针对贸易逆差,也是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一种惩罚”,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说。

从某种程度上看,中美贸易战中的知识产权和贸易赤字如同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如影随行。知识产权就是技术,经济学理论中把技术视为一种资源,与劳动力、资本等类似。

“实际上,中国(中共)之所以想尽办法要获取这些技术,还有更大的目的,那就是,把不付费而获取的种种知识产权在国际市场上变现成自己巨大的经济收益”,程晓农7月在澳洲媒体SBS上撰文表示。

在不当获取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后,中共可仿制各类民用、军用产品,然后推出仿制品占领国际市场。“这已经成为(中共)国家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和许多中国企业的生财之道,”他说。

从华锐风电案看中共知识产权盗窃行为

今年1月,美国法院宣布中国企业华锐风电(Sinovel)“窃取商业机密”罪成立,这是美国司法部对盗窃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提起刑事诉讼并定罪的“第一案”。

华锐风电用名利色气利诱美国企业的前员工,在非法获取美国公司超导(American Superconductor)的核心技术后,华锐把超导一脚踢开、再仿冒同类产品输出到美国市场,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

华锐当时是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大的风机整机制造商,其所有风机的电控系统核心组件由超导公司提供。

根据联邦法院的庭审记录,前华锐风电董事长韩俊良曾对超导一位高管说,软件就“像白菜一样”。负责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麦耶斯(Josh Mayers)解读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本质上毫无价值的东西,“为什么不拿走它?”

华锐获得超导的核心技术后,以低价占领国内外市场,包括美国市场。根据FBI的调查,在2011年超导把华锐告上美国法庭后,华锐还先后两次将装有侵权软件的四台1.5兆瓦风机出口到美国马萨诸塞州,安装在该州水资源管理委员会,此处距离被迫迁来此地的超导新总部仅40公里之遥。而水资源管理委员会接受美联邦政府资金维持运作,通过公开招标买进了华锐的产品。

再看超导公司的遭遇,核心技术被窃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效益被盗。超导公司在2011年市值蒸发约70%、并裁员900人、被迫搬迁总部,直到7年后的今天,超导的公司规模仍只有当时的1/3。

“这只是过去20年来不断重复、不断重复的故事中的新版本,而这些持续地对美国工人、公司以及大的经济体带来伤害,”FBI探员麦耶斯曾在“密码网站”(Cipher Brief)撰文评论此案。

通过窃取知识产权发展产业在给中国企业带去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也给中共带回了大量的外汇储备。非盈利机构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2017年的一份报告曾估计,盗窃知识产权给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可高达6,000亿美元,其中最大的损失来自中国。

6,000亿美元约相当于中美两国2017年的商品出口总额。依中共海关的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出口总额是4,298亿美元,而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总额是1,539亿美元。

中共窃取知识产权以及产业补贴政策,让欧美企业付出很大代价。(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怕惹众怒 故意低调处理知识产权话题

在中美贸易战喧嚣中,关税和汇率已渐成焦点,但属于核心的知识产权话题却没有成为公众视线焦点。有专家分析说,因为谈知识产权,中共会招致多国众怒;如聚焦贸易战可以避重就轻,让外界以为是两国在对峙,反而淡忘引发这场战争的真实原因。

“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发达国家对中国的态度很容易取得一致,而北京则尽量躲闪,不愿多作辩解”,程晓农说。

他表示,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对中共侵犯知识产权之举积怨已久,而这些积怨都来自中国(中共)过去采取的一些不正当手法,而中共当局也深知这一点。

在3月,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在布鲁塞尔与欧盟、日本的同行会面,介绍美国的救济措施——用301条款调查中共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政策,并提出讨论联合对华战略问题。同时,三方发表联合声明,将合作解决中国的产能过剩和非市场行为问题。

另一方面,从中美贸易冲突升温以来,无论是中共驻WTO大使的发言,还是中共媒体宣传都刻意对知识产权保持低调,只做了一些“原则性”的空泛表态。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周一(8月20日)撰文总结说,在知识产权(IP)这一主题上,中共反驳向来都是空洞的。

“我们当然不会强迫和窃取知识产权,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并最终确保不会这样,整个问题只不过是美国编造的情节。”他模仿中共官方发言说。

也的确如他说的,中共商务部7月做出的一个最全面“澄清”表白几乎也是这个套路,而且因内容虚构多,被美国另一家科技智库信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归类为“小说”。

图为2018年5月19日中国江苏省南通的一家造船厂内,一名工人正在逗一只公鸡。(AFP/Getty Images)

贸易顺差和知识产权 中共两边都不肯放

中国问题学者程晓农表示,在贸易赤字和知识产权这两个方面,中国(中共)都不愿意让步。因为如果减少对美国出口,外贸顺差就没了、外汇储备会下降,经济增长会滑坡;如果尊重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技术来源就没了,技术进步就会停滞。

“对中国(中共)来说,对美国让步,自然是全部输光;如果不让步,硬扛下去……多少还能出口一些,大不了结果和让步一样。”他分析说。

程晓农认为,中共选择不让步还有一个考量,就是捞不到美国的技术,至少还可以从其它国家的外资企业捞。

“中国(中共)在中美贸易争端中选择不让步,是衡量过利害得失后,按照一切对自己最有利的路径来确定方针的”,他说。

美国企业研究院的史剑道也分析说,因为劳动力老龄化、金融体系受债务拖累,两方面都在危及经济增长,中国未来更加依赖创新(知识产权)。

他表示,中国(中共)政府也知道它对创新有更大的需求,所以随着中国国内劳动力和资本消退,“很难相信它们会减少强迫和偷窃知识产权”。

“与2005年相比,中国更大的市场规模使得它要强迫许多跨国公司都变得更容易。由于技术的进步,现在通过网络窃取技术也比过去更容易。”他说。

川普要求公平 贸易赤字和知识产权都要解决

但是越来越多迹象表明,川普要求“公平贸易”既包括纠正巨额的贸易赤字,也包括纠正中共窃取知识产权的问题,这是中共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本周二、三将进行中断3个月的中美贸易会谈,由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与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进行会晤。

外界普遍不看好这次会晤。据悉,到目前为止,北京只提供了采购协议,并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结构改革建议。另外,美国的财政部副部长也没有贸易权,所以可能象征性胜于实质。

美国企业研究院的史剑道表示,现在仍然存在的问题是:北京是否愿意提出一个川普愿意公开支持的提议?他认为,真正要考虑的是——美国是否应该相信中共许诺的任何事——这一基本问题。

“中共不会简单遵守协议。它会在某个时刻采取符合其利益的行动,并回避或‘重新解读’它不再或不希望做的任何事宜。”他说,中共入世17年,中美之间数不清的战略(和)经济对话会议基本无效,这就是证据。

史剑道表示,美国需要出台一个持久而简单的执法程序,否则跟中共的交易就是不值得的,因为中共与美国达成协议、却不执行,那只会维持现状。

“双方可能15个月内再回到原点,届时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开始,对华贸易政策会再次成为赢得关键选票的工具。”他说。

外界认为,中共当局显然完全误判了川普要求“公平贸易”的决心。之前有多家媒体报导说,中共高层之前不相信川普真会与之展开全面的贸易对抗,认为这是川普竞选策略,而且一旦贸易战发展下去、双方都遭受重创的话,需要选票的川普经受不起损失。

前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家张炜近日在英国BBC发表文章(题为“观点:美中贸易战是全球新冷战的前哨战”)指,事实上,川普是公开抛弃对中国(中共)加入自由民主阵营幻想的第一位美国总统,并从贸易层面入手,务实地承认了中美之间的对抗,并着手全面应对中共在贸易和经济、制度和全球领导力竞争层面带来的冲突。

对中美贸易战的未来走势,他分析说:“从短期看,集权国家对社会有着较强的控制能力,也能够迅速动员国家资源解决贸易战带来的问题,中国(中共)政府正是希望凭借这一组织优势来取得贸易对抗中的第一轮胜利”。

“但是从根本上看,这场对抗依旧是人心之战,只要自由阵营在社会层面能够对极权制度给全世界带来的损害达成共识,他们则会凭借着内生的技术、人性和根本制度优势,最终战胜违反人性和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的力量。”

“对这一点,人类还是应该对自己具有信心”,张炜总结说。#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21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