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诸侯会盟礼节:引用《诗经》篇章答赋

叔孙说:“我听说:‘服饰过于华丽,就不符合礼法,也不会善终。’要奢华的车子有什么用?”图为明人《出警图》局部。(公有领域)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公卿在会盟场合,飨宴之时,都以诗赋作为交际的必要礼仪。“答赋”,即以诗赋酬答君子的盛情。如果不答赋,当时会被认为是失礼行为。由此引出不少趣闻。

叔孙吟《相鼠》 讽劝庆封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载,齐国“崔庆之乱”的帮凶──齐国贵族庆封(?─前538年)不学无术,骄奢荒淫,刚愎自用,为人行事贪婪无礼。

庆封出访鲁国,乘坐的车子格外奢华。鲁国大夫孟孙对叔孙说:“庆封的车子真是太华美了。”叔孙说道:“我听说:‘服饰过于华丽,就不符合礼法,也不会善终。’要奢华的车子有什么用?”

叔孙用嘉宾之礼迎请庆封。宴席上,庆封举止粗鲁,缺乏贵族礼仪,于是叔孙吟咏《诗经相鼠》加以讽劝,他说: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连老鼠都有张皮、有牙齿、有肢体,而那人却没有仪表、没有廉耻、没有礼义,那还活着干什么?叔孙吟完《相鼠》,一看庆封的表情,就知道他没听懂诗中的意思。庆封离开鲁国后,成为鲁国朝野讥讽的焦点。

鲁国大夫叔孙吟咏《诗经‧相鼠》讽劝齐国贵族庆封:连老鼠都有张皮、有牙齿、有肢体,而那人却没有仪表、没有廉耻、没有礼义,那还活着干什么?图为《毛诗品物图考(三)‧谁谓鼠无牙》。(公有领域)

华定不答赋 昭子预知他会逃亡

公元前531年宋国新君宋元公即位后,大夫华定出使鲁国,为新君表达通好之意。鲁国设宴款待华定,并诵咏《诗经‧蓼萧》,表达他们的敬意和祝福:

蓼(音路)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其德不爽,寿考不忘。

蓼彼萧斯,零露泥泥。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

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忡忡。和鸾雍雍,万福攸同。

艾蒿生长得又高又长,叶子上的露珠晶莹闪亮。我已见到周天子,心里真是欢乐舒畅。饮宴谈笑频频,众人乐乐陶陶享受着欢乐。

艾蒿生长得又高又长,叶子上的露珠繁多闪亮。我已见到周天子,承受恩宠的荣光。天子美德不变,祝愿您长寿永远安康。

艾蒿生长得又高又长,叶子上的露珠圆润透亮。我已见到周天子,心里快乐心情舒畅。相待如兄弟般和睦,祝您美德无瑕,康寿绵长。

艾蒿生长得又高又长,叶子上的露珠团团浓重。我已见到周天子,精致的马勒装饰著黄铜。銮铃悦耳声响叮当,万福聚在天子身上。

蓼萧》是祝颂诗,当诸侯朝见周天子,或者迎接他国使者时,用来表达尊崇、歌颂之意。 华定听后,愣在原地,没有赋诗答谢,这在当时是失礼行为。

鲁国叔孙昭子(?─前517年)见状,说道:日后华定一定会从宋国逃亡。叔孙昭子认为,华定不感怀飨宴的欢乐时光、不宣扬恩宠的荣光;不懂得兄弟般的情义,也不接受共同的祝福。他凭什么坐在卿位呢?因此断定他将来必会从宋国逃亡。后来果然应验。

《蓼萧》是祝颂诗,当诸侯朝见周天子,或者迎接他国使者时,用来表达尊崇、歌颂之意。(Fotolia)

驹支引《诗经》 宣子请罪道歉

襄公十三年(公元前557年),吴楚两国交战,吴国大败。吴国邀请晋国卿大夫范宣子(─前548年)召开盟国会议,商议如何对付楚国。鲁襄公十四年正月,诸侯的卿大夫在郑国的向(现在的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西部)地举行会议。

会议之前,因为莒国的使者和楚国有来往,范宣子囚禁了莒国的公子务娄。范宣子又在诸侯大夫面前数落了姜戎首领驹支,他警告驹支:“明天早晨盟会的事,你不要参加了。如果参加,就把你抓起来。”

左传‧襄公十四年》记载了姜戎驹支的申辩,讲的话很精彩。驹支首先感谢晋惠公,昔日把土地分给戎人。戎人为报答晋国,跟随晋文公大战秦国,打败了秦军。

驹支回忆当时征战的场面,说:“就像捕捉鹿,晋人抓鹿头,我们戎人抓鹿脚,双方合力才扳倒鹿。”言外之意,强秦被打败,戎人有功劳,所以戎人早已报答了晋国的恩惠;而且此后,戎人跟随晋国参加过上百次战争,每次都是舍命相随。

驹支表示,现在诸侯离心,恐怕是晋国官吏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对所引起的,怎么能怪罪我们戎人?驹支还说:“我们戎人部族从饮食、穿着到货币,和中原诸侯都不相同,财礼不相往来,言语不通,能够做什么坏事呢?不想让我们参加盟会,那就不参加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驹支接着吟咏《诗经‧青蝇》: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

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

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苍蝇嗡嗡乱飞,飞到篱笆上。开朗平和的君子,不要相信那些谗言。

苍蝇嗡嗡乱飞,飞到酸枣树上。谗人无德又无善行,扰乱四方不太平。

苍蝇嗡嗡乱飞,飞到樟树上。谗人无德又无善行,离间我们两人。

驹支借诗劝戒范宣子,身为和乐平易的有德君子,不应听信谗言。范宣子明白诗的意思,马上谢罪道歉,请驹支参加盟国会议。

在《左传》中,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许多。诸侯会盟以《诗》答赋是礼节,诵读诗歌也像早期的外交辞令,能够借以表达心志,也能得体地表达不宜直说的话。@*

驹支回忆当时征战的场面,说:“就像捕捉鹿,晋人抓鹿头,我们戎人抓鹿脚,双方合力才扳倒鹿。”图为宋人《寿鹿图》。(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

《左传》何福仁,《历史的际会——先秦史传散文新读》,三联出版社,2013年

何新,《风与雅‧诗经新证(上下)》,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9年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