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3)

被迫害致疯前后的柳志梅。右图被摄于2010年,当有人试图接近她时,她就攥著双手躲向自家墙角。(明慧网)

人气: 44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1日讯】北京大学硕士徐化全第三次被绑架后,被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惨烈的酷刑,50出头,头发已全白,精神失常。

20出头的清华才女柳志梅被非法判刑12年后,被押至山东女子监狱,遭受了难以想像的摧残;出狱后,在家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精神失常,直到离开人世。

黑龙江省宾县的谭广慧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警察投入男牢,被打毒针并施暴,导致精神分裂;回到家后,不认识亲友,不分日夜,往外疯跑。

只因他们信仰“真、善、忍”,中共将他们迫害致疯

接上文: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2)

乳头被打火机烧没了

徐化全,1964年6月出生,原籍湖北,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外语翻译,曾做过日企经理。

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徐化全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屡遭中共迫害;从2001年至2011年,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达3年6个月之久,曾被非法判刑8年。

2014年1月,徐化全因在地铁里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再度被警察绑架,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半,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三分监区。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他残遭酷刑折磨。

早在2001年他第一次被绑架时,海淀派出所五六个警察架住他的双臂,抓住他的双腿,用打火机在他的左胸部烧,烧出一块巴掌大的疤,乳头都已经烧没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明慧网)

在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期间,徐化全曾被逼迫光着身子在烈日下曝晒,晒得浑身起泡。犯人在警察的指使下,对他“熬鹰”。为了不让他阁眼,犯人用橡皮筋猛弹他的眼睛、面部,令他痛苦不堪。

2016年7月从前进监狱出狱的法轮功学员揭露,三分监区长刘光辉曾指使三个刑事犯人暴打徐化全一个多小时,导致他肋骨被打断、牙被打掉、头被打肿;头被打得不停地摇动,两手神经质地不停地转动,落下了不可治愈的残疾。

他的处境非常恶劣,身体很糟糕,精神已不正常。

“我没有病!我不打针!”

柳志梅出生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1997年正当17岁时,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那时的清华园有近千名师生学炼法轮功,她也加入其中。

被迫害前的柳志梅。(明慧网)

因柳志梅坚持信仰,于2001年3月被学校开除;同年5月,在北京被劫持,被辗转到几个看守所,后被拘禁在北京公安局七所看守所。她的头被打得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

在一次提审时,狱警蒙住柳志梅的双眼,押到一个秘密地点,关进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牢房,对她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令人发疯的折磨,那时她才21岁。

2002年11月,22岁的柳志梅被扣上十几项无须有的罪名,遭北京海淀区中共法院非法判刑12年,被转至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清华大学以“复学”为借口诱骗她“转化”(放弃修炼)。狱警逼她动手打人,逼他人“转化”。

三年过去了,根本没有复学的消息,柳志梅知道上当受骗了,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沉默寡言。

从2002年底直到2008年柳志梅出狱前,山东省女子监狱狱警邓济霞,40多岁,副科级,常带着她去监狱里小医院让犯人给打针,几乎天天打。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柳志梅出狱的前三天又被打了一针,回家后,药力发作,她变疯了。其母再也无法承受这无情的打击,于三个多月后凄惨离世。

几位好心的法轮功学员冒险照顾柳志梅,从她的一些举动可以判断,她在监狱还遭受过性迫害。

柳志梅常伸出手挡在胸前,像朝外推着什么似的,神情很紧张,她似乎在惊惧中努力保护自己。

一次,亲友帮柳志梅换衣服,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她突然把亲友的手按住在乳房上,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另一只手朝着乳房击打着,使劲揉搓著,说:“他们就这样打我啊,就这样打,就这样打,我好疼啊……”

2010年4月16日,莱阳公安局的一群警察突然野蛮地翻墙进屋,把柳志梅和照顾她的四位女法轮功学员抓走。柳志梅遭到审讯,之后她的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再次发病。

迫害致疯的柳志梅。此照片被摄于2010年,当有人试图接近她时,她就攥著双手躲向自家墙角。(明慧网)

柳志梅在凄苦中煎熬了数年后,身体日渐消瘦,最终在2015年2月含冤离世。

被三个警察轮奸

谭广慧,黑龙江省宾县的松江镇人,当年43岁,原为一名供销社营业员,有一个温馨的四口之家,是一个贤妻良母。

1998年3月,谭广慧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视力明显变好。

2000年6月,她进京为法轮功鸣不平,被抓并遭非法劳教一年,被关进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谭广慧以绝食反迫害,八天九宿没吃没喝。

万家劳教所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2001年5月24日,狱警将五六十名拒绝放弃信仰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强行投到男劳教队摧残折磨。

谭广慧被劫到男队并与二十几个男犯人关在一个屋子里,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夜半时分,男警察把她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当时屋里有好几个警察。谭广慧警告他们说:“你们这是在犯罪,会遭报的。”这些警察却说他们不怕。

警察用熏香熏谭广慧,她的头被熏得昏昏沉沉的,警察又往她脑袋里打“乙醚”。

谭广慧在药物的作用下昏昏欲睡,说不出来话,知道警察在强暴自己,却无法也无力反抗。在那个黑夜里,她被万家劳教所三个警察轮流奸污。

2001年7月15日,谭广慧的丈夫接到宾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通知,说谭广慧得了精神病,让去接人。

警察强暴谭广慧后,一直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给她注射。被强暴后精神遭到了刺激,再加上药物的作用,导致她精神失常。

回到家的谭广慧,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家的概念,没有时间的概念,病情越来越严重。

有一次,她跑出去后,家人一天一夜找不到她;找到时,她脸上磕出了好几个鸡蛋大的包、臀部脱掉好大一块皮⋯⋯

践踏人最基本尊严

在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迫害中,中共彻底践踏了人伦、人最基本的尊严。

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三次致信时任中共领导人,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在《致胡景涛温家宝的第三封公开信》中写道:

“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2000年6月,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丢进关有凶残男犯的牢房中,并唆使男囚们强暴、凌虐她们。

劳教所还扒光女学员衣物强迫其赤身裸体站在录像机前遭受羞辱,或长时间站在雪地中挨冻,或用电棍电击阴部……这一切都是为了逼迫她们放弃信仰“真、善、忍”。

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奸、轮奸、虐杀等各种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中共没有进行任何法律惩处,罪犯逍遥法外。

然而,人不治天治。

2005年11月25日,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强奸相当于其母亲年龄的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后,患阴茎癌,动了两次手术,为保命被割去阴茎和睾丸;三次自杀未遂,痛得生不如死。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何雪健获刑八年,最终死于阴茎癌。

河北保定蠡县看守所警察李国昌虐待女法轮功学员,动手侮辱她们;2000年冬,突然瘫痪,虽久经治疗,仍离不开拐棍。

黑龙江抚远县供电所所长任强,曾经调戏法轮功女学员,五天后突然病死。

山东沂水县沂水镇镇政府工作的蔡伟借酒对被关押在城郊派出所的女法轮功学员施暴、耍流氓;2007年4月14日晚,遇车祸身亡,年仅36岁。

⋯⋯

资料来源:明慧网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08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