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米粥情

《本草纲目》说,小米煮粥食,益丹田,补虚损,开肠胃。(Fotolia)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作者 | 博浪

许多年前,朋友妈在电话里问她在美国的儿子:

“美国有小米吗?”

“没见卖的。”

老人听了儿子这话,哀叹说:“没有小米,那咋过呀?”

上小学时,国语《乡土教材》有一课书:

小米饭,黄又黄,人吃了,充饥肠。种谷子,收小米,人吃米,猪吃糠。

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在淮河与秦岭。我家在黄河北岸,我是北方人。吃小米饭,喝小米粥也成了我的生活习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说米是人的主食。南方人爱吃大米,北方人爱吃小米是中国人的生活习惯。

来到加拿大,我见唐人街中国超市有卖小米的。小黄米、黄小米、沁州黄小米等品牌卖相不错。磨好的小米面粉也有卖的。我经常买小米熬粥喝,也买小米面蒸馍吃或自制油茶。大米、白面吃多了,吃小米粥能调节口味。人吃五谷杂粮,身体营养均衡,这是老中医说的。

我曾读到李绅《悯农》诗: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粟”即“谷(子)”。《辞海》注: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叶条状批针形,穗状圆锥花序。籽实圆形或椭圆形。籽未去壳时也叫谷子,去壳后叫小米。

童年时,我家年年种谷子。谷子苗长得越好,结出的谷穗也越饱满,谷穗饱满越往下低头,因此有人写文章赞扬谷子越丰满越低头的谦逊品德。我四五岁时,家人天天吃小米粥。早饭吃加红薯熬出来的小米粥,人说是“红薯米饭”。午饭吃小米捞饭或小米蒸饭也不少。小米饭吃腻了,我想换口味吃别的多不能实现,因家穷缺粮妈无法调节生活。

一次我在自家小桃园吃小米粥,剩下半碗我吃不下去了。想到过年吃腊八粥时妈让我撒些米粥在树干上喂小鸟,妈说让小鸟也过个年。想到这事,我把碗里的小米粥都抹在了树干上。很快招来许多鸟来吃,很多喜鹊和麻雀飞来飞去啄吃树干上的小米饭,我在一旁看得热闹。这事被我妈知道了,妈埋怨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我儿子一岁多送到农村由姥姥抚养。回家看孩子,我见孩子的小脸蛋上还黏着米粒。我问孩子啥最好吃?孩子说:“(绿)豆米饭(小米粥)最好吃。”看来,孩子没吃过更好的。

我妈熬小米粥绝对是行家里手。把水烧开,妈用杓挖些小米加入水中,改用文火慢慢熬,总能熬出不稀不稠恰到好处的小米粥饭。小米粥熬开锅,满锅的米油漂浮在粥的表面,香气四溢,那层米油想必是小米的精华。我很想单盛那些小米油吃个香妈不让。妈用杓子把米油搅开在大锅里,让一家人都能吃上米油。

“粥”字里有个“米”字,说明米是熬粥的主要食材。小米磨成面加油炒熟,再加盐、芝麻、花生、杏仁等粉状,当地人称“油茶”。油茶是精制的高等粥。据说,慈禧太后吃了我家乡的油茶很是赞赏。油茶的声名随之大振。

由于地少家穷,我家小米常不够吃。为节省小米,妈熬小米粥常往锅里加红薯或南瓜,有时还加入胡萝卜。冬春季节几个月总吃红薯米饭我有怨声。妈说,有米下锅咱日子就不错了,吃小米不比吃糠咽菜强吗?妈常说,窝窝米饭,吃得长远。

我姐工作时,月薪水是一斗小米(25斤)。姐有这收入我妈高兴得合不拢嘴。妈说:“妮啊,好好干吧,人家给的不少啦。要知道,你是旱涝保收呀。”

今在网上我看到:小米粥是健康食品。小米可单独熬粥,亦可加入大枣、豇豆、莲子、百合、龙眼等熬成风味各异的营养品,人称八宝粥。小米磨成粉,可以制作糕点。《本草纲目》说,小米煮粥食,益丹田,补虚损,开肠胃,是补品。

按李时珍说的,小米粥我算吃对了。不知不觉中,家穷我也算养生了。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